曾蔭權不諳國情黨性        林保華

    香港的經濟情況不妙﹐特首曾蔭權沒有1998年那次金融風暴掛上“勇”
字奮力殺鱷﹐而是面對困局愁眉不展﹑進退失據﹐最後只能向北京求救。這
裡頭的原因﹐除了他的身份已經不同﹐當年只要向特首董建華負責﹐如今他
的頂頭上司直接是北京之外﹐還因為這十年不但英國人留下的老本已經被逐
漸消耗掉﹐即使士氣﹐也與往日大不相同﹐香港的活力已被越來越大的依賴
性所取代。

    但是目前北京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因此即使要支援香港﹐也是
心有餘而力不足﹐除了多開放一些到香港自由行的地區外﹐為傳媒所吹捧的
﹐也只是擴大人民幣業務﹐這不是“破冰”﹐而只是“擴大”而已。也就是
擴大人民幣在周邊貿易中的計價結算規模;同時將允許在中國有較多業務的
香港企業及金融機構,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債券。對香港步入嚴冬的經濟﹐並
不是甚麼靈丹妙藥﹐尤其是在目前全球經濟衰退﹐各種經濟﹑金融活動大幅
萎縮的情況下。但為此“恩惠”﹐還有勞曾特首親自上京﹐拜會京官朝貢。

    特區政府之諸事不順主要有兩個方面﹕

    一個是的士(計程車)司機罷工事件。香港是高度發展的自由經濟社會
﹐但是勞資關係一向比較和諧﹐除非政治力介入﹐例如六七年的文革暴動。
但是這次卻是政府政策失當而直接引發工潮。反映出來的問題﹐除了是制定
政策的無能﹐也是應付工潮的無能。

    早在10月中旬﹐香港近千名的士司機為反對政府最快在11月底實施“短
加長減”收費方案,在中區及機場發起慢駛和罷駛行動,一度使半山和金鐘
一帶交通擠塞,因為“短加長減”方案不但使短途客減少,也使接載長途客
的司機收入下降。但是政府沒有引以為戒﹐十二月初進一步觸發市區“紅的
士”與新界“綠的士”在飛機場載客的矛盾﹐罷駛不但導致堵塞北大嶼山快
速公路進入機場線的交通癱瘓﹐還蔓延到市區與新界的一些地區。

    另一個是十一月底泰國發生黃衫軍之亂時﹐遊客被困﹐一些國家包機去
接自己國家的旅客﹐香港卻慢三拍。到派包機時﹐因為措施混亂而狀況連連
﹐例如有些香港遊客沒有接到通知﹐以致效果欠佳。這種事情在以前港英統
治時期﹐是港府的強項﹐也使香港人有信任感﹐如今居然淪落至此。除了沒
有人拍板﹐還因為涉及“外交”牽動與“中央”關係而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香港“回歸”已經超過十年﹐這種事情不但沒有“磨合”好﹐反而因為
加強了“問責”而變成“新生事物”﹐可謂“不進則退”也。尤其是今年夏
天曾蔭權以“擴大問責制”為名﹐增設副局長與政治助理職位﹐以加強“自
己人”的管治能力﹐但是不但沒有積極效果﹐反而增加混亂。但是上述情況
並不是曾蔭權個人管治的失敗﹐而且還應該深入認識到這是體制問題﹐中國
統治香港的根本問題﹐也就是“洗刷百年恥辱”的結果﹐是固有管治能力的
被破壞﹐這是中國政治文化將英國政治文化侵蝕的結果。

    由於曾蔭權個人威望與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迅速下降﹐港大民意網站12
月9日公布最新民調,特區政府高層整體的民望都報跌,其中曾蔭權的評分
扭轉回升趨勢,跌了4.3分,挫至50.2分,幾乎不合格,支持他出任特首的被
訪市民下跌5個百分點至4成1,反對他任特首的被訪市民則上升約9個百分點
至4成3,換言之,反對率更比支持率高。

    這個情況﹐自然也使高層內部出現暗湧。政壇盛傳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
英不斷向北京打小報告﹐想在2012年曾蔭權任期屆滿前,將之拉下馬﹐由自
己取而代之。曾蔭權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因為這個行政會議本來就是前任
特首董建華留下來的班底。

    那麼﹐曾蔭權屬意的人選又是誰呢﹖這是個傳奇人物。他是紐約出身的
德國人﹐9歲移居加拿大﹐19歲來香港。他13歲開始做兼職﹐20歲在香港賺
了第一桶金的100萬。他在蘭桂芳有約7成物業業權﹐17家餐廳﹐號稱“蘭桂
芳之父”﹐還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2004年﹐董建華委任他為海洋公園主
席﹐進行改革﹐讓海洋公園起死回生。2008年盛智文放棄加拿大國籍,入籍
中國,並且領了港澳同胞回鄉證和特區護照。

    港英時代的布政司(相當於市長)鍾逸傑﹐也是一個會說流利廣東話的
英國人。退休後積極支持中國對香港的政策﹐1993年至1997年被中國政府委
任為港事顧問﹐被一些英國人罵為“英奸”。也許因為如此﹐曾蔭權要發揮
盛智文的才幹而委以行政會議召集人﹐何況他已經逆世界潮流而事先加入了
中國籍。然而﹐這個建議被北京一口回絕。這事情可能成為北京與曾蔭權之
間的定時炸彈。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第一﹐曾蔭權居然不了解中國文化中的“非我
族類﹐其心必異”。即使盛智文如何認同中國﹑認同香港﹐但是他與中國不
是“血濃於水”﹐他只能充當共產黨的工具﹐就如鍾逸傑只能是“顧問”﹐
豈可成為特區政府決策機構行政會議的召集人﹖第二﹐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
員﹐曾蔭權居然不知道﹐甚至還要把他拉下馬﹐換一個黨外人士與族外人士
﹐簡直就是排黨﹑反黨﹐拒絕接受黨的領導。這說明曾蔭權完全不懂共產黨
的歷史﹐不知道反右運動一些人是怎麼當上“資產階級右派分子”的﹖

    當然﹐北京可以認為曾蔭權無知。但是既然已經作為一國之下的特首﹐
如果再不惡補中國與共黨的政治文化﹐又怎麼可能與北京打成一片﹐同流合
污﹖看來最遲2012年﹐他非下台不可。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