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論》夏馨評論中國經濟

    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夏馨應台灣智庫的邀請﹐二月十三日在台大校
友會館發表演說。原來以為她的演說內容會關係到敏感的台美關係﹔其實不
然﹐她大談中國經濟。為了解除人們的疑惑﹐它還特別指出她以前在中國住
過好多年﹐意思是她了解中國﹐而她現在擔任美國亞洲經濟基金會董事長(
以前還出任過美亞商業發展公司總裁)﹐自然對中國經濟也有相當的認識。

    在整個演講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列舉了一些最新的中國經濟數字
﹐指出其矛盾之處﹐說明數字的造假。例如她舉出中國去年第四季度的
GDP成長是百分之六點八﹐低於往日的兩位數成長率﹐房地產銷售量下降兩
成﹐汽車下降一成﹔但是零售市場卻增長兩成﹐是歷史上最高一次﹔而農村
收入與城市收入也分別成長一成﹐儲存款成長百分之二十六點六。GDP下
降而收入成長(下降與成長都不是微量的)是一奇﹐而零售市場大成長與存
款大成長同時存在則是另一奇。

    她當然也說出長期在中國存在的問題﹐各省市自治區所上報中央的GDP
總和一定大過中央的全國數字。這點朱鎔基擔任總理時承認﹐中央會把從地
方匯總來的數字打個八折﹐以去除“水份”﹐問題就在於﹐為甚麼不是七折
或九折﹐而是八折﹖相信朱鎔基自己也回答不出來。這只能是“跟著感覺走
”了。也怪不得夏馨說﹐美國要五個星期後統計數字才能出來﹐中國卻很“
自豪”的﹐三個星期後就有統計數字出來了。實際上﹐中國的經濟情況比美
國複雜的多﹐尤其是所謂的“灰色經濟”。

    其實﹐中國在十幾年前就流傳一個順口溜﹕“幹部出數字﹐數字出幹部
。”意思是說﹕一方面﹐這些數字是幹部編造出來的﹔另一方面﹐上級就是
根據這些編造出來的GDP數字來培養與提拔幹部。這也算是一種“惡性循
環”吧﹖

    也因此﹐在中國甚麼地方出現污染的公害後﹐當地的父母官會說﹐他們
將犧牲多少多少的GDP來從事環保後﹐我們就會感受到這些官員為了環保要
要對自己的仕途做出多大的“自我犧牲”﹐從而對他們肅然起敬﹗

    夏馨把這次金融海嘯比喻為“經濟的九一一”﹐但是她並不認為要靠中
國來挽救﹐她也不認為中國是美國的金主﹐因為中國掌握的美元債券還成不
了金主﹐反而她認為中國是“美元的囚犯”。因而不存在不能惹惱中國的問
題。

    她還認為﹐美國會帶領經濟復甦﹐但是估計最快要到二○一○年的第二
季度﹐而全世界與美國有兩個季度的落差﹐也就是說﹐要兩個季度以後﹐其
他地區才會感受到這個復甦﹐因此中國要撐兩年。

    夏馨關心中國的弱勢群體怎樣度過這兩年﹐因為中國的社會保障制度並
不健全﹐例如全民健保﹐二十年能完成?就是十年﹑五年﹐也長過這兩年。
這是出於夏馨的人道情懷﹐但也是她不夠了解中國國情的過慮﹐在民主國家
來說﹐人命無價﹐當然全民健保非常重要﹔中國嘛﹐人命如草芥﹐多死一些
又怎樣﹖大躍進不就死了幾千萬人嗎﹖衛生部裡﹐那個“中央保健委員會”
才重要﹐因為那是要保障中央領導人的長命百歲。隸屬於國務院衛生部中的
中央保健委員會﹐在江澤民時代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擔任主任﹐胡錦濤時代
則是由胡錦濤親信﹑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畫擔任主任﹐他們的級別與政
治地位又豈是衛生部長可比﹖

    當然﹐對老百姓的福祉來說﹐不止是全民健保。對民眾的壓榨﹐使夏馨
擔憂中國因為金融海嘯而會爆發更多的群體性抗爭事件﹐這從當局加強安全
部門的工作可以看出。

    不知道夏馨的這些看法﹐能否警惕馬政府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一邊倒”
政策﹖
(林保華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臺灣時報 2009-2-20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