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加油!

    中國新聞界今年最大的新聞,應該是《財經》雜誌的人事大地震了。包
括總編輯胡舒立與副總編輯戴小京離開《財經》另謀出路。根據最新的報導
,離開《財經》的胡舒立團隊遠不止此前所說的60人,加上各地的記者站,
整個採編團隊應該有140多人,再加上已率先離職的經營團隊,總共涉及近
200人。

    人們并不太關心《財經》的未來動向,卻關心胡舒立團隊未來的發展,
因為《財經》的品牌是胡舒立與她的團隊打造出來的。基本團隊的離開,留
下的《財經》已是空殼,未來《財經》是進步還是退步且不論,肯定與原先
的“靈魂”有不同。至於胡舒立未來的發展,有消息說,她將出任中山大學
傳播與設計學院院長。著書立說培養未來接班人當然重要,但是以中國媒體
目前的情況,看來如果她退到“二線”,難免使人失望。因為中國的新聞自
由目前處於“肉搏”階段,在“黨禁”毫無鬆綁可能的情況下,新聞媒體如
何逐步突圍,發揮制衡權力的作用,責任更加重大。胡舒立的特殊經驗,應
該在“前線”才可以發揮更大效果。即使培養接班人,在戰鬥中培養,才是
經得起風霜考驗的接班人。

    胡舒立創辦《財經》,有十一年的歷史,這十一年中,她得到“中國的
良心”、中國證券界“最危險的女人”的稱號。“良心”,指的是她不畏權
勢恐嚇、不受利益誘惑,追求公義的風格,自然而然就成為證券界“最危險
的女人”了。其實何止證券界,有人把她當作中國最危險的女人,因為她的
作為,被影響到的,已經不止金融證券界,而是波及政界。然而這不能怪她
“撈過界”,而是中國的“政治經濟學”導致的中國權力經濟,沒有可以離
開政治權力的純粹市場經濟。

    十一年的《財經》雜誌,在我有三次比較深刻的印象,一次是2000年10
月《財經》發表的《基金黑幕》,在全國引起轟動。其後不久著名經濟學家
吳敬璉說中國股市是一個賭場,可以說也是一個呼應。即使是先進的西方國
家,股市也有不少黑幕,何況中國這個“資本主義初級階段”的股市,這個
用“社會主義”帽子來掩蓋權力干預市場、用權力掠取經濟利益的股市。也
只有這樣無情的揭露,才能稍稍阻嚇權力集團對小投資者的掠奪,才能迫使
當權者進行若干改革來改進中國的股市。但是一直到現在,政府及某些利益
集團對股市的操縱,仍然斑斑可見。

    2003年,SARS在中國爆發。“南方都市報”因為率先披露,三位高層先
後以貪污罪入獄。當時嚴密的新聞封鎖,《財經》記者要走到香港看見人人
戴口罩才發覺事態有異,經過調查才對SARS進行連載的報導。但也因此觸及
紅線,被迫停止。

    2007年1月,《財經》報導山東最大國有企業魯能被北京一家公司吞?
,流失約7百億人民幣的資產。最後這項併購被制止。然而事件又觸及到曾
慶紅、王樂泉、俞正聲3名高層大員的子女。因此是《財經》創刊以來闖出
最大的禍事,網站被迫要刪除這篇報導。

    從此,有人說,《財經》越來越“主流”了。也就是很少再觸怒當權者
。例如2008年的四川地震,雖然《財經》也迅速的去採訪,但是沒有太深度
的報導,否則胡舒立可能像黃琦或譚作人那樣被捕,或像艾未未那樣被打。
然而以《財經》的媒體身分,或者可以不必被捕,不必被打,可是胡舒立團
隊的離開,也許是另一種懲罰的方式。不論怎樣,《財經》能夠堅持11年,
與胡舒立打“擦邊球”的智慧,以及靈活的在不同權力集團之間的空間裡運
作,是分不開的。只是中國政治的倒退,空間越來越小,最後還是要出走。

    更多的報導說胡舒立與她的團隊會創辦新的財經雜誌,地點在浙江。這
可能與浙江前省委書記,如今貴為政治局常委的習近平有關。然而只要還沒
有最後確定,還是會有變數,因為任何一個利益集團,都不會樂意見到真正
的獨立媒體,或不敢得罪龐大的特權集團。

    在曲折的前進道路上,有時候必須做適當的退卻,但是作為中國的良心
,我還是衷心的期望胡舒立堅持在媒體的第一線戰場。同為中國人民大學的
校友,要記住“中國人民”這四個大字,不要辜負中國人民對他們團隊的期
望。今年5月我給臺灣政治大學的同學介紹中國的媒體時,也把胡舒立作為
目前中國媒體人的典範。尤其在香港與臺灣的媒體日益“中國化”,甚至中
國政府也背棄舉辦北京奧運所作新聞自由的承諾,還要收購西方媒體使之淪
為共產黨喉舌的時候,只有中國媒體自身的進步,才能阻止這種倒退的現象
。為此,我要大喊:胡舒立,加油!當然,不止是她個人,而是整個團隊。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09.12.2)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