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按:驚悉方勵之教授病逝,重發3篇我在1989年對他的評論,以誌悼念。

阻止方勵之赴宴的鬧劇      林保華 1989-2-28

美國總統布殊訪問北京,中國的公安人員為了阻止方勵之夫婦參加布殊的晚
宴,導演了一場鬧劇,丟人現眼。

據非黨傳媒的報道.方勵之受到重重阻撓,終於未能入席。第一次是方勵之
夫婦同來接他們的兩位美國人在私家車上以「違反交通條例」為名被公安人
員攔截下來;第二次是當他們轉搭的士以後,又被公安人員以「違反交通條
例」為名截停,被迫下車;而當他們要轉乘一一三號巴士時,公安人員竟不
許巴士靠站停車;當他們走路到美國大使館要想其他辦法時,又被大使館的
中國門衛咀止入內。最後是附近的加拿大大使館一位人士見到他們在美國大
使館門外徘徊;才以私人朋友為名將他們接入加拿大大使館。而此時宴會己
舉行了兩小時半。方勵之唯有受到這個新發明的「饑餓政策」,在北京寒冷
的冬天中「食無飯」;而當局如此準確地多次截停方勵之,可以想像他們動
用了多少人力與先進的科技! 

            寒夜中多番被阻攔   

當年關雲長可以過五關斬六將,方勵之則沒有這個本事。那是因為無產階級
專政比曹操的封建專政強大得多。而且關雲長有一匹不受「交通條例」管制
赤兔馬和一把青龍偃月刀,而方勵之只有一張嘴。
                              
北京公安人員的這種做法,是蠻不講理和無法無天。如果乾脆列舉一堆理由
通知方勵之不許參加,就光明正大多了,即使方勵之和旁觀者仍然不服,至
少當權者自己有理直氣壯的自我感覺。現在搞出這種偷雞摸狗式的小動作,
大失泱泱大國的氣度,簡直是國家的恥辱。從這點也看出中國沒有甚接法治
,而人治的水準也極差,更說明方勵之等人積極推行人權運動是完全必要的
。而不久前中國司法部「有關負責人」就三十三名中國著名知識分子寫信給
全國人大常委會和中共中央要求釋放魏京生等政治犯所發表的談話中自吹司
法如何獨立,更顯得可笑了。

當然,當局在阻止方勵之夫婦赴宴的同時.卻又准許蘇紹智、吳祖光、劉再
復、李澤厚、于浩成、蘇曉康、戈陽等人入席,是充分運用了在階級鬥爭時
期「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策略,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擊方勵之,爭取和
團結大多數。因為在這些知識分子中,方勵之「跳」得最高,故必然要「槍
打出頭鳥」也。但是其他獲准赴宴的知誌分子,相信再也不會如往日那樣幼
稚,因為受寵若驚而對方勵之落井下石。他們仍會和方勵之在一起,為自由
、民主、人權和法治的理想而繼續奮鬥。所以蘇紹智在聽到這個消息後,指
責此舉有違憲法。他還和許多善良的中國人一樣,開始竟不相信公安人員會
這樣子做。
 
            爭取過程必然痛苦

不過,我們也應該看到,中共當局對方勵之要求民主和人權的言行沒有採用
逮捕和槍斃的辦法,說明中共也確實在朝改革開放的方向走。但是在這條道
路上險阻重重,要克服現代封建主和現代奴隸主所設立的重重障礙,不但是
一場鬥爭,而且必然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同時也會發生一些出人意表的怪事
,例如這次以違反交通條例為名,阻止方勵之夫婦去赴宴為實。
 
方勵之現在是全世界的名人,所以當局為了「形象」,對他採取一定的容忍
態度。但是對他都可以採取如此愚蠢的行劫,那麼對其他沒有名氣的普通中
國人來說,若有觸怒當局者,就不能想像會有甚度怪招來對什他們了。這也
是為甚度看到中共對方勵之、劉賓雁等名人寬大為懷,而他們仍然要積極爭
取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原因。這批中國知識分子所代表的是十億中國
人民的利益,即使他們現在只有少數,但是他們所代表的是歷史的潮流,是
中國的未來。如果說還有甚度「反動」和「反革命」的帽子的話,那些反對
改革開放,反對自由、民主、人灌和法治的個人和集團,才是反動和反革命

            港人更感前路茫茫

香港人在觀看了這幕醜劇之後,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晚移民不如早移民,因為
九七年以後雖然表面上是進出香港仍有自由,但也可能在赴飛機場途中汽車
被公安人員以「違反交通條例」為名截停下車,而機場「通天巴士」又不准
靠站給你上車,那就行不得也哥哥。如果中共走回頭路的話,那就還有可能
發生「交通意外」,命喪黃泉。這並非是嚇唬人的話,關鍵看中共對自由、
民主、人權和法治的態度如何,而不僅僅是「向錢看」所可解決的。

香港經濟日報《香港論壇》
-----------------------

借助外國勢力論    凌鋒  1989.4.7

    一九八九年春天在中國大陸最流行的帽子款式叫「借助外國勢力」。在
帽子製造商看來,這種款式的帽子,其威力如同唐僧給孫悟空戴上的金箍帽
。但是對中國老百姓來說,四十年來由中共生產出來的帽子因為款式太多,
他們已經分不清哪些是新式,哪些是舊式;但無論新舊,統統都是具有中國
特色的帽子。

    不過對香港人來說,因為臨近九七,過去本可以不戴的中式帽子,將來
遲早要戴上,因此也不能不對此有些敏感反應了。另外,帽子太大或太小,
戴起來都不太舒服。但是「借助外國勢力」這頂帽子,香港人戴上都是不大
不小,恰如其分。也許現在先訂好,九七年後迎接解放軍入城時戴上,可表
一片赤誠愛國之心。

    從一九四九到一九八九的四十年間,香港人正是「借助外國勢力」,既
發展了資本主義的高質生產力,也過著資本主義的腐朽生活,有的香港人在
酒酣耳熱之餘,還可以發表一下「攻擊性的言論」,甚至操他兩聲姥姥。這
種和內地同胞完全不同的命運,受到羨慕、嫉妒,通過合法和非法途徑蜂擁
而來的內地同胞,更是不計其數。對庇護香港人的外國勢力,在感謝之餘,
有人不禁而呼「向港英致敬」。當然,現在外國勢力逐漸減弱,代之以責問
外國勢力為何不重視香港的人權,道義責任哪裏去了?

  但是有能力的香港人,至今仍然堅持不懈地去借助外國勢力以應付「九七
」。例如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將公司遷到海外,由於怡和的凱瑟克家族是英國
人,他們的「借助外國勢力」猶如「自力更生」,當然無從戴帽,但是那些
中國資本家也去借助外國勢力,那就非戴帽子不可。最難辦的是既熱愛中國
勢力,而又借助外國勢力的,兩頂帽怎能同時戴上?或者今年蛇年,可以出
現兩頭蛇,那麼兩頂帽子可以同時派用場了。

    另一種借助外國勢力,就是向外國移民。這些人毫不諱言是去找太平門
,去購買政治保險。於是一袋袋香港資金流到外國勢力那裏,這些香港人由
外國勢力「罩住」,將來也可享受些中國勢力對外國勢力的優待。

    看來,最可憐的是那些無法「借助外國勢力」的香港人,他們將來的命
運,和億億萬萬不能「借助外國勢力」的中國人一樣,落得貧窮、愚昧、失
去自由。

    借助外國勢力有什麼不好?
                                   
《明報》
收錄於  凌鋒:《血與淚----八九民運札記》
---------------------------------------

四五怪抄  1989.4.10

  詩日:「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怪事何處有,凌鋒遙指
北京城。」

  看官.這些絕非凌鋒造謠,往社會主義制度臉上抹黑,而是傳媒所刊出的
各家電訊。白紙黑字,鐵證如山。

  第一怪是北京大學舉行「民主沙龍」的活動,邀請方勵之教授的夫人李淑
嫻教授出席,這個民主沙龍已行之有年。但常常受到校方(當然上面另有指
示)的阻撓壓制,前兩天就有一批學生貼出大字報表示不滿。所以這次校方
另出怪招,出動灑水器在民主沙龍所在的草坪不停轉換位置灑水,以致北大
之大,竟無安坐之地。北京市嚴重缺水,甚至因此有遷都之說,但為了撲滅
民主之火,不惜大灑珍貴之水。中共以往有「興無滅資」之說,現在創造性
的發展為「興水滅火」了。

  除了「興水滅火」之外,又有「興童滅青」,這是第二怪。為免青年人紀
念四五天安門事件在天安門廣場「鬧事」,所以當局組織了一萬多名兒童到
天安門廣場的紀念碑搞活動,周圍封鎖,閒雜人不得入內,小童無知,自然
最容易指揮,不會有越軌的政治行為。中國共產黨有可能變成為少年兒童的
先鋒部隊。

  第三怪是在軍警封鎖紀念碑期間,有些外來的人要進去獻花被禁止,但是
有一個傻婆拿了一張毛澤東像,發出「代表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來掃墓」的
囈語,竟被公安人員恩准放進。周圍青年像看一頭怪獸那樣圍著她看。

  第四怪是在人民大會堂台階前,有一名身穿草綠色舊軍裝的男青年向行人
撒出傳單,立刻被公安人員帶走。不久警方遂即宣佈此人有精神病。看來北
京對檢查精神病有最先進的設備,主治醫生恐怕都是由政工幹部改行的。在
北京的影響下,香港有二百個人到新華社,不知又算甚麼?
香港《東方日報》  凌鋒  冷眼專欄  1989.4.10
收錄於  凌鋒:《血與淚》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