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希望,台灣的榜樣

----香港反對國民教育運動

林保華

 

香港市民反對國民教育洗腦的運動,終於因為梁振英做出某些讓步而取得

初步勝利。這場抗爭不止對香港,包括對中國與台灣,都有巨大意義。

 

        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面臨崩潰

 

這場運動的始作俑者其實就是胡錦濤本人。二零零七年香港主權轉移十周

年時,胡錦濤來香港,發出“最高指示”說,香港回歸十年,人心沒有回

歸,因此要加強對香港人的愛國教育。

 

哪裡料到,二零零八年,因為北京奧運,香港人自認是中國人到達最高峰

以後,就逐年滑下。這是因為處理四川地震沒有懲罰建造豆腐渣校舍害死

大批學生的貪官污吏,反而逮捕前去調查的維權人士黃琦、譚作人等;因

為避免干擾奧運而壓制毒奶粉事件的揭發使更多人受害,卻對受害家長趙

連海進行迫害;對零八憲章的鎮壓,尤其是逮捕發起人之一的劉曉波,乃

至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也拒絕釋放他;接著因為害怕茉莉花革命而逮

捕著名藝術家艾未未;今年六四後,又對已經長期被中共關押而氣息奄奄

後接受香港媒體訪問的李旺陽,製造“被自殺”事件等等。這種沒有人性

的暴行引起香港人越來越大的憤慨。

 

問題是中共還要把這一套引入香港,不但大批中國人以各種方式滲透香港

,以改變香港的人口結構來改變香港的價值觀,這點梁振英比前任的曾蔭

權還要放手,甚至不惜“割讓”新界的部分土地,以實現香港與深圳的合

併。

 

北京為了加速這個改變而強化第二管治隊伍(非香港人的管治隊伍),包

括中聯辦直接插手香港特區政府各項事務,還插手去年香港的區議員選舉

,不但培養、推薦、協調,乃至派前中聯辦官員作為候選人參加選舉。最

後,乾脆支持梁振英出選特首,期間還不惜干預香港輿論,打壓另一候選

人唐英年,實現他們的“黨人治港”。香港的“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

”已面臨崩潰。

 

        反對國民教育是一種社會運動

 

反對國民教育,只是各種矛盾爆發的導火線。而點燃這個導火線的,不是

日益麻木與充滿各種選舉算計的政治人物,而是十幾歲的中學生。因為他

們將是國教的直接受害者。“學民思潮”就是早在去年就組織起來的中學

生組織,他們比政治人物敏感。

 

所以這次的反國教運動是以社會運動的形式開展,以學生、家長、教師、

市民為主。固然他們當中有許多泛民的支持者,但也有許多“中間人物”

,須知,香港是個移民社會,一九四九年中國變色、大躍進年代的大饑荒

,以及文革期間及以後,因為各種不滿中共而來的合法、非法移民,他們

組成香港人口的多數。國民教育觸動他們往日的傷痕,也觸動了他們的第

二代、第三代。

 

新出任特首的梁振英,因為新班子的各種醜聞而急於立功討好北京,遂不

顧於九月新學年強行推行國教引發的反對聲,秘密派教育局長吳克儉到北

京尋求支持,公然出賣基本法所規定特區政府的高度自治權。當中學生出

來反對的時候,香港的中共喉舌與“愛國人士”更無中生有指責背後一定

有“外國敵對勢力”策劃,以及泛民政治人物為九月九日立法會選舉的操

弄。這些進一步激怒學生,連家長也看不下去了。

 

而《人民日報》屬下的《環球時報》還聲稱國民教育就是要洗刷香港人過

去所受到的殖民教育,這更刺激香港人的神經,導致更多人走出來。因為

英國人的統治,給香港帶來自由、法治、人權與部分民主;而九七後這些

都在倒退,連貧富差距快速擴大,生活水準下降。每年七一遊行,代表當

年港英統治的“龍獅旗”的增加,就說明一切。香港人,尤其年輕人,懷

念港英統治,甚至責怪上一代錯誤的決定了現在年輕人的命運,責怪他們

與北京及特區政府做太多的妥協;這使激進思潮有相當市場。

 

        特區政府麻木不仁自食其果

 

由學生帶頭,與家長、教師等組成的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七月二十

九日舉行首次遊行,有九萬人參與。然而當局還是麻木不仁,只是讓胡紅

玉充當推行國教的負責人。胡紅玉有泛民背景,梁振英企圖以此分化泛民

。然而人們也清楚,一些泛民人士今日已經不同往昔,尤其現在的中學生

,誰會理這些?因此在特區政府沒有積極反應的情況下,八月三十日三位

中學生到特區政府總部絕食三天。這又刺激香港人對八九民運的回憶,尤

其絕食者比當年年齡更小,更需要家長、教師與社會呵護之時,更添不少

悲壯氣氛。

 

梁振英又錯誤估計形勢,以為絕食完了,運動開展不下去了,因為學校也

開學了。哪裡知道九月一日再有四萬人到政府總部集會聲援絕食的學生,

並且組織接力絕食的隊伍,包括大學生、教師、老年的退休人士等,使參

與層面更為廣泛。接下來,每天下課、下班後大批學生、家長、教師、市

民湧入,總是一萬人上下,九月八日晚上小周末更達十三萬人。特區政府

知道很難硬撐,終於做出若干讓步。大聯盟要求“撤科”,政府則取消推

行,改由各校自行決定。雖則大聯盟還沒有接受,因為政府仍然可以運用

各種手段向學校施壓,各個擊破。但是應該可以開啟談判的空間。

 

以梁振英的黨性,特區政府的讓步應該是北京批准。現今主管香港事務而

將在十八大後出任總書記的習近平最近“失蹤”,甚至取消與美國國務卿

希拉莉的會面,傳說可能之一就是到深圳處理香港危機。如果此說當真,

九月十日他也趕不回北京與丹麥首相會晤,因為九月十日凌晨香港的立法

會選舉結果才會揭曉,他還要與梁振英密商下一步的行動。

 

        中國改革試點與台灣民主深化

 

有報道習近平對胡錦濤“維穩”而越來越不穩感到不耐。如果習近平有心

改革,那麼香港就是最好的試點。撤銷國民教育,也是表明接受普世價值

的決心。並以開放香港的民主選舉,逐步帶動中國的政治改革。這就必須

拋棄一黨專政的老舊思維,尤其要突破利益集團的挾持。

 

受香港的影響,台灣學生也動起來了。台灣的社運人士承認如今台灣不如

香港。台灣是民主國家,怎麼會如此?那是因為台灣的民主仍有極大缺陷

,過去一黨獨大威權體制沒有通過打碎舊國家機器的寧靜革命而得到真正

的改造而留下許多後遺症。二零零零年的政黨輪替只是因為國民黨分裂讓

民進黨僥倖取勝,但是立法院藍營的多數,根本無法改變過去制定出來的

不合理法規,因此不但是舊體制復辟的問題,甚至比李登輝時期還要不堪

 

國民黨掠奪來的龐大黨產及其賄選,造成選舉的極不公平;對特定族群的

福利,也形成國民黨的鐵票。國民黨造就的司法怪獸與媒體怪獸,嚴重傷

害初生的民主制度。不但外人誤會台灣的民主,連台灣人自己也缺乏對這

種並不真實民主的認識,渴望投票改變現狀,卻又被投票綁住自己。

 

而戰後國民黨的中華人治文化的教育,形成台灣司法遠遠不如香港獨立。

孔子所推崇的封建倫理制度,更為如今當政者進行國民教育的工具,最近

在海參威舉行的APEC,連戰竟建議中共以台灣的國民教育作為參考,荼毒

中國人民。馬英九就公開表示,要以中華文化,而不是西方普世價值與中

共溝通,中共才會接受,也可見其內心世界。也怪不得馬英九每年都要親

自“祭孔”。這種奴化教育導致台灣民主停滯,甚至倒退。不改變這種洗

腦教育,台灣的民主是無法深化的。

 

《動向》  20129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