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選舉的警鐘    林保華

 

九月九日,香港舉行九七後立法會的第五次選舉,從總體看來,泛民表面

上還是維持三分之一強的席位,不過不失,還保持可以否決重要議題的能

力,但是如果細細分析,警鐘已經向泛民敲響,如果繼續大意下去,不做

反省,一旦失去三分之一的席位,香港的一國兩制將會立即崩解,香港將

淪為與西藏類似的“自治區”地位。

 

        泛民直選優勢已逐漸失去

 

這次選舉正好有反對國民教育洗腦運動的加持,但是在五個分區直選中,

泛民拿到五成六選票,卻只取得十八個席位,比上屆減一席;反之保皇派

卻有十七個席位,增六席。泛民固然有選舉策略的失誤,但是破了六對四

的選票光譜,顯示即使是直選,泛民的優勢也已漸漸失去。

 

立即的影響就是分組點票(即地區直選、功能界別同時須過半數)下,泛

民在三十五席直選中的十八席,剛過半數,日後有議員提出個人議案或法

案修訂、修改議事規則等,相比以前三十席直選議席中泛民擁有十九席,

可以緊守直選組別不通過議案,這次只要有一、兩個人缺席,就居少數地

位了。

 

泛民選舉結果不佳,陷於這個困境,除了資源短缺之外,當然也與泛民的

選舉訴求不能吸引民眾有關。

 

這次選舉,訴求“激進”與“民生”的泛民派別,得票較多,得以增加或

維持原來議席。例如以年輕人為主體的人民力量、社民連;反對赤化的公

民黨、關切民生議題的工黨、街坊工友服務處,甚至離開民主黨的新民主

同盟,再就是堅持香港本土價值的主張。最大的失敗者,是與北京在政改

方案上妥協,為香港立法會選舉多爭取到五個普選席位與五席超級區議員

功能界別(投票選民廣泛到接近普選)。

 

這就涉及到泛民內鬥的問題。我一向認為,泛民不同派別,可以向選民正

面表達自己的理念,就是不應該相互攻擊,因為相互攻擊,就影響整個泛

民的形象,也容易被對手大做文章,從而影響到整個泛民的投票率。

 

        先天不足與後天失調

 

因為基本法規定了功能界別的小圈子選舉,“先天”阻止了泛民取得半數

以上議席的機會,而泛民的內鬥,則使三分之一以上的議席也可能失去。

因為選舉策略的所謂錯誤,其實就是泛民各個派系的各懷鬼胎而無法召開

會議進行協調,這就是“後天”的失調了。

 

基本法雖然規定普選的目標,但是被“循序漸進”框死,每四年選舉加一

個普選席位,也叫“循序漸進”。依照這種牛步,香港還沒有普選,就已

經徹底中國化而喪失“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所以如何突破這個框

框,應該是泛民的共同目標。

 

在“雙普選”口號無法取得進展的情況下,民主黨試圖突破框框,與北京

秘密接觸。應該說,動機基本上還是好的,只是沒有與其他派系溝通,太

以“老大”自居,也引發其他派系的疑懼;何況達成的結果,例如超級議

員的席次,有排擠小黨之嫌。

 

而秘密接觸的最大副作用,是讓北京公開干預香港內政合法化。當然,北

京一直在秘密干預香港特區政府的內政,沒有北京的同意,特區政府絕對

不敢擬就自己的政改方案;然而將秘密合法化,的確將使泛民失去批判“

京人治港”與“中聯辦治港”的力度與正當性。應該說,這點我原先也估

計不足。後來不論區議會選舉、特首選舉,中聯辦的干預非常赤裸裸。也

由於反彈聲浪很大,加上反對國民教育運動的興起,他們的黑手才稍微收

斂。

 

至於因此說民主黨承認功能界別而放棄普選,這個難以成立,因為這個選

舉制度本身就含功能界別在內,參與選舉本身就是承認功能界別。而諷刺

的是,這次功能界別的選舉,泛民的成績比預期的好。因此應該允許承認

的現實,但也可以有要求改造、廢除的目標,否則應該抵制所有選舉。

 

        民主黨過多妥協選民疑懼

 

其實,民主黨的失去民心,不只是政改方案,還包括在立法會裡,與政府

有太多的妥協,例如支持領匯上市,不支持拉布行動等等。如果政改方案

是被迫妥協,其他則並無妥協的理由。如果事事妥協,說明理念出了問題

,當然導致選民的不放心。太強調溫和理性,容易導致“右傾”,但是僅

就這些,就判斷民主黨已經投共,成了叛徒,那也是“左”的看法。

 

針對資源的缺乏,開闢財源是應該的,只要是合法的捐助,而且是沒有前

提條件,而且用在民主事業上,就不必因此相互指責。須知,即使香港候

選人的選舉開支遠比台灣少很多,“無產階級”也是難以承受的。

 

北京對香港插手日深,香港貧富差距擴大也加深,必然導致中產階級的削

弱與消失,政治運動與社會運動的激進化不可避免。如果不審時度勢,就

容易脫離群眾。泛民各個派系應該做出反省。其實,在區議會選舉失利後

就應該做出反省;如果連這次也沒有能夠給予當頭一棒的教訓,泛民就難

救了。

 

總之,泛民應就整個香港政情做出判斷,制定應對的基本政策。也多想想

自己的問題,多看看戰友的優點,進行客觀評價,不要“唯我獨民主”。

尤其在捍衛香港本土核心價值的社會運動正在興起,泛民不應該袖手旁觀

,或以政治不應介入為藉口,問題是怎樣介入而已,不可為爭取選票而作

秀式的介入。而更多的框框,可能還是擔心被戴“港獨”帽子,可是別忘

了,現在是二十一世紀,西方的普世價值,就是人權高於主權;如果怕被

共產黨戴帽子,最好什麼都別做,或者演出配合中共的保釣。

《爭鳴》月刊  201210月號(發表時有刪節)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