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突然發言:散會後有2個人需要留下 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5-04-14 訊】
放大字縮小字列印版 圖片版 PDF
 
對於眾目睽睽之下的官員來說,中國的反腐可不是開玩笑的事。但對其他很多人來說就不同了。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大舉反腐催生了一波政治笑話,總的來說,大部分是支持這場運動的,嘲弄的也是被調查機構鎖定的不良官員。一些笑話暗指體制的缺點,正是它們讓腐敗得以盛行。還有一些則把這場反腐運動描繪成一場鬧劇。
但與日俱增的笑話表明,中國人已經意識到,這場打擊腐敗的運動並非曇花一現,他們不如從中找些樂子。
就連中共控制下的主要反腐機構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也以迂回的方式,承認了這種由腐敗激起的幽默的重要意義,稱這類笑話表明,官員和民眾之間存在一道危險的鴻溝。
以下是一些通過新浪微博和微信在網上流傳的反腐笑話。笑話來源會盡可能標出,不過大部分笑話出處不明。

例如:
某項目完工後尚有餘款,地方常委會開會討論是用來改善小學的條件,還是監獄的條件。大家各持己見。
最後,一名老常委一語定幹坤:“這輩子我們誰還有機會進小學?”
頓時沉默。有的擦汗,有的喝茶。
過了一會兒,意見統一:改善監獄環境。

一些笑話指向了這場反腐運動最陰森的一面,比如接受調查的嫌疑人死亡。下面這則笑話採用了緊急通知的形式:
鑒於最近跳樓官員逐漸增多,造成了大量的人畜傷亡,特此通知大家:
一、走路時要遠離各級黨委、各級政府及行政職能部門辦公大樓;
二、遠離所有高級賓館、飯店大廈;
三、走路時嚴禁低頭玩手機看微信,時刻注意頭頂上方。如果稍有疏忽,說不定就會有書記、省長、廳長、局長什麼的向你砸來。

還有一些笑話則表達了對整體制度的擔憂:
幾天前,一群老同學聚會。有個同學在某互聯網監測機構當小領導。我問他們單位是做什麼的。他說,就是負責把在網上生事、對政府不滿的人給找出來。
另一個同學對他說,“你是說還有對政府滿意的?”他說,“對,有,不過那部分不歸我們管,歸紀委。”

今年3月,前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徐才厚在接受調查期間因癌症去世。承認受賄的他,也是多個笑話的主題:
有人問,“徐才厚的後臺是誰?”
徐答:“是人民,因為我所有的權力都是人民賦予的。所以,人民需要反思,人民應該道歉。”華人喜劇演員黃西(Joe Wong)在新浪微博上發了一張徐才厚2008年接受新華社採訪時的截圖。當時,新華社援引徐才厚的話說:“只有廉潔的部隊才能是打勝仗的部隊。”
黃西寫下了自己的評論:“有些段子八、九年後才能讓人笑出來。”

有的笑話有些惡俗:
會議最後,王岐山突然發言:“今天會結束後,有兩個人需要留下!”
說完,他端起水杯喝水,然後低頭看手裏的名單。全場鴉雀無聲,半分鐘過去了,空氣中漸漸飄起一股尿騷味。
王繼續說:“這兩個人,一個是國企幹部,一個是政府裏的。”
說完他再次停下來。慢慢地,會場裏惡臭味漸起。
最後,王慢慢地一字一頓地說:“這兩個人就是一汽的徐建一,和雲南的仇和。你倆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大家散去後,會場已經污穢不堪。王對工作人員說:“同志們,難為你們了!去看看地上的屎尿,和座位名單核對一下。
一工作人員彙報說:“王書記,有一個尿了好多,而且還拉了,他尿裏好像還帶著油漬,經過核對,是中石油的廖永遠。”
王一揮手:“查。”

去年,中紀委下屬報紙上的一篇文章,對蘇聯的政治笑話傳統進行了分析,稱它們反映了該國的共產黨未能保護人民的利益。文章呼籲同志們不要步其後塵,並引用了一則笑話,來顯示中國共產黨不會像他們的蘇聯兄弟那樣倒臺:
一個烏克蘭人被叫到克格勃。問:“你怎麼經常收到以色列的郵件?”
答:“二戰中我藏匿過一個猶太人,現在他給我寄吃的。”
問:“蘇聯人不該這樣做,你不為自己的將來想想?”
答:“我想好了,以後我還要藏中國人。”

 (作者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紐約時報》記者。 Mia Li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 See more at: 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414/542495.html#sthash.8PFX09UP.dpuf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