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獨”屈原  1984.1.21   凌鋒

    由於(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在港大的講話中提到屈原的“受命
不遷,生南國兮。深固難徒,更壹志兮。”因此雖非端午佳節,屈原亦成為
熱門人物了。

    許家屯引用這句話,自然是貫徹毛澤東思想中的“古為今用”,但是猶
記得,白樺、彭寧的“苦戀”,一開始用的亦是屈原的詩句:“路漫漫其修
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不過“苦戀”卻成了資產階級自由化和精神污染
的代表作,因此屈原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蓋棺未論定,在汨羅江之下,亦
難瞑目也。

    其實,屈原是不折不扣的“楚獨”分子。他愛的是楚國,而不是整個統
一的中國。秦始皇統一中國,完成千秋大業,就算是焚書坑儒,暴君的形象
二千多年不變,然而仍為一些後人所效法和懷念,就連毛澤東也要自封為秦
始皇,可見“統一”的重要。

    然而窮屈原的一生,除了在文學上的貢獻以外,在政治上始終是反對中
國統一的頑固分子,甚至在道不行後,還帶著花崗岩腦袋跳江沉於河。這樣
一個人物,現在拿來宣傳,恐怕不利於國家的統一,拿來香港宣傳,更迎合
了“我愛香港”的思潮。

    當然,毛澤東對屈原也一分為二,例如他的書房裡就藏有“楚辭”,並
且贈送給當時的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說明毛還是欣賞屈原的才華的。至於有
沒有含義要把屈原(南蠻)和田中角榮(東夷之後代)統一起來,當然非我
等小百姓所知。

    於今之世,要宣傳屈原,不如宣傳張儀為佳,張儀“連橫”之說,將齊
、楚、燕、韓、趙、魏各個擊破而實現全國的統一,實在是偉大的天才。張
儀的如簧之舌,他的縱橫捭闔無所不用其極的手腕,在正人君子看來,不無
貶意,但為了實現統一大業,為了秦始皇揚名後世,並且使其接班人能萬代
傳下去,那又算得了甚麼?也正因為如此,“楚獨”的屈原,“燕獨”的荊
軻,“趙獨”的廉頗、藺相如,“齊獨”的田橫等等,均不宜作宣傳,他們
的語錄不宜被引用,有關他們的劇目和書籍,也應列入“精神污染”之列。

香港信報 《人在香港》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