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輩火拼,太子黨爭霸    林保華

    去年十一月中下旬,《華爾街日報》一篇有關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
將出售中國國際金融公司(中金)股權的報道,將朱鎔基兒子、中金現任總
裁朱雲來捲入風波。據報道,摩根士丹利最近欲將手中所持有百分之三十四
點四的中金股票出售,其在向潛在買家發出的機密文件顯示,中金曾將兩成
股權以影子股票(只能分紅不能流通)配與管理層,大摩股權因此稀釋到百
分之二十七點四,這百分之七股權落差將由新買家埋單。中金成立十四年來
遲遲未上市,原因之一是擔心包括朱雲來在內的高層薪酬資料曝光,而摩根
士丹利的文件顯示,中金給予管理層的股票估值超過十億美元。

    有關朱雲來暴富的情況其實不是新聞。前年四月底,英國“金融時報”
也有一篇報道說,因為美國的次貸危機,摩根士丹利急於出售手中的中金股
票,而中金的中方管理層,則決定在與摩根士丹利分手前達成最有利的交易
。向管理層發放影子股票,等於分薄大摩的利益,而這些利益就歸管理層所
有。於是,如果大摩想在中國繼續發展業務,就得聽任宰割。在這情況下,
這些股權也就遲遲難以脫手。

          朱鎔基公子年撈千萬美元

    “金融時報”還報道大摩當年如何與中國的金融機構合作。幫助中國企
業在當地上市方面,中金當時幾乎享有壟斷地位,這使摩根士丹利獲得了相
對於其他外國競爭對手的優勢。一九九八年,在王岐山(現任副總理、朱鎔
基愛將)引薦下,朱雲來加盟中金,多年來一直保持低調,但是逐漸由中方
控制了管理層,并且積累了大約兩成股權,在這些股權中,朱雲來持有多少
尚屬未知。但據悉,二零零七年他賺了一千七百萬美元,高於上一年的一千
萬美元。但是他們還不滿足,在一次董事會上,董事李弘提出了一項股權激
勵計畫,她警告,如果該計畫得不到董事會的批准,可能導致大批高管離職
。在她發言後,中金投資銀行部門主管丁瑋激動地指出,中金是建立在管理
層的血汗之上的,公司所有者,“他們為中金做了甚麼?”此言激怒了香港
股東查懋聲。

    許多人以前稱讚朱鎔基是清官,現在稱讚溫家寶是清官。他們的“清”
,是作秀來的。看他們兒子、家人對財富的貪婪,不是靠父輩的權勢與包庇
嗎?

    去年國慶六十周年,中共現任與退休領導人齊聚天安門城樓閱兵,個個
西裝筆挺、結上紅色領帶,只有朱鎔基是黑西裝黑領帶,并且戴上墨鏡,活
像黑社會頭子。用“黑”來贈慶,似乎意味著他有多大冤屈,至少是很不得
意。這次《華爾街日報》再次刊出這篇報道,是否意味著中共高層也有人支
持大摩向朱雲來開戰?

    父子分工的貪腐行為當然不止朱家一家。在這以前,也就是去年七月,
在壓不住後,胡錦濤兒子胡海峰擔任總裁的同方威視涉及納米比亞一宗行賄
案曝光。原因是北京政府向納米比亞提供一筆與威視公司掃描儀合同等值的
“軟貸款”,條件就是納國必須將掃描儀合同提供給威視公司。在交易過程
中,涉及一千三百二十萬美元的行賄事件。

          胡太子海峰涉海外貪污案

    這個事件有幾項值得注意:

    第一,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北京召開有四十八個國家參加的中非論壇,
胡錦濤宣布對非洲國家給予百億美元計的金援。看來,納米比亞也是利用這
筆金援,與中國指定的公司簽署合同。這裡就充滿貓膩:中國國家資金作為
金援出口,再轉回太子黨的公司,最後落入太子黨口袋裡。

    第二,以納米比亞的國際地位,中國完全有能力壓住這宗醜聞。然而最
後醜聞還是曝光。雖然中共當局立刻封鎖有關新聞,然而還是讓人覺得,中
共高層有人存心想讓胡錦濤出醜,所以消息才曝光。以後審訊一延再延,想
來也是中國施壓或收買的結果。

    第三,事發後,胡海峰不是配合查出公司裡的貪腐分子,卻在消息曝光
前被調動工作升官,出任同方集團清華控股的黨委書記。到去年十月,他還
根據老爸胡錦濤的勸告,離開商圈出任清華大學副秘書長(副廳級),并兼
任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院長。在這以前的九月,胡海峰還獲得“中國科協
求是傑出青年成果轉化獎”。這些做法,與江澤民兒子江綿恒投入商海,後
來又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如出一轍,錢撈足了,再去做官。

    在這以前,太子黨是官商權金分工,例如鄧小平女兒鄧楠做官,其他子
女,如鄧質方、鄧榕等就下海賺錢;陳雲兒子陳元做官,女兒陳維力經商賺
錢。到江澤民時代開始,這樣做不過癮,不如一人亦官亦商來得痛快。

    太子黨賺得盆滿缽滿後轉入政界的,還有李鵬的兒子李小鵬。李鵬家族
壟斷電力集團是眾人皆知的事情,女兒李小琳更早早擠入了香港貴婦階層。

          李鵬兒子從政山西死定

    前年六月二日,李鵬之子、華能國際董事長兼總經理李小鵬宣布辭職。
李小鵬新任職務是山西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如果沒有當局事先的首肯,
李小鵬會放棄華能的肥缺嗎?而促使他做這個決定,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李
鵬病危。擔心人走茶涼,失去政治權力與影響而在將來出現麻煩,因此李鵬
一息尚存,安排李小鵬進入政壇,沿襲老爸權力。而到山西,自然因為山西
是產煤大省,與電力關係密切,便於他呼風喚雨與渾水摸魚。

    而當局選擇在六四前夕的敏感時刻發布這個消息,顯然也在故意挑起民
眾神經,與李家過不去,可見中共政壇內部的詭譎。

    這則消息果然有如投下一顆震撼彈,中國幾個主流新聞網站因擔心留言
過激遭關切,遂加強網管,幾個網站乾脆取消李小鵬棄商從政新聞發表評論
一欄。一些網民為躲避網管,把意見貼到同名同姓的體操選手李小鵬貼吧裡
,使這位李小鵬遭到池魚之殃。當時的精彩評論有“人神共憤”、“山西的
煤要養一隻大老虎了,山西老百姓要吃苦了!”“巨貪家族,堪比清朝和珅
”;有的只寫兩個字“六四”。還有一個寫的是:“山西這回死定了!”

    這個“常務副省長”可是個好職位,“常務”表明有權,但是一年半來
山西仍然礦難不斷,承擔責任的卻是省長。例如襄汾縣“九.八”潰壩事故
遇難者人數二六七人,胡溫追究,三縣級官員被拘,省長道歉,李小鵬則風
雨不動。

    二零零八年秋,金融海嘯開始衝擊中國經濟,煤產量大幅下滑,民營煤
礦經營困難,這時李小鵬的黑手伸出來了。二零零九年四月,山西省政府確
定,到二零一零年年底前,山西全省兩千餘座煤礦被兼併重組。清理的對象
是佔當地礦井總數八成以上的小煤礦。所有單井規模在年產九十噸以下的,
將全部整合至山西省七大煤炭集團之下。

          薄二公子挑戰彭大公子

    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年產九十噸以下的多為民營小煤礦;第二,年
產量是在金融風暴時估計的,自然是更多的小煤礦被納入“兼併”範圍;第
三,補償價格由政府規定,只要了解中國拆建的許多黑幕,自然也會了解山
西官員在這場改組中驚人的個人利益。總之,這是當今中國“國進民退”大
氣候中山西的小氣候,顯然是一項公開變相掠奪民辦企業的行為,正如網民
上面所說,“山西死定了”,當然,是老百姓死定,官員則發財了。

    在太子黨上下交爭利的同時,他們也會有利益衝突存在。其中不能不說
的是,近來太子黨中人氣大旺的薄熙來。

    薄熙來的掃黑,一直引發很大爭議,但是最近他的一項舉動,使人刮目
相看,那就是不久前重慶公安以涉嫌教唆疑犯作偽證為由,拘捕為涉黑富豪
辯護的北京律師李莊,而李莊的老闆正是中共已故元老彭真(傅懋功)的大
公子傅洋。目前輿論和法學界紛紛捲入,分成挺薄派和挺傅派,互相攻擊。
他們的老爸薄一波與彭真都是山西人,文革前毛一直厚彭輕薄,最後雙雙被
打倒。如今老鄉見老鄉,背後刺一槍,今後如何收場,恐怕也取決於兩個核
心的“中央”了。
《動向》月刊  2010年1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