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分類:香港媒體 (6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席揚被捕事件    1993.9.30

    《明報》記者席揚被北京指為「因從事非法竊取、刺探國家金融秘密」
而被北京市當局「依法拘留審查」。

     由於「有關方面」沒有公布席揚的具體「罪行」,因此不知道這個「
金融秘密」到底是甚麼,又如何足以危害國家安全。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未來的言論自由    1993.9.27

    香港記者協會就吳士深被判處無期徒刑事件來看大陸新聞業狀況,舉辦
了討論會,會上,對九七前後香港的新聞自由,有的人表示悲觀,有的人則
並不是那麼悲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京要「抓」香港傳媒    凌鋒  1990.2.15

    據香港《經濟日報》二月十四日報道,新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
來港後翌日,即向中共駐港機構的負貴人傳達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他
的談話,其中談到香港的傳媒。江澤民說:香港宣傳媒介不在我們手上,
這是個大問題。北京動亂期間,香港宣傳媒介都是一邊倒反對我們,現在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痛心疾首    凌鋒  1989.5.23

    五月二十一日《文匯報》的社評以「痛心疾首」四字刊出,這種開天窗
式的社評,顯然是該報表示對當局的強烈不滿。而如果沒有報社同人的上下
一致,眾志成城,也難以作出這個驚天動地的決定。

    《文匯報》是中共在香港的喉舌,該報敢以如此抗命,表示了民主和自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未來的「南華早報」
     
    澳洲報業大王梅鐸收購「南華早報」,對將來香港的傳播業是好是壞?
由於據說梅鐸和中國也有生意來往,因此有人也深恐這會影響到「南華早報
」未來的言論,即便不擦鞋,或者會「自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售南華早報政治原因

    澳洲報業大王梅鐸購入本港「南華早報」的百分之三十四點九股權,成
為該報的最大股東,日後對香港的傳播媒介會構成甚麼影響,現在還難於預
測,特別是結合到九七問題,更是有較多的未知數。

    「南華早報」在香港的西報中居執牛耳地位,雖然港府在報界中沒有「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資收購「亞視」論  1983.12.8                         
               
    邱德根收購麗的電視改名亞洲電視以來,雖然成績不能說沒有,但不大
顯著,再加上裡面的人事糾紛,以及邱達成的案件,使他有焦頭爛額之感,
因此有幾次表示對之心灰意冷。幾個月前他表示過一次,要讓出股權,但以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