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會不會提前引爆﹖

    今年3月18日北京兩會結束時的記者會上﹐中國總理溫家寶說﹕“今年
恐怕是中國經濟最困難的一年”。他為何這樣說呢﹖他說﹕“難在國際、國
內不可測的因素多,因而決策困難。”這不就是考驗總理的能力嘛。

    而所謂國際國內不可測的因素﹐溫家寶在回答問題時說﹐國際主要指的
是次貸危機﹑美元貶值﹑石油漲價﹑股市受衝擊等﹔國內﹐他關注的是通貨
膨脹。在他的講話中﹐對中國的糧食問題不覺得是問題﹐因為有足夠的糧食
儲備﹐而工業品也是供過於求﹐因此似乎也不是大問題﹐因此他更多是責怪
美國。這是典型的共產黨式思維與手段﹐把一切功勞歸於自己﹐把一切錯誤
推給別人。而表明溫家寶更加心虛的是﹐他迴避了中國的股市﹐而股市往往
是反映經濟的寒暑表﹐而中國股市卻正跌得不亦樂乎﹐往常兩會期間的“鶯
歌燕舞”已不復見。

    美國的次貸危機的確影響全世界的金融市場﹐但是由於中國是半封閉式
的﹐因此影響相對較小﹐就如98年的金融風暴中國有防火牆抵禦﹐當然現在
的市場因素增加﹐防火牆被滲透﹐中國不能像以前那樣可以我行我素﹐自己
想怎樣就怎樣﹐這是它必須付出的代價。因此它在從美國得到大量好處以後
﹐也必須提升人民幣的匯率﹐從而吸引大量熱錢流向中國﹐增加它“調控”
的困難。當然﹐這些熱錢在中國所起的作用﹐與中國要求全世界承認它的“
完全市場經濟”地位還有很大差距﹐這也是美國至今還拒絕承認的理由。美
元的下跌﹐升值的不僅是人民幣﹐日元﹑歐元﹑英鎊﹑加元﹑澳元﹑紐西蘭
元﹑台幣也都升值﹐為何就是人民幣升值才是大問題﹖相信這就是溫家寶的
能力問題﹐長期習慣於“計劃經濟”的中國領導人﹐要“完全市場經濟”﹐
尤其是金融市場的自由經濟﹐談何容易﹖而他更難決策的﹐不是甚麼國際﹑
國內的不可測因素﹐而是無法擺平中國共產黨內的利益集團。

    對中國的通貨膨脹﹐雖然溫家寶做出許多解釋﹐並且表示信心﹐然而也
不難看出﹐正如他所說的﹐在物價上漲較快時,物價的預期比物價上漲本身
更可怕。因此他的信心喊話是為了減少民眾的漲價預期﹐因此也可以說﹐他
這個信心是假的﹐至少不是那樣堅定。

    今年中國的物價上漲指數﹐1月是7.8%、2月是8.7%,與中國經過“緊密
經貿關係安排”的香港﹐2月是6.3%﹐最近還出現搶米潮。本來最好的解決
辦法就是用貨幣手段的加息﹐但是香港因為與美元有固定匯率﹐所以必須跟
隨美國減息而形成負利率﹔而中國雖然加息﹐卻嚴重打擊中國股市﹐也影響
中國的經濟發展﹐而且吸引更多的熱錢流入而推動通脹。總之﹐這是非常矛
盾的問題﹐溫家寶自己承認要找到平衡點並不容易。

    今年第一季度﹐中國股市重心的上海綜合指數暴瀉34%﹐是全球封閉與
冷門股市以外的股市中表現最差的。中國股市的暴跌不是今年開始﹐而是去
年十月中共十七大以後開始的。政府雖然放出許多利多政策﹐但是都沒有效
果﹐股市每次的反彈幾乎只是一天﹐因為上市公司與大機構不斷出貨﹐導致
股民信心皆失﹐怨氣衝天﹐暴露中國股市這個中國特權集團大圈錢市場的本
質。這也是溫家寶不敢談論中國股市的根本原因。通貨膨脹與股市暴跌﹐對
社會肯定會造成不安心理﹐民眾的承受力有多大﹐還須觀察。

    本來﹐有些人認為中國要到奧運會以後﹐才會爆發經濟政治危機﹐而中
國方面則信誓旦旦的認為這是中國的最大機遇﹐中國將因此成為一流的世界
大國﹐然而最近對西藏的流血鎮壓顯露中國還是個野蠻大國﹐是1989年六四
以來中國在外交上的最大失敗﹔而中國的經濟﹐是不是還沒有到奧運會結束
﹐就已經千瘡百孔而提前引爆﹖而這些﹐與中國的政治沒有關係嗎﹖會不會
引發中國全面性的反抗運動而導致政治危機的爆發﹖揠苗助長的北京奧運會
給中國帶來的﹐是正面的效果﹐還是負面的﹖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2008-4-2)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