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奧運到毒品工廠      林保華

 

 

今年中秋以前﹐也就是九月十日左右﹐中國再爆嬰兒毒奶粉事件。之所以說“再爆”﹐是因為三年前也發生過“大頭娃娃”事件﹐嬰兒因為喝有毒的奶粉導致頭部特大事件。但是那時的奶粉是雜牌﹐而且主要發生在安徽地區。因此這宗事件並沒有令中共頭大。他們不去治本﹐而是耍了一下花樣﹐事情過去﹐也就風平浪靜了。

三鹿毒奶粉事件掀風波

然而﹐這次出事的的卻是中國名牌﹐奶粉業中市場佔有率最大的三鹿奶粉集團。因此他們被迫承認了奶粉中含有可致嬰兒泌尿結石和腎衰竭的“三聚氰胺”後,在全國引發恐慌潮﹐各地大醫院的泌尿科擠滿帶著小孩來檢查的家長。執筆時﹐這個毒奶粉已經導致有六名嬰兒死亡﹐而到九月二十一日為止﹐已有兩萬一千名嬰兒病患住院﹐估計未來會增加到數萬人。問題還在於﹐因為腎結石是逐漸形成的慢性病﹐哪裡有剛出生幾個月到一年的嬰兒就得這種病﹐因此成為醫學上的新病例﹐醫生還不知道該怎樣給這些嬰兒有效的醫治﹐如果必須開刀取出結石的話﹐更不忍下手。

北京剛開完奧運﹐殘奧還沒有完﹐就爆出這宗醜聞﹐可見當局要求開“ 平安奧運”的目的也沒有達到。而且實際上這個醜聞本身與奧運也有不解之緣﹐不但因為奧運而將曝光的時間表推遲﹐而且本身與奧運有相同的本質問題﹐因為奧運涉“造假奧運”﹐而毒奶粉則是偽劣產品﹐其中的三聚氰胺就是假高蛋白。

如果要查時間表的話﹐根據中國媒體的報道﹐此案最早有文字記載的應該是今年二月﹕浙江溫州市民王遠萍的女兒自去年十一月喝了三鹿兒童高鈣奶粉後,小便混濁,偶爾還拉肚子。今年二月,王遠萍把奶粉寄到河北石家莊三鹿集團送檢。幾日後,代理商要求他將沒吃完的奶粉退還或換貨,且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提供檢驗結果。三個月後四川地震,三鹿居然向災區捐贈價值近千萬元的奶粉和乳製品﹐包括這些有毒奶粉。王遠萍看不過眼,遂在網站發表題為“這種奶粉能用來救災嗎?”的貼子。十日後,自稱是三鹿浙江總代理人找上門,向他贈送市值二千多元的四箱奶粉,並要他簽下協議書,刪除網上的文章。

加入三聚氰胺已成行規

如果說﹐三鹿用錢掩蓋真相後積極找出原因﹐改進質量﹐並且 回收問題產品或者還可以原諒一些﹐但是他們並沒有那樣做。因此﹐六月﹑八月﹐網上繼續出現導致嬰兒會出現腎結石的怪病﹐而矛頭都指向奶粉﹐尤其是三鹿牌奶粉。也有人向國家質檢總局舉報﹐但他們不理﹐說這是衛生部門的事情。人命關天與嬰兒健康的事情還踢皮球﹐如果不是平時接受商家的好處﹐是很難想象的。衛生部如何處理﹐目前還沒有說法﹐但是這位高強書記﹐就是二○○三年SARS在中國開始蔓延﹐導致全球恐慌時的衛生部副部長﹐當時他在記者會上大言不慚的說謊﹐表示該病已經在全國受到控制﹐叫大家放心來中國旅遊。說完以後SARS大舉入侵香港與台灣。因為他說謊時可以非常的理直氣壯﹐說明他是特殊材料製成的﹐所以後來被提拔為衛生部黨組書記。衛生部長陳竺是甘當政治花瓶﹑有職無權的黨外人士﹐如果因為瀆職而下台﹐陳竺還是高強最佳代罪羊。九月十三日國新辦舉辦的記者會上﹐高強的講話沒有說他該負甚麼責任﹐也沒有道歉﹐反而借機會吃受害者台灣的豆腐﹐把台灣說是中國的一個“地區”。看來他在業務上不行﹐政治上倒有一套﹐所以當不了部長﹐只能做黨棍。

經過進一步的檢查﹐目前含有毒素的奶粉還有二十一家﹐其中不乏知名品牌,例如伊利、蒙牛、光明等,屬行內龍頭企業;其中伊利集團為今年北京奧運及殘奧會提供奶類飲品,胡錦濤在去年十一月還去視察過。因此除了購買較為昂貴的外國奶粉外﹐嬰兒幾乎沒有奶粉可吃。除非回歸母奶﹐或者大一點的﹐去喝稀飯。

實際上奶粉﹑甚至鮮奶裡攙三聚氰胺﹐已經是中國牛奶業裡的“行規” ﹐因此政府把責任下推﹐抓奶農是可笑的舉動﹐因為許多奶農將被抓﹖既然是整個行業都知道的事情﹐對民眾全面監控的共產黨政府怎麼會不知道﹖只是官商勾結而睜一眼﹑閉一眼罷了。宣佈這項檢驗結果時﹐中央電視台強調,為京奧及殘奧提供的產品並無問題。他們本事真大啊﹐知道哪些是給中國人喝的有毒﹐給外國人及“高等華人”喝的就保證沒有問題。原因很簡單﹐一般中國人的人命比外國人及高等華人賤﹗官商勾結的利益比老百姓的“蟻命”重要得多。甚至就是熊貓﹐喝的也是外國奶粉。可見﹐許多人早已知道國產奶粉問題重重。

北京奧運推遲事件曝光

說到這裡﹐還要感謝新西蘭政府。因為三鹿的一個大股東是新西蘭企業﹐他們在公司裡有董事。他們知道有情況後﹐由新西蘭政府告知河北省政府(他們是三鹿最大股東)﹐要求回收有問題的產品﹐但是河北省政府一直不做回應﹐新西蘭政府只能由駐北京大使出面﹐向中央政府交涉﹐逼迫問題曝光。而在同時﹐甘肅的病例特別多﹐當地醫院也將問題曝光﹐終於紙包不住火了。

但是在這以前的八月十一日﹐三鹿還傳過給公司領導們的一封內部信件﹐信中說﹕“目前正處於北京奧運會期間,由於政府對食品安全等負面新聞的干預,對三鹿奶粉的結石負面來說出現了好的轉機,但不能過早鬆懈,目前還存在著幾大隱患。”掩蓋辦法是﹕“在奧運會特殊時期內,盡一切可能安撫本次事件的所有消費者,滿足他們的一切條件,力保將本事件的當事人在兩年內不再提及此事件。”文件內還有如何用刊登廣告的巨額廣告費來收買百度搜索引擎媒體﹐避免負面新聞曝光等等。為何沒有提及收買央視等官方喉舌﹖實在耐人尋味﹐是早就完成任務了﹖

那些前不久還在痛罵“外國反華勢力”的憤青們﹐不要再不分好歹﹐罵錯對象了﹐應該鼓勵民主國家干涉中國內政﹐中國民眾才有好日子過﹐至少不要白白送掉性命與健康。網上看到兩篇資訊值得一提﹕一個是深圳流傳的手機短訊﹐題目叫做“中國人的幸福生活”﹕內容是﹕“早晨起床,掀開黑心綿作的被子,穿上愛滋病人穿過的衣服,用致癌牙膏刷完牙,用致癌毛巾洗過臉,喝一杯添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吃兩根洗衣粉油條,外加一個蘇丹紅鹹蛋;中午用地溝油炒盤避孕藥喂的黃鱔,再加一碟敵敵畏噴過的白菜,盛兩碗杯陳化糧煮的毒米飯;晚上蒸一盤病死豬肉做的臘肉,沾上點毛髮溝兌的毒醬油,夾兩片大糞水浸泡的臭豆腐,抓兩個添加了漂白粉的大饅頭,還喝上兩杯富含甲醇的白酒。呼吸著二氧化硫、粉塵和氮氧化物,喝著營養豐富的藍藻水,每天過著這樣神仙般的日子,不消六十歲便可羽化登仙。” 這些衣食用品都是中國著名的偽劣商品。

胡溫批判別人不談自己

江蘇鎮江的一位嬰兒的父親在網上貼出“三鹿奶粉,我家的親身經歷” 一文﹐詳細講述他選買三鹿的想法﹐以及以後發現問題後的一連串經歷。有一段發人深省的話。他說﹕“愛國的目的是什麼?支援國貨的目的是什麼?小時侯我知道一句話,國家國家有國才有家。但是我的愛國換來了什麼啊!看過衛斯理的一部小說《背叛》,真的,最大的心痛,是你被你最信任的人出賣,那種感覺,比死還難受。”他還激憤的說﹕“淚水已經止不住的噴湧而出,不過我知道,這個事情其實已經結束了,我最開始就說過,這個事情最多讓大家關心幾個月,時間可以抹去一切。到最後,無非是半年或者一年後,大家看到判決結果。僅此而已……”

由於網民的憤慨﹐總理溫家寶九月十七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才對毒奶粉事件表態﹐指摘有關部門“監管工作不力”,並下令整頓全國奶製品行業。國家主席胡錦濤十九日嚴詞抨擊說,近期發生多宗重大生產安全和食品安全事故,有官員“麻木不仁”,“對群眾呼聲和疾苦置若罔聞”。但是溫家寶沒有講自己該負甚麼責任﹐胡錦濤更沒有解釋他在去年十一月視察伊利﹐為生產毒奶品的伊利背書﹐算不算“共犯結構”﹖他們更沒有解釋﹐為何因為北京奧運而不許報道負面新聞﹐導致這些可憐的嬰孩要多喝幾個月的毒奶粉﹗只有毫無人性的共產黨﹐才允許發生這種要面子而不要老百姓生命的事情。他們還沉浸在奧運的“偉大勝利”中﹐而不顧“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已經喪生或健康嚴重受損。

如果不是中國共產黨的造假本質﹐何以北京奧運會造假﹖何以全國絕大部分奶粉企業都用“假蛋白”的三聚氰胺製造毒奶粉﹖而在處理上是那樣的官官相護﹕開始只抓幾個奶農﹐後來被迫軟禁三鹿董事長田文華﹐在田文華的女兒在網上揭露﹕“衛生廳、衛生部經常來人,吃吃喝喝,還拿紅包,就是不幹活,來一次就相當於敲詐一次,從來不檢查,政府也有責任吧??? ”於是田文華再被刑事拘留。由於民眾憤怒﹐甚至要求槍斃有關官員﹐石家莊市長冀純堂才被撤職。然而省長﹑省委書記﹑質檢總局﹑衛生部難道都沒有責任嗎﹖為何會成為全國性事件﹖尤其是河北省以外的其他品牌也驗出問題。看來事情就出在越處理到上面﹐與溫家寶與胡錦濤的距離越近﹐他們的地位就越動搖。

全球封殺中國的奶製品

今年一月在日本發現的毒餃子事件﹐也是河北製造的。但是中國一直抵賴﹐日本方面因為不想影響五月胡錦濤對日本的訪問而不了了之。三聚氰胺事件不是首次﹐去年中國出口到美國的飼料就毒死美國 c多寵物﹐為甚麼中國就沒有總結經驗﹑吸取教訓﹖難道不需要追究責任嗎﹖難道追究責任會損害“國家利益”﹖因為會揭出大批貪污腐敗集團﹖也因為沒有追究相關官員的責任﹐受害者從美國畜生變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

毒奶粉事件也影響到澳門﹑香港﹐甚至台灣。台灣出售的並不是罐裝奶粉﹐而是袋裝進口﹐由飲食業者拿來做成各種奶製品﹐例如奶茶﹑咖啡﹑蛋糕幾。事件發生後﹐食品店的奶製品嚴重滯銷﹐使台灣的經濟不景氣更加不景氣。如今﹐連非洲的坦桑尼亞﹐甚至中國附庸的緬甸﹐都禁止中國奶製品進口﹐更不要說是西方國家了。中國的飲食文明還不如非洲與緬甸。

以共產黨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問題當然不止是奶粉與奶製品﹐也不止是食品﹐而包括其他生活用品。在毒奶粉發生的同時﹐首先是日本因為進口中國毒米製造燒酒﹐事發後農林水產大臣太田誠一立即辭職﹐成為中國官員的表率。結著﹐日本的中國紅豆沙原料與含有中國原料的南韓魚飼料也相繼發生問題。連出口到歐洲的沙發椅也是毒沙發﹐英國至少有一千三百人因皮膚過敏集體索償,毒沙發風波恐持續鬧大。看來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可以改名為“毒品工廠”了。

九月二十一日﹐新華社發佈“世衛組織說中國處理奶制品污染事件嚴肅認真”的報道。是不是準備對事件鳴金收兵了﹖

《爭鳴》雜誌 2008年10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