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阻止方勵之赴宴的鬧劇       林保華 1989-2-28

美國總統布殊訪問北京,中國的公安人員為了阻止方勵之夫婦參加布殊的晚宴,導演了一場鬧劇,丟人現眼。

據非黨傳媒的報道.方勵之受到重重阻撓,終於未能入席。第一次是方勵之夫婦同來接他們的兩位美國人在私家車上以「違反交通條例」為名被公安人員攔截下來;第二次是當他們轉搭的士以後,又被公安人員以「違反交通條例」為名截停,被迫下車;而當他們要轉乘一一三號巴士時,公安人員竟不許巴士靠站停車;當他們走路到美國大使館要想其他辦法時,又被大使館的中國門衛咀止入內。最後是附近的加拿大大使館一位人士見到他們在美國大使館門外徘徊;才以私人朋友為名將他們接入加拿大大使館。而此時宴會己舉行了兩小時半。方勵之唯有受到這個新發明的「饑餓政策」,在北京寒冷的冬天中「食無飯」;而當局如此準確地多次截停方勵之,可以想像他們動用了多少人力與先進的科技!

寒夜中多番被阻攔

當年關雲長可以過五關斬六將,方勵之則沒有這個本事。那是因為無產階級專政比曹操的封建專政強大得多。而且關雲長有一匹不受「交通條例」管制赤兔馬和一把青龍偃月刀,而方勵之只有一張嘴。

北京公安人員的這種做法,是蠻不講理和無法無天。如果乾脆列舉一堆理由通知方勵之不許參加,就光明正大多了,即使方勵之和旁觀者仍然不服,至少當權者自己有理直氣壯的自我感覺。現在搞出這種偷雞摸狗式的小動作,大失泱泱大國的氣度,簡直是國家的恥辱。從這點也看出中國沒有甚接法治,而人治的水準也極差,更說明方勵之等人積極推行人權運動是完全必要的。而不久前中國司法部「有關負責人」就三十三名中國著名知識分子寫信給全國人大常委會和中共中央要求釋放魏京生等政治犯所發表的談話中自吹司法如何獨立,更顯得可笑了。

當然,當局在阻止方勵之夫婦赴宴的同時.卻又准許蘇紹智、吳祖光、劉再復、李澤厚、于浩成、蘇曉康、戈陽等人入席,是充分運用了在階級鬥爭時期「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策略,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擊方勵之,爭取和團結大多數。因為在這些知識分子中,方勵之「跳」得最高,故必然要「槍打出頭鳥」也。但是其他獲准赴宴的知誌分子,相信再也不會如往日那樣幼稚,因為受寵若驚而對方勵之落井下石。他們仍會和方勵之在一起,為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理想而繼續奮鬥。所以蘇紹智在聽到這個消息後,指責此舉有違憲法。他還和許多善良的中國人一樣,開始竟不相信公安人員會這樣子做。

爭取過程必然痛苦

不過,我們也應該看到,中共當局對方勵之要求民主和人權的言行沒有採用逮捕和槍斃的辦法,說明中共也確實在朝改革開放的方向走。但是在這條道路上險阻重重,要克服現代封建主和現代奴隸主所設立的重重障礙,不但是一場鬥爭,而且必然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同時也會發生一些出人意表的怪事,例如這次以違反交通條例為名,阻止方勵之夫婦去赴宴為實,。

方勵之現在是全世界的名人,所以當局為了「形象」,對他採取一定的容忍態度。但是對他都可以採取如此愚蠢的行劫,那麼對其他沒有名氣的普通中國人來說,若有觸怒當局者,就不能想像會有甚度怪招來對什他們了。這也是為甚度看到中共對方勵之、劉賓雁等名人寬大為懷,而他們仍然要積極爭取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原因。這批中國知識分子所代表的是十億中國人民的利益,即使他們現在只有少數,但是他們所代表的是歷史的潮流,是中國的未來。如果說還有甚度「反動」和「反革命」的帽子的話,那些反對改革開放,反對自由、民主、人灌和法治的個人和集團,才是反動和反革命。

港人更感前路茫茫

香港人在觀看了這幕醜劇之後,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晚移民不如早移民,因為九七年以後雖然表面上是進出香港仍有自由,但也可能在赴飛機場途中汽車被公安人員以「違反交通條例」為名截停下車,而機場「通天巴士」又不准靠站給你上車,那就行不得也哥哥。如果中共走回頭路的話,那就還有可能發生「交通意外」,命喪黃泉。這並非是嚇唬人的話,關鍵看中共對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態度如何,而不僅僅是「向錢看」所可解決的。

香港經濟日報《香港論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