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爾辛(葉利欽)的旗幟   凌鋒  1989.3.31

    莫斯科前市委第一書記耶爾辛,在差額選舉中角逐人民代表,以九成的
壓倒性票數擊敗了對手。當然,他能否再高升到「最高蘇維埃」,即使上去
了以後又有多少的權力,都還是個未知數。但是他目前走的這一步,無疑是
為共產國家的民主化樹立了一面鮮明的旗幟。

    耶爾辛是因為主張比較激進的改革而在前年十月的蘇共中央全會上因為
抨擊第二把手利加喬夫而被罷兔莫斯科市委第一書記的職務。在中央全會上
他受到圍攻後被迫承認他的發言「是個錯誤」,是「上了嚴峻的一課」。但
是有群眾支持他的主張,而且要求蘇共中央發表他在蘇共中央全會上的發言
。而他自已也仍然堅持改革的觀點。到了去年,利加喬夫也被調去主管農業
,顯示了蘇共領袖戈爾巴喬夫的平衡政策。

    今年二月,耶爾辛獲得提名作為三月二十六日的莫斯科人民代表選舉的
候選人。其後莫斯科市民組織了三次示威集會,最多的一次也是最後的一次
,參加人數達到三萬人,而耶爾辛本人也盡可能向群眾表達了自己的政冶主
張。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三月中旬出版的《蘇共中央通報》公布丁耶爾辛在一
九八七年蘇共中央全會上導致他被免職的發言。相信這種「透明」做法為他
贏來了更廣泛的支持,從而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這個蘇共建國七十年來的第一次差額選舉及其一系列做法,顯示了蘇聯
共產麓領導層的開明程度。

          蘇共領導層的開明做法
 
    第一,他們「徇眾要求」公開了耶爾辛的黨內講話,讓群眾根據他的政
治觀點做出自己所認為正確的選擇。

    第二,這個差額選舉並非是形式上的,而是允許有不同意見的交鋒,候
選人可以出來進行競選活動。

    第三,當局沒有阻止和鎮壓選民支持候選人的示威集會,市民可以自由
表達自己的意見和願望。

    當然,當局或某些官員還是有些「小動作」,但主流還是肯定的。

    如果耶爾辛的政見將來不為當局所容忍,將他驅逐出黨,那麼他自然而
然成為蘇聯共產黨的反對黨的領袖,或可實現兩黨制及多黨制,如果當局不
將他驅逐出黨,若堅持一黨制的話,耶爾辛則仍然在保守派之外舉起改革的
旗幟,實現「一黨兩派」或「一黨多派」,也可以讓黨內群眾和黨外老百姓
有個選擇。在這個情況下,不論是一黨制,還是多黨制,都是形式而已,主
要是讓不同主張公開出來,由群眾選擇自己的領袖。這個由群眾支持的領袖
,才是所謂「新權威」,也才能解決「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問題。

    耶爾辛這面旗幟對中共目前的改革有極為重要的意義,也是中共在政治
上走出死胡同,避免自我毀滅的一條生路。

          中共的耶爾辛

    在中共黨內,完全有具備做中國耶爾辛的人才。一九八七年一月胡耀邦
被撤除職務,如果他有膽,可以是。如今盛傳趙紫陽壓力重重,如果他的改
革路線無法貫徹,也大可以另立旗號,做中國的耶爾辛。但是看來胡耀邦和
趙紫陽缺乏這方面的勇氣,而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封建國情,到底不如蘇聯
,例如中共至今沒有公布當年的「批胡」真實情況,也不允許人民群眾集會
支持胡耀邦或其他改革派人士,更重要的是如果有哪一個黨內要員敢另樹旗
幟,必然有一個「分裂黨中央」的帽子在恭候大駕。但是如老不和群眾結合
,壓不倒保守派,政治生命也可能就此完結。

    不能不承認,十月革命前的蘇聯,雖然是沙皇統治,但是比沒有皇帝的
中國,封建主義少了很多。就憑這一點,中共領導人就可以振振有詞地說蘇
聯的經驗不合中國國情了。問題是有些中共領導人居然把這種「國情」當作
寶貝,愛護有加,作為反對民主和科學的借口,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叫老
百姓還有什麼話說呢?

    但是也應該看到,蘇聯這次人民代表的選舉,除了耶爾辛的勝利以外,
波羅的海沿岸的共和國有強烈自治傾向的人民陣線也獲勝,而列寧格勒的蘇
共領導層的候選人則全數落敗,這種民心的向背表明蘇共的危機,而蘇聯外
交部一位發言人有膽說這是民主的勝利,而且表示那些已失去民心的落敗官
員也不宜再但任公職。這是又一個開明的表現。

          八O年的選舉苗頭

    類似的選舉情況,中國大陸在一九八O年也出現了苗頭,當時一些大眾
的候選人紛紛自己出來競選,而且以不是黨員或不是馬列主義者自居,而且
深受選民歡迎。不料此舉觸到了某些人的痛處,不去自我反省,厲行改革,
反而遷怒於民,壓制民主選舉,收縮改革,導致「庚申改革」的流產。此後
批判《苦戀》、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等接踵而來,改革成
果為貪官所鯨吞,大失民心,保守派又步步進迫,形成如今的局面。這真是
所謂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矣。

    本來,中國的政冶改革、經濟改革都可以走在蘇聯的前面,為人類作出
貢獻,如今政治改革已落在蘇聯的後面,經濟改革又在倒退,難保有一日兩
者都要拜蘇聯為「老大哥」,再次仰老大哥的鼻息,那不是中國人的趾辱?

    中共能否借耶爾辛事件來個轉折,關係到中共的黨運和中國的國運。


《明報》
(2009.5.30掃描)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