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喪期間香港傳媒街市百態  林保華 1997.2.28   


    鄧小平的追悼大會結束,香港人也該從「叫鄧小平太沉重」的壓力下「
解放」出來。

    二月十九日晚鄧小平逝世,第二天香港的四個電視頻道(兩個中文台、
兩個英文台)就幾乎停止一切節目,全部播送有關鄧小平的消息和有關他的
生平介紹。不清楚這是什麼指導思想?是追求收視率?是表示對鄧小平的崇
敬?還是只為停止一切娛樂節目?第二天無線電視己恢復正常,但亞洲電視
本港台仍然打亂了大量的節目安排,更把正在播放的中央電視台的「鄧小平
」劇集從頭到尾再重新放過,形成疲勞蟲炸;亞洲電視更創新猷,播出弔唁
鄧小平的廣告,而電視台播音員的黑色服.似在表明那是在弔唁自己的領導
人或親人。     -

        黑色報頭穿喪服 傳媒好沈重

    電臺的直播節目也很熱鬧,有的也延長了一些時間。聽眾的觀點,自然
也有兩派,一派完全讚揚,一派則認為不應該如此大力歌頌。有的聽眾還指
責「癲狗日報」用「鄧小平死了」的大標題是對鄧的大不敬。                          

    中文報紙全部以鄧的逝世作為頭條,四家「黨的喉舌」連報頭也從紅色
改為黑色,直至二日二十六日報導追悼會清況的新聞,仍用黑色報頭。但也
有民營報紙用黑色報頭,不過天數上少了一些。

    報紙的社評和評論文章對鄧雖然也有批評,但更多的是歌功頌德,大
大體現了中國人「敬老」和「為尊者諱」的特性。相信有的媒體也因為接近
九七而藉比作政治表態。

    報上當然也出現下一批弔唁鄧小平的廣告,連「蘋果日報」也有若干。
但是最「豬籠入水」(財源滾滾之意)的,自然是黨報,連著幾天,每天有
一疊弔信廣告的「專輯」。

    「蘋果日報」在二月二十一日的頭版上,刊出去年十二月底由接近鄧家
人士偷拍的鄧小平躺在病床上的照片。因為「版權所有,請勿擅用」,所以
香港沒有其他傳媒轉載,但恐怕也有某種「封鎖」之意。倒是太平洋彼岸的
友人說,那裡的「世界日報」和「星島日報」海外版轉載了此照片。中共官
方對此沒有表態,但香港則有人抨擊不尊重鄧家的「隱私」,甚至洩漏「黨
和國家機密」,有人更擔心九七後蘋果會不會被算帳。

    但是如果這個「機密」早點曝光,香港股市也許就不應該在農曆新年前
升得那樣高。正因為它是「機密」,只有少數人知道,所以新年一過的股市
第一個交易日,港股在美股大升刺激下高開後仍然收了黑盤,其後幾天就一
路走下坡,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說鄧小平的健康「還可以」和「沒有大變化
」也救不了股市。到鄧小平逝世前,恆生指數最高和最低相差近一千點。一
家經紀行曾經在一個早上就沽出一千張期貨指教(按正常的交易量,一天成
交的期指約一萬五、六千張左右)。由於香港富商有些和鄧家有密切關係,
甚至是商業上的利益關係,藉機發死人財恐怕難免,倒楣的是被外交部發言
人誤導的普通股民。

    雖然鄧小平逝世後第二天港股強力反彈,但後來的氣勢不如上海、深圳
和台北,可能是大戶的淡倉還沒有平完,因此必須儘量壓住港股的升勢,以
獲取更多的利潤。

        呼天搶地送裸照 弔唁花樣多
       
    除了登廣告、寫文童、發表談話之外,遷有其他幾種表態方式。電視上
每天播出的盡是去香港新華社弔唁的人群,前後一共有四萬多人,有的是禮
貌性去的,有的是誠心弔唁的,有的恐怕則是作秀性質,或者只是要一窺新
華社的「內幕」。港督彭定康去了,和香港新華社社長周南握手,周南自然
不能和以前一樣拒絕同他握手了。民主黨兩位副主席楊森和張炳良也去了,
但沒有新華社官員和他們打招呼。

    還有一些小市民,有的在靈前的地上爬,有的呼天搶地,悲慟狀題然勝
過大陸的同胞…有的還送上香煙、雪茄、香港地圖給鄧小平,這又比大陸同
胞更加「自由化」。香港最著名的政治漫畫家尊子在「蘋國日報」的專欄中
,畫上一位市民在鄧小平靈前送上裸女畫而被保安人曼帶走,但這位市民申
辯,那是託鄧小平帶給毛澤東的。尊子在「壹週刊」每期畫有「鄧伯爺」專
欄,深受讀者歡迎,不但輯成畫冊非常好銷,還用電腦使它有卡通動作,並
配音製成錄影帶。一些傳媒為此訪問他,在鄧小平逝世後「鄧伯爺」是否還
要畫下去?他表示,還要畫一陣子才考慮改其他題材,因為鄧小平上天或復
活,仍然有題材可以創作。

    二月二十五日北京開追悼會那天,香港的一些左派機構與左派學校有組
織地收看,連有的商業機構也參與追悼。例如中華巴士公司的公車在車頭掛
上小白花,當然它並不顯眼,負責人解釋說,如果是大白花,乘客就猶如坐
在靈車裡。地鐵、九廣鐵路、小轎車等等,有的在上午十點奏哀樂、有的鳴
笛,以表哀思。

    二月二十五日那天晚上,香港的中華旅行社、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中國
文化協會、中央通訊社假港麗酒店舉行春茗聯歡餐會,賓主盡歡而散。幸好
香港主權尚未回歸,否則中央或特區政府可能要下達停止一切聯歡活動的指
令了。

    總之,鄧小平的逝世,香港的某些表現似乎已經提前回歸,但也有的堅
持香港的多元化精神,可借後者是越來越弱了。
(本文作者林保華即為香港政論家「凌鋒」,現任香港大學經濟學院研究員)
自由時報 1997.2.28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