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黨史的“三結合”見證                      
    ---讀早期告別中共的司馬璐回憶錄                     凌鋒

    在一九三七年入黨﹐一九四三年就告別中共而退黨並且離開延安的中共
黨史專家司馬璐﹐以八十五高齡出版了“中共歷史的見證----司馬璐回憶錄
”﹐為黑暗而又骯髒的中共黨史留下一部極為珍貴的記錄。

    這是一部三結合的作品﹕一為個人經歷﹐二為個人與其他經歷者的觀感
﹐三為其後的研究。三結合還在於這本書是感性與理性的結合﹐資料與觀點
的結合﹐也是紀實(文學)與學術(理論)的結合。因為這三結合而很有可
讀性﹐可以一氣呵成﹐最適合廣大民眾閱讀。

    這部作品最具有學術價值的是﹕

    一﹐中共的回憶錄﹐對人物評價不是絕對好﹐就是絕對壞﹔國民黨對中
共人物的評價也是八股而有某種偏見。司馬璐對國共重要人物毛澤東﹑蔣介
石以下等有近身接觸﹐以後繼續從事專門研究﹐擺脫預設的立場﹑個人好惡
﹐以及利益關係﹐可以說是相當客觀而又全面的評價﹐因而值得重視。可惜
他在六○年代訪問蘇聯時沒有見到王明﹐否則還會留下更罕有的史料。

    二﹐司馬璐認為﹐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敗後到一九七六年周﹑毛先後逝
世﹐中共的黨內鬥爭基本上是毛周的鬥爭。王明路線實際上是周恩來路線。
這是極有見地﹐也是相當獨特的說法﹐並且佐以大量證據。周逝世時仍有被
毛澤東握有“叛徒”辮子的牽掛﹐死不安寧﹔但是他死後的“餘毒”也掀起
天安門事件向老毛催命。這可真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了。

    三﹐中共長期存在“兩個中央”﹕抗戰時期中央局與長江局的對立﹐實
際上是“兩個中央”﹐最後通過“整風”和改組長江局打垮王明﹐也逼周恩
來就範。這啟發我們觀察到長期存在於中共內部的“兩個中央”。如大革命
失敗後的上海中央與蘇區中央﹐期間上海中央又分裂為王明的中央與羅章龍
的中央﹔長征期間遵義會議後軍委(毛澤東)的中央與書記處(張聞天)的
中央﹔懋功會師後毛澤東的中央與張國燾的中央。抗戰勝利後留在陝北的毛
澤東與東渡黃河的中央﹔中共建政後白區中央與根據地中央﹔後來成為一線
的劉少奇中央與退居二線的毛澤東中央﹐再後來發展成為文革中的無產階級
司令部和資產階級司令部。改革開放後有華國鋒的中央與鄧小平的中央﹐胡
耀邦﹑趙紫陽的中央與鄧小平伙同“八老”的中央﹔即使前不久也還有胡錦
濤的中央與江澤民的中央。兩個中央存在不同程度的矛盾與對立﹐這大概叫
“對立的統一”﹐佐證“共產黨的哲學是鬥爭的哲學”。

    四﹐剝下周恩來假聖人的面具﹕是一個圓滑﹑無恥(善於用美人計,拉
皮條﹕如一九三八年當毛澤東與江青(藍蘋)的面說“天生一對”﹔一九
五三拉江青作毛的秘書﹐突破江不准參政的禁令﹔六○年代初期舉辦舞會﹐
讓部隊文工團員與毛澤東跳舞跳到床上。一九四三年毛整王明﹑周恩來時﹐
周跪在毛面前說﹕“主席確是中國革命的皇帝。”)﹑殘酷(不惜犧牲他人
生命﹐包括奉他命令去做漢奸夫人的地下工作者﹐周事後不認帳而使她們慘
受凌辱)﹑不負責任(握有大權而始終不當第一把手﹐甚至第二把手﹐事後
可以不認帳﹐如林彪與江青都是他根據毛的意思在公眾面把他們捧出來而自
己退居幕後)的政客。

    五﹐中共利用女人玩政治特別骯髒。本書“中共情慾與政治鬥爭之間”
別樹一幟﹐並列舉大量事實。他們可以利用女人收買政敵﹐也為女人鬥得你
死我活。特別如毛澤東﹑林彪﹑周恩來與孫維世的關係﹐孫成了江青﹑葉群
﹑鄧穎超的共同情敵而慘死。中共謊稱周恩來與鄧穎超是模範夫妻﹐但是從
鄧穎超如何化解周與其他女人的關係﹐令人叫絕。這一個傳統到八○年代發
生在法國的史佩甫間諜案件令人瞠目結舌﹐如今的權色交易更是泛濫成災。

    六﹐若干史料值得關注。如江澤民的養父江上青可能是叛徒﹐宋慶齡是
共產國際的特務﹐毛澤東在殘殺AB團中的角色﹐鄧小平殺李明瑞怕李說出
他逃跑的真相等等。對人物的評價也很特別﹐有好多精彩的“警句”﹐例如
毛澤東是“怪物”﹐“善於用人和嫁禍於人”﹔周恩來“是道家也是演員”
﹔王稼祥“擅長兩面三刀”﹔對張學良的評價是“罪大惡極”﹐張與中共的
關係是“小騙子遇上大騙子”等。

    看了本書以後我感受最深刻的有以下幾點﹕

    一﹐中共把人當工具不擇手段﹕用完了就扔。這從司馬璐本人的遭遇﹐
以及被派去當“漢奸”或與汪偽政府勾結者的下場﹐如在擔任上海市副市長
期間被中共逮捕下獄至死的潘漢年可以看出。

    二﹐中共指桑罵槐不擇手段﹕就像流氓撒潑。把王明當周恩來的替身大
肆攻擊﹐猶如後來把意大利共產黨的陶里亞蒂與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的
鐵托當蘇聯赫魯曉夫的替身瘋狂攻擊一樣。

    三﹐中共借刀殺人不擇手段﹕比對敵人還狠。例如一九三一年向國民黨
告密捉另一個正在開會的羅章龍的中央﹐幾乎把他們一網打盡。假手甘肅兇
悍的馬家回民軍隊消滅對毛澤東﹑周恩來的“中央”構成威脅的張國燾西路
軍。代表陝北地方黨的劉志丹在“東征抗日”時﹐子彈從背後打入而陣亡。
皖南事變毛澤東借國民黨消滅周恩來的嫡系項英等等。

    周恩來的入黨介紹人張申府一九四三年在重慶對司馬璐說﹕“抽象的共
產主義不錯﹐具體的共產黨人不是東西。”與“不是東西”的東西合作是與
虎謀皮﹐與“不是東西”的東西統一是送入虎口。這是看了這本書後應該得
到的教訓。在參加紐約追悼趙紫陽的大會上﹐司馬璐在悼念趙紫陽的同時說
﹕“我不願說他太偉大,做過共產黨的人,都是有罪的,我們不犯罪就爬不
上去,這是歷史的事實。”司馬璐對中共的認識﹐可說到了化境也。
《前哨》 2005年3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