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山色、氣象萬千的卡爾加里           凌鋒

    六月初的卡爾加里(CALGARY),洋溢著一股春天的氣息,但遠處洛磯山
(ROCKY MOUNTAIN)上的黑石和白雪,使人想到嚴寒的冬天和高山的冰雪,不
免有一股寒意。那裏的居民說,該處氣候變化很大,一天之內可以有華氏幾
十度的落差,如果早上下著暴風雪,你想出去辦事但又不是太著急的話,不
妨稍安勿躁,也許下午就會出現豔陽天,高高興興出門去;反之亦然,有好
天氣就不要錯失機會,倒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了。也許
因為這一點,為卡城添上氣象萬千、變幻莫測的姿彩。

    卡爾加里位在加拿大西南部,南北橫貫的洛磯山脈將它同溫哥華
(VANCOVER)隔開。正是這一山之隔,使太平洋暖流東進之勢受阻,溫哥華氣
候溫暖濕潤,卡城就有點大陸性氣候的特點,氣溫落差大,但比起同屬亞伯
特省(ALBERTA)的首府而在卡城北邊三小時車程的愛蒙頓,卡城又暖和得多,
因為暖流的餘勢還有影響。

    卡城的經濟也同氣候一樣有較大的起伏。最著名的產品是石油。八十年
代中期香港巨賈李嘉誠將資本投向海外收購赫斯基(HUSKY)石油公司而名噪
一時,但因不斷虧本而成為包袱,該公司的總部就在卡爾加里,市內就有有
關的建築物。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給盛產石油的卡爾加里一個大發展的機會
,但好景不常,不久石油價格回落,也影響了卡城的經濟發展,不過這些年
來也發展了生物科技的行業。而這一年來石油價格的飛漲,給卡城帶來了第
二春。它的人口也同氣候一樣,走快來也快,最近猛增到接近一百萬人,據
說有問鼎加拿大第三大城之勢。回到紐約後,看到香港報紙報導赫斯基借鷇
上市,它的母公司和記黃埔股價因而受刺激上升。李嘉誠唯一的石油投資終
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從直覺上,郊外居民點新房子紛紛落成,但也阻擋不了房價的升勢。參
觀朋友所住附近我們戲稱為“鹹蛋”(HAMPTONS)一個住宅區不同公司推出的
示範屋,有四、五個臥室,屋後的落地玻璃窗直望高爾夫球場的高爽獨立屋
,雖然用料并不上乘,開價也要五十萬加元上下。另外一個地區只賣地皮,
最少必須是兩畝地,十萬加元,要造什麼樣式就聽君尊便了。

    洛磯山流下來的鮑河(BAO RIVER)由西向東經過市區,把卡城劃為南北
兩面,也增添了卡城的嫵媚;市中心的觀景塔可將卡城一覽眼底。從市中心
童話式四層樓小方塊建築到體積大了幾十倍的階梯式大建築物,兩座緊貼在
一起,是卡城舊市政廳同新市政廳的明顯對比,象徵著卡城從小到大的飛速
發展。附近還有一個馬鞍形的建築是牛仔館,每年七月一日加拿大國慶之後
的七月上旬就是當地的牛仔節,會舉辦有關的精彩表演,帶動全市歡慶,是
當地頗有地方特色的重要節慶。市內有卡爾加里大學,還有理工學院。

    同歐美大城市的唐人街座落在市政府附近一樣,卡城的唐人街也在市政
府附近,但也同加拿大其他城市的唐人街一樣,比美國的乾凈,因為看不到
隨街擺賣的水果、蔬菜和雞鴨魚肉,建築物也比較新。華人中多香港移民,
因此廣式酒樓比較多,越南餐館也不少,都有相當水準,顯示有不少“投奔
怒海”輾轉而來的越南難民。在唐人街有一個比較突出的類似北京天壇屋頂
的建築物,那就是中華文化中心,香港的另一富豪霍英東是主要的捐款人。
幾年前卡城有八萬華人,據估計現在大概有近十萬人左右,如若佔人口的百
分之十,比例不能算少了。當地也有幾家中文書店,有賣香港出版的一些雜
誌。華文報紙有世界日報、明報、星島日報,都是當天溫哥華運來,其中星
島在當地有編採部門。還有當地編採的一些周報,免費索取。加拿大中文電
臺在那裏也有分臺,除了轉播多倫多、溫哥華的節目外,自己也製作一些節
目。唐人街上有一個大慶路,一問之下才知道卡城和中國黑龍江省的大慶市
結為姊妹城,除了同是盛產石油外,緯度也接近。

    到卡爾加里,都會去去洛磯山欣賞那裏的湖光山色。其實如果坐汽車從
溫哥華到卡爾加里,十幾個小時的路程本身就要穿過洛磯山,已經可以邊走
邊觀賞美景了。然而如果乘飛機來,就要專程花好幾個小時乃至數日游覽洛
磯山的山水。

    以“一日遊”來說,從卡城出發,往東走,前方洛磯山橫貫在前,像銅
牆鐵壁一樣遠遠擋住去路。路上首先看到幾座像巨型滑梯一樣的設施,是冬
季奧運會滑雪的比賽場所。多走一程就到達硫磺山山腳下的溫泉酒店
(SPRINGS HOTEL),這座建造於一八八八年的酒店,它的古典色彩和歷史價
值就注定它是旅遊的一個必然景點了。看著洛磯山,想到了歐洲的阿爾卑斯
山,樣子相似,特別是它的白雪黑石。進入山群,它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
美不勝收,但是“百里洛磯一日還”,只能是選擇性的遊山玩水,其他則看
旅遊書籍來作紙上之遊了。

    離開酒店不久,到了纜車站,十八加元一張票,把我們帶上山腰,然後
沿著木製的寬有幾公尺并有護欄的現代“棧道”,彎彎曲曲走上硫磺山山頂
。其實還沒有走到山頂,低下頭就可以看到溫泉酒店的鳥瞰,頓時有“登泰
山而小天下”之感。在這山頂上望著周圍群山,領略“這山望著那山高”的
前瞻胸懷,但也更感到人的渺小。

    洛磯山有自己的動物特產。在纜車站邊,爬山前見到三隻羊,下來後那
三隻羊還在原地的小框框裏,似乎專給遊客參觀的,因為不是動物學家和獸
醫,所以也不明白和其他羊隻有何區別?但在爬山過程中卻在山邊逮到了一
個機會拍到了洛磯山一種特別的鼠類,那裏雖然鼠輩橫行,有好幾種品種,
旅遊書上介紹的就有石鼠(PIKA)、小金花鼠(LEAST CHIPMUNK)、老狨鼠
(HOARY MARMOT),但看它們的圖片,都沒有我拍到的這隻漂亮。最後找到比
較相似的圖片,叫做金毛地松鼠(GOLDEN MANTLED GROUND SQUIRRELS)。

    經原路下山後,去到著名的班芙(BANFF)小鎮。前兩天在一次聚會中,
見到一位年近九十的耆老,他是在班芙出生的第一位華人,二十年代北伐前
夜他回廣州讀過一陣書,因此中文會說會寫,送了我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遺像
,非常令人感動。班芙鎮四面環山,主要的大街都是禮品店和飲食店,居然
還有具備一定規模的中國餐廳,供應可口的正宗唐餐,而不是唬老外的雜燴
。不由想到這幾年海外中餐水準大有提高,該同中國大陸、香港、臺灣烹飪
人才的流失有關吧。班芙有公園、博物館、圖書館等可供參觀,但限於時間
,只能割愛。

    遊山完畢就去玩水。從班芙往東北去路易斯湖(LAKE LOUISE)。起初被
命名為翡翠湖(EMERAID LAKE),可見它的貴氣。後來維多利亞皇后的四公主
路易斯下嫁加拿大總督才改現名。湖面光彩照物,不同層次的山景,白雪褐
石綠水藍天,加上橙紅色的游艇,構成大自然絕妙的“交響畫”。隨著天色
的變幻,湖面也跟著變化。帶我們來的朋友說,一個星期前他來的時候,湖
面還結著薄冰呢。有幸的話,春夏秋冬四季都應來路易斯湖,領略大自然的
神奇和繽紛的色彩。

    湖濱有一個路易斯湖城堡旅館(CHATEAU LAKE LOUISE),也有一百多年
的歷史,和溫泉酒店是姊妹酒店。有意將來在此度宿一宵觀察二十四小時良
辰美景的變化,還要湖上泛舟,躺在五彩的水面上,膜拜冥冥的蒼天;更要
搖向神秘對岸的維多利亞冰川(VICTORIA GLACIER),探索另一個世界。但是
一問之下,一夜的房租竟要一千五百加元,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呀。浪
漫的遐想只能在現實面前停頓下來。

    離開路易斯湖時,開始下濛濛小雨,加上天色轉暗,正是歸家時刻。公
路沿著鮑河東下,不禁又想到一江春水向東流,何日君再來。所幸洛磯山還
有很多嶙峋怪石和藍寶石般湖泊構成的各類旅遊勝地,看了加拿大的,還應
該看美國的。大自然無窮無盡的寶藏豈是老殘和吾輩小人物能夠走完看完的

《世界周刊》2002.6.22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