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極左到極右:中國也衝破柏林圍墻

    11月9日是柏林圍墻倒塌20周年紀念日,西方國家,尤其是柏林舉行盛大慶
祝,西方國家領袖都有出席。美國總統歐巴馬沒有出席而由國務卿希拉里代行,
被輿論批評不夠重視。

    然而中國沒有派代表團去,國內基本上仍然封鎖資訊,只是透露一點點有關
消息,卻強調“東西”失衡﹐顯得“斯人獨憔悴”。不過如果套用毛語錄,“人
民大眾開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難受之時”,倒也十分貼切。

    然而最明顯的對比,卻是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有出席這個盛會。照道理來
說,柏林圍墻的倒塌,俄羅斯是最大的“受害者”,因為蘇聯不但是自己的東歐
衛星國紛紛脫離其控制,連自己也自身難保而瓦解。也就是說,蘇聯大帝國就此
結束,剩下俄羅斯及若干原來的加盟共和國維持鬆散的結盟。然而它仍然出席慶
祝活動,不但表現了它的政治器度,更表示與過去“社會帝國主義”的切割。這
點的俄羅斯文明,顯然超過了中國共產黨封建小農專制狹隘的心態。

    但是,如果認為柏林圍墻倒塌對中國完全沒有任何的影響,換來的只是中國
的“崛起”而增加阻擋世界民主潮流的礁石;這看法也不夠全面。固然,中國的
“反動”越來越厲害,但是最主要的卻是西方民主國家滿足於蘇聯瓦解的“勝利
”而認為冷戰結束了﹐忽略對中國吸取反面教訓來抗衡西方及其騙術的施展,從
而採取姑息政策,導致養虎遺患。

    柏林圍墻的倒塌,本來對中國也有積極作用,那就是迫使中國進一步放棄“
社會主義”而服膺“資本主義”,雖然它還保留“社會主義”的門面。為此,鄧
小平在1992年春節發表南巡講話,迫使江澤民放棄“反和平演變”路線而接受資
本主義。江澤民也決定以自己兒子江綿恒下海“悶聲大發財”接受“和平演變”
。於是才有中共14大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也就是掛著左的社會主義招牌的
資本主義;然而這并不是自由資本主義,而是權貴資本主義。這個積極意義也
就僅止於衝破了“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圍墻。它固然導致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
,使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有所提高,然而卻與政治上的自由民主無關,也必然導
致貧富兩極分化的結果。

    這個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命名的權貴資本主義,與印尼上個世紀60到90
年代長達30年的蘇哈托權貴資本主義不同,那是公開的極右政權;而中國因為標
榜了社會主義,因此更像30年代以後的納粹德國,因為它也打出“國家社會主義
”的招牌,但本質上也是極右派的專政。而中國共產黨這個壟斷全國土地的大地
主,比德意志帝國的容克地主還落後野蠻許多。

    不幸的是,西方國家一直在清算希特勒的罪行,卻對中國出現的新納粹毫無
警覺,一直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後,自由民主會必然到來,從而錯失了“引導”其
走向自由資本主義的時機。這方面,有認識上的問題,例如對中共煽動民族主義
的反動性缺乏認識,也容易被中共的甜言蜜語所欺騙,這點,中共比希特勒嘴巴
“甜”多了,中華文化中“韜晦”的工夫也是希特勒所望塵莫及。除此還有利益
問題,那就是足以影響本國政府政策的西方跨國公司,為了到尋求廉價勞力(納
粹德國沒有這個條件)而不惜與中共勾結,向本國政府施壓,而中共也得以用利
益來分化西方國家,使它們放棄自己理念,其中玩弄美國波音與法國空中巴士是
最拿手的傑作。

    中國專政政權的崛起,給本國的民主發展帶來許多困難,也給全球第三波民
主浪潮帶來意外的阻力,因為它出面支持許多專制野蠻的國家。因此西方國家能
否借紀念柏林圍墻倒塌20周年,來反思對中國政策的失誤,關係到未來全球的命
運。這點連李光耀也有所擔心。希望對共產黨的罪惡有深切體會而有更多認識的
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直接面臨中共安全威脅的國家,可以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否則未來世界的前途實在令人憂慮。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作的評論  2009.11.11)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