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是最大的邪教                艾克思           1999.11.17

        “人民日報”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定出邪教的六大標準,即
    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編造邪說、斂取錢財、秘密結社、危害社會
    。這六條標準條條適用於中共,簡直是度身訂做。沒有對中共有深
    刻認識的人,寫不出這樣好文章出來。

    中共鎮壓法輪功的事件越鬧越大。主要是因為北京沒有因為取得赫赫戰
果後就此罷手,而是“宜將剩勇追窮寇”,不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此而立
法,將法輪功和其他當局所認為是“異端”的宗教組織全打為“邪教”,“
人民日報”在十月二十八日更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將法輪功定性為“邪教
”。中共口口聲聲說要“依法治國”,“人民日報”卻可以以一篇文章將一
個鬆散的練功組織不經法院審裁而定為邪教,何來“法治”可言。

    不過如果按照這篇文章所訂的標準就可以為邪教定性的話,那麼真正的
邪教倒是中國共產黨自己。

    這篇特約評論員的文章題目是“‘法輪功’就是邪教”,我們不妨說“
中國共產黨就是邪教”,而且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這從文章為邪教定下的
六條標準可以看出。這六條標準是:一,教主崇拜;二,精神控制;三,編
造邪說;四,斂取錢財;五,秘密結社;六,危害社會。這六條標準條條適
用於中共,簡直是度身訂做。

        對毛的崇拜文革到達頂點

    一,教主崇拜。文章說:“邪教的一大特徵是教主崇拜,唯教主是從,
為教主而生而死。”

    中共的教主就是毛澤東。我們不會忘記那些為了搞個人崇拜而瘋迷著億
萬人的口號和頌歌,文革到達頂點。只舉幾個就夠了。毛主席是我們心中最
紅最紅的紅太陽;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毛主席揮手我前進;無限忠於毛主
席;一生獻給毛主席;誓死捍衛毛主席;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還有最經
典的“四個偉大”。

    在文革中被稱為“糞霸”的北京市掏糞工人、中共的勞動模範時傳祥,
雖然被批鬥的死去活來,但在臨死時還高呼“毛主席萬歲”。

    每天的早請示、晚匯報;吃飯前朗誦毛語錄感謝他老人家給我們的“生
存權”;語錄不離手,萬歲不離口;跳忠字舞等等。各處還要張貼或擺設毛
主席“寶像”,不可以稱之為像片或雕像而要稱為“寶像”;雖然用錢買來
也不可稱“買”而要稱“請”。從形式到內容,全世界有哪一個宗教或邪教
對教主的崇拜能超過它?也許北韓的金家小王朝在某些方面可以超過,但在
規模上就差得很遠了。

    後來的教主鄧小平和江澤民雖然每下愈況,但他們從沒放棄身為教主的
權力和野心。自稱為第二代、第三代的接班人,就是教主的繼承人也。江澤
民至今要人們奉他為“核心”,要團結在他的周圍,也有人呼他“萬歲”,
就是要人們承認他的教主地位。

        毛思想控制全黨全國全軍

    二,精神控制。文章說:“精神控制是邪教教主為鞏固其‘神聖’地位
,維持其徒眾效忠自己的基本手段。”

    毛教以“毛澤東思想”控制全黨全國全軍。一九四五年的中共第七次全
國代表大會通過的黨章規定。毛澤東思想“作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針”。一
九四九年中共奪取大陸後,毛澤東思想就成為全國一切工作的指針了,所以
文革當中有個口號就是“誰反對毛澤東思想就打倒誰”,對毛的指示“理解
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在執行中加深理解”。

    為了用毛澤東思想控制全國人民的頭腦,在培養精英的高等學校裏所設
的四門基本理論課中,有一門就是中共黨史,主要就是介紹毛澤東如何英明
偉大,按照毛澤東思想辦事,革命就順利、成功;違反了毛澤東思想,革命
就失敗、就受到挫折。

    為了毛澤東思想能灌輸到人們的腦海裏,出版了各種形式的毛澤東著作
,最後為了做到人手一冊,并且隨身攜帶,便出版了“毛主席語錄”,以便
毛澤東思想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場合控制全國老百姓。

    不但如此,在文革期間,做任何事,寫任何文章,都要先抬出毛澤東的
“最高指示”,以確定不會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報刊、雜誌、書
籍的報頭和屝頁上也必然要有毛語錄作為它的“指導思想”。犯任何錯誤,
更要向毛主席“請罪”。而毛主席像到處張掛,連廁所裏也張貼“寶像”,
顯示他老人家隨時隨地都在關懷我們、監視我們。

        鄧小平理論也捧為萬歲

    為了能夠更加家喻戶曉、深入人心,作曲家還要為毛詩詞和毛語錄譜曲
,使之更容易琅琅上口、深入人心。   

    鄧小平上臺後,“鄧小平理論”也被吹得天花亂墬,中共建政五十周年
的口號中,竟也將鄧的理論捧為“萬歲”,其實他自己都承認是“摸著石頭
過河”呢。所以也發行了“鄧小平選集”,甚至還有鄧小平論哲學、論文藝
等等,他懂得什麼哲學和文藝?江澤民也在利用各種機會把自己裝扮成第三
代的核心領袖和理論家,只等機會來出書獻醜了。

    三,編造邪說。文章說:“編造歪理邪說是一切邪教教主蒙騙坑害群眾
的伎倆。”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是毛澤東的
至理名言。不過用炮送來的主義,充滿暴戾之氣也可想而知了。

    由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而成的毛澤東思想實際上
是馬列主義和中國封建主義的結合,因此本身就是一套歪理邪說。而毛澤東
在不同的時期,根據不同的需要還有不同的歪理邪說。這一整套的歪理邪說
涵蓋面很廣,宣傳規模非常龐大、非常落力,才得以取代數千年來的中國文
化,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

        不同需要的不同歪理邪說

    一九二零年毛澤東在湖南的報紙上鼓吹中國的二十二個行省三特區兩藩
地“最好分為二十七國”。這是名副其實的搞分裂,比高度自治的“七塊論
”不知“惡毒”多少。

    一九二七年國共分家後,毛澤東反對陳獨秀的議會鬥爭道路,推行所謂
“農村包圍城市”的邪說,斷了中國議會民主之路,使中國再度淪為舊式的
農民暴動,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毛澤東成了不是皇帝的皇帝,其獨裁專權
的程度還遠遠超過古代的皇帝,辛亥革命所建立的民國就此被葬送了。

    抗戰期間,毛澤東鼓吹“獨立自主”,共軍游而不墼,坐大而奪取勝利
果實,毛澤東為此在建政後要給日本“皇軍”頒發勳章。

    在“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毛澤東的歪理邪說更是舉
不勝舉。他的“不斷革命論”創造出“階級鬥爭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
的歪理,人與人之間鬥得人仰馬翻。他則變態的聲稱“與人鬥爭,其樂無窮
”。在生產中,好些口號由他提出,或由他支持,所以提出了“大辦農業”
、“大辦糧食”、“大辦食堂”、“大辦鋼鐵”等,出現了幾個“大辦”,
哪一個“大辦”才最大?這個“大辦”,其他就小辦或不辦,造成國民經濟
發展的失調。“健康第一”和“四個第一”,哪一個才是真的第一?“大辦
”是不是第一?這些只能使全國上下陷入混亂的局面。

    被稱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在毛澤東“無產階級專政條件
下繼續革命”的理論指導下進行的。全國有一億以上的人口受到衝擊,雖然
農村并未開展這個運動,中國大陸的經濟也到了“崩潰的邊緣”。最後引發
“四五”天安門事件。毛澤東不久也在地動山搖的唐山大地震後不久一命嗚
呼。

        非驢非馬的鄧小平理論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提出“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也是不分輕重和
主次及自相矛盾的產物。既有“中心”,何來基本點?改革開放又如何能同
“四項基本原則”并立?堅持馬列毛和專政,豈能真正改革開放?而“具有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更是非資非社、非驢非馬。這些使中國的改革走上邪
路,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不是“兩條腿走路”相互協調,而是一條腿蹦跳,
導致全國“禮崩樂壞”,腐敗蔓延全國。而“先富起來”的理論因為沒有政
治改革的配合而成為權勢人物和家族的“先富起來”,鄧氏家族更是其中的
表表者。最後導致八九學運的爆發,以“反腐敗、反官倒”為口號。當然,
最後也被邪說創造人鄧小平所屠殺。

    為了這場屠殺,鄧小平又創造出“殺二十萬人保持二十年穩定”的邪說
。這是從印尼總統蘇哈托上臺二十年總結出來的經驗。但蘇哈托的專制政權
在進入第三十年時也垮臺了。

    鄧小平的第三個接班人江澤民“繼位”後,二十年穩定的邪說也不靈了
。江澤民為鞏固統治創造出來的兩個中心(經濟建設和反和平演變)和“三講
”是不分主次的邪說,而他自詡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更不知為何物,市
場經濟就是自由經濟,加上國有企業為主體和黨的大力介入,還能有真正的
市場經濟嗎?在這個邪說的保護下,鄧小平時代的貪污腐敗繼續滋長,社會
矛盾繼續加深,“穩定”云乎哉,唯有用鎮壓的辦法來維持以江澤民為首的
特權集團的統治。為此才又搬出毛澤東文革邪說來對付法輪功的政治運動。
如果法輪功果是江澤民所認為的邪教,那頂多也是以邪對邪,以大邪吃掉小
邪而已。

        中共掠奪錢財的幾個階段

    四,歛取錢財。文章說:“‘法輪功’組織為攫取信徒錢財,大量組織
書籍、畫像、音像制品、練功服、徽章、練功墊等‘法輪功’系列產品的非
法出版和生產、銷售。”

    同中共及其黨徒的歛財相比,法輪功是小兒科之極了。上述幾項至少還
是買賣關係,中共則完全採取無償掠奪的形式。土地革命時是“打土豪,分
田地”和“打土豪,分浮財”;解放戰爭是沒收官僚資本和沒收地主土地。
沒收官僚資本建立了它的國有企業;對土地的沒收表面上是分給農民,但很
快用合作社和人民公社的形式再收回去了。就是改革開放後,農業只有使用
權而無所有權,土地是歸國家所有。五十年代初期的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
主義改造,民族工商業也被中共吃掉了。文革的抄家是又一次的財富轉移,
把仍在民間的財產掠奪到國家和“紅五類”手裏。所謂“國有”,實際上是
特權集團所有,因此在“改革開放”後,特權集團就借此將國有財產通過各
種手法轉移到自己口袋裏,最終完成了由他人到國家、由國家到自己的轉變
過程。

    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五十年,名義上是工人階級領導、工農聯盟為基礎,
但對他們剝削也最厲害,幾十年來農民受剝削最厲害,工農業產品的剪刀差
使廣大農民一直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戶口制度更使他們擺脫不了對土地的
依附關係,使“農之子恒為農”,永遠翻不了身,到近來中共政策稍為鬆動
才有些空間。而現在越來越多的工人也被趕去“下崗”,自謀生路。對統治
集團來說,因為這些錢財得來太容易了,掌握了全國的資源後就大肆揮霍,
其中的浪費難以估計。就算目前通貨緊縮,也不影響達官貴人的燈紅酒綠、
夜夜笙歌。

        邪教是“以教主為核心”

    就是出版書籍、音像產品,又有誰比得上毛澤東、鄧小平?毛的選集幾
乎是人手一冊,有的人手多冊,在全民皆窮的時候,毛澤東的稿費就可以幾
萬幾萬的給江青揮霍。鄧小平不如毛澤東,但一樣這麼做。鄧的女兒、毛的
媳婦,還近水樓臺而出書賺錢,毛的孫子一副破嗓子也灌錄唱片來斂財。這
些還不算,黨和政府的機關報刊,全黨、全國學習的文件一樣要大家去買。
其他“邪教”的斂財方式同中共比較。又是小邪見大邪了。

    五,秘密結社。文章說:“邪教一般都有以教主為核心的嚴密組織,進
行詭秘活動。”

    鄧小平封江澤民為“核心”,要全黨全國團結在他的周圍,不就是邪教
的形式嗎?中共組織的嚴密,從政治局常委會一級級下來到黨支部;等級的
清楚,從總書記一級級下來到普通黨員,都有它的組織原則。一層層控制下
來不得有違,也就是下級服從上級,地方服從中央,個人服從組織。中共的
任何活動,除了對外宣布的以外,對全國老百姓來說都是機密,黨員泄露黨
的機密要受處分,黨外人士刺探黨的機密要受懲罰。特別是發生高層權力鬥
爭時,活動更加詭秘了。毛清除高崗、饒漱石、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等,
是多麼的詭秘,有些內幕至今不為人知曉。六四屠殺的決策過程也是黨的機
密。近來朱鎔基的處境外界傳說紛紛,也顯得詭秘異常。

        仍然進行詭秘的地下活動

    從中共成立開始,就如同黑社會一樣詭秘,取法於洪門和俄國老大哥。
雖然在“敵佔區”的地下活動可以理解,但共產黨員“跨黨”打入國民黨作
為合作的組織形式,連當時的總書記陳獨秀都想不通,但這是共產國際的命
令,非做不可。就在中共統治大陸以後,中共也還發展秘密黨員,例如在“
民主黨派”內部,或者派秘密黨員去任職而控制該黨派。在香港、澳門和國
外,中共也是以秘密結社的形式搞地下活動,包括進行滲透、發展黨員、統
戰、策反和顛覆活動,例如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的書記就是由香港新華社社
長兼任,中共駐外使領館在當地聘請的僱員有些就是當地的共產黨員,以方
便黨同黨之間的聯繫和合作。

    六,危害社會。文章說:“邪教之害,主要表現在用極端的手段與現實
社會相對抗。邪教‘教主’大都有政治野心,有的一開始就有明確的政治陰
謀,有的則是在勢力壯大後政治野心也隨之膨脹。他們不滿足於在‘秘密王
國’實行神權加教權的統治,還要在全國甚至全人類實行神權加政權的統治
。”
    中共教主的毛澤東是屬於有政治野心和一開始就有明確的政治陰謀者。
青年時代他就喊出“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和“糞土當年萬戶侯”的心聲
,可想而知他的野心了。此後醉心於“三國”、“水滸”、“紅樓”中的權
術和人事傾軋及“資治通鑒”和“史記”中的帝王術。從中不但在黨內奪取
了領導權,還奪取了大陸的政權。

        神權教權政權的三位一體

    中共就是以極端手段同現實社會相對抗,宣揚馬列主義革命理論。不但
推行暴力革命,還建立“革命根據地”,製造“兩個中國”,最後顛覆了中
華民國在大陸的政權,建立了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

    毛澤東的一黨專政就是政教合一,再加上神化個人造成的個人獨裁,從
而做到了神權、教權、政權的三位一體。不但在中國大陸是這樣,還用“世
界革命”的形式擴展到全人類,有一度全世界都有“毛派”活動,妄圖奪取
當地的政權,現在是以更隱秘的方式滲透到全世界各個角落。

    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五十年,不但經濟落後,還造成數千萬人的不正常死
亡,罪行累累、罄竹難書。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造成的危害還不如中共。

    鄧小平以權謀推倒了毛澤東的接班人華國鋒,獨攬大權成為中共的“一
言堂”主;江澤民也以權謀先後打敗了楊家將和北京幫,鞏固了自己“核心
”的地位。

    在鄧、江先後繼位成為中共的掌門人之後,中共并沒有放棄“共產主義
”的目標和赤化全球的野心,只是鄧小平時代是韜光養晦,不大露形跡,江
澤民繼位後因為積累了一些經濟勢力,就顯得“財大氣粗”,窮兵黷武,要
同美國爭霸權,把中共的“一言堂”推廣到全世界。於是不但到處“說不”
,還要這些國家同它一樣對付異議人士,所以出現了江澤民訪問外國時當地
警察野蠻對付示威者的事件。目前中共還鼓吹“超限戰”和轉防禦為攻擊等
理論為軍事擴張製造輿論。這些無非是要在全世界實行共產式的神權加政權
的統治,因而也是世界人民的公敵。

        中共是世界人民的公敵

    由於中共擁有六千多萬黨員,控制了全國十三億人口和九百六十萬平方
公里的資源,形成全世界的最大邪教組織,對世界造成極大的危害,人們切
不可等而閒之,掉以輕心。

    “人民日報”的這篇特約評論員文章寫得好極了,沒有對中共這個邪教
政權有深刻的認識是寫不出來的,因為據說在世界上還沒有人能給“邪教”
下個定義,只有在共產邪教下面長期生活過,甚至是其中一員的人才能很好
的總結并且為它下個比較正確的定義,甚至進行闡釋。只要把文內的“法輪
功”改為“中國共產黨”,將“李洪志”改為毛澤東或鄧小平、江澤民,中
共和他們教主的形象就會活脫脫跳出來,就像毛主席從水晶棺材裏爬出來一
樣。法輪功和李洪志的功力還差得遠,暫且先靠邊吧。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