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區總辭,泛民意見紛呈    林保華

    由泛民激進派社民聯提出的泛民立法會議員“五區總辭”,在沉寂一陣
後,因為特區政府將舊的政改方案借屍還魂而再度提到日程上來。

泛民的團結攸關香港未來前途

    以變相公投對北京阻止普選施加壓力的構想,雖然得到泛民溫和派公民
黨的呼應,然而泛民中最大政黨的民主黨沒有支持,導致內部出現爭議,甚
至是“內訌”。尤其是對當局的憤怒轉化為對自己內部不同意見的不滿,經
媒體煽動而加劇。即使民主黨內部,也有分歧。尤其是少壯派,不滿領導層
的取態。因為少壯派一般比較激進。社會上也有不滿民主黨的聲浪。因此情
況如何發展,不但關係到泛民的團結,更關係到香港未來前途的發展。

    民主黨為何猶豫不決?這不是民主黨迷戀權威,民主黨的現任正副主席
何俊仁、劉慧卿的人品,都是經得起考驗,顯然他們經過深思熟慮,何況,
已退休的民主黨元老,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也持同樣觀點。即使民主黨創黨主
席李柱銘,他原先支持五區總辭,但在11月24日,突然呼籲泛民主派“勒住
”總辭,要停一停,想一想,再坐下來尋求共識。他認為,在現時民主黨不
支持的情下,如果社民連和公民黨霸王硬上弓,只會使辭職後的補選失敗
,屆時“民主大業會在我們手上。李柱銘的權威與影響,使泛民內部的分
歧暫時和緩,社民聯主席黃毓民建議泛民不必立刻總辭,先否決政府的政改
方案,再以補選的變相五區公投;一直對五區公投有強烈保留的民主黨副主
席劉慧卿表示新建議可以討論;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形容這是明智的策
略,可以團結泛民,重新將精力聚焦討論政改方案;公民黨湯家驊稱這構想
是朝好的方向發展,值得討論。

    但是爭議并沒有完全停止,例如社民聯的長毛(梁國雄)與陳偉業就批
評黃毓民的妥協。看來要取得共識,也不是那樣簡單。

總辭有其代價與風險

    到底,泛民對總辭的分歧出在哪裡?

    反對特區政府的政改方案,泛民的意見是一致的。用總辭及總辭後的補
選來體現民意,作為變相公投,是向特區政府及北京中央政府施壓的一種辦
法,這應該也是共識。問題只在於,這種辦法的有效性如何?所必需付出的
代價如何?風險又如何?效果與代價、風險的比較是否值得?這點有不同看
法。

    以北京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敵意,即使總辭後民主派獲得大勝,對北
京形成壓力,北京也不會屈服於這個民意的壓力。當然,北京的醜陋面目因
此更加顯露,“一國兩制”也更令人質疑。然而這能夠改變共產黨的本性?
當然人們的回答也是否定的。

    至於總辭的代價與風險在哪裡?原來總辭也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五區各
有一位泛民議員辭職,一種是所有泛民議員辭職才更有震撼性。然而不論哪
一種,都要付出補選的費用。特區政府借此醜化泛民為作秀而浪費公帑,挑
撥民眾與泛民的關係。

    更大的問題是,補選時,辭去的議員是否真的會當選?泛民得票率固然
大過建制派議員,但并非絕對優勢,去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得票率接近6成,
比上屆略有下降。因此如果建制派多拿5%選票,泛民就有人會落選。憑建制
派的力量,以其資源及媒體的配合,與北京全力相助,甚至特區政府與中央
政府政策上的“綁樁”,并不是太難的事情。一旦略有閃失,當局與媒體就
會大肆炒作民意背離民主派了。這個後果相當嚴重。

    而總辭與補選的時機也十分重要。例如今年六四以後不久補選的話,那
時泛民的民意支持度高,補選勝選希望較大。但是如果這時補選,因為甘乃
威事件的影響,以及泛民內訌,肯定泛民失分,在這個情況下補選,無疑對
泛民不利。而問題是,補選時“氣氛”的製造,建制派在政府與北京支持下
,是有利於他們的,雖然有時因為他們的愚蠢或對時局判斷的失誤而失敗。

    因此如果為了減少風險,有沒有更好的推進民主的辦法?除了街頭行動
的老辦法,可能還要組織班子就政改的細節仔細研究,有沒有可以操作之處
,而不是簡單的否定或肯定。如果把這些具體方案提出,對特區政府與北京
中央政府,也是一種壓力,看他們怎麼應對。

    何俊仁數月前提出過“特首解散立法會及辭職”方案,也就是泛民先將
他們不滿的政改法案否決,然後透過癱瘓立法等手段,迫使特首按基本法規
定解散立法會重選,若當局修改法案後再度被否決,特首必須辭職。但是這
個主張的利弊與可操作性,并沒有得到泛民內部很好的討論。

    還有一個措施是,泛民向立法會提私人法案,修改選舉條例,將目前功
能組別中的公司票改為個人票(法律、教師等組別是個人票,每位都是選民
,廠商會、金融界等是公司票,由東主一票代表公司全體成員),這樣可以
大幅增加功能組別選民數目。1996年末代港獨彭定康就是用這個辦法擴大選
民基礎,被北京憤怒的指摘是“變相普選”。

矛頭應對準北京共產黨政權

    再另外一個辦法是泛民的另一私人法案,也就是取消區議會委任制,使
區議會恢復全面普選。這樣也可以擴大選民基礎。

    有關功能組別的組成方式和選民範圍,以及區議會的組織架構和選舉方
法,特區政府有權透過本地立法來制訂或修改,不必請示中央,因此不屬於
“政改”範疇。如果壓力很大,不排斥特區政府可能與泛民作小小的妥協。
除非北京對特區政府再施強大壓力或“釋法”,再次讓香港市民認清共產黨
面目。否則北京在香港的民意支持度高過特區政府,總是一種反常現象。

    不論如何,泛民的團結最為重要,無論內部意見如何分歧,都要顧全大
局,矛頭對準阻止香港民主選舉的北京共產黨政權。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看》雙周刊  第52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