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言論自由是我們的最後防線

 

有兩百多個公民團體參與的民間反收買新聞聯盟一月十七日舉行的記者招待會,雖有多家媒體採訪,但是除了自由時報之外,幾乎沒有其他重要媒體報導,顯然,如果不是涉及利益關係,就是對問題嚴重性認識不足。而十八日,則是金小刀出面狀告民視“頭家開講”主持人謝志偉與名嘴的民事訴訟開庭,原因是他們評論國民黨假民調問題被認為損害國民黨形象云云。總之,收買與威脅,都是當權者企圖掌控媒體、戕害言論自由的手段。

 

言論自由的重要,從它成為共產黨的最後防線就可以知道。他們不但總結

了蘇聯亡黨亡國的教訓,即使中國加入WTO,也非得保留不准外資在中國經營媒體的條件;但他們卻要收購外國媒體。可見他們對言論自由的極端恐懼。

 

台灣民主運動的發展,迫使蔣經國在一九八零年代開放黨禁與報禁,其中

開放報禁比開放黨禁還重要,因為即使有反對黨,如果沒有言論自由,也

無法把理念傳達給民眾知曉與接受。也因此,馬英九國民黨要倒退到威權

體制,就必須把媒體控制在自己手裡。

 

馬英九的完全執政,意味著已經完全掌控行政、立法、司法大權,唯有作

為第四公權力的媒體,雖然因為國民黨統治台灣半個多世紀及其他種種因

素而能掌握其中的大多數,但是仍有一部分它還不能完全掌控,成為馬英

九復辟威權體制與完全投共的最大障礙,它成為馬英九的心腹大患而必須

制服,這才出現上述收買與威脅的問題。

 

香港在九七前後,也面對中國的收買與威脅媒體問題,香港許多媒體出現

“反特不反共”的現象,可以把特區政府罵到臭頭,但是中共領導人卻在

香港民調中榮獲高分。然而香港特首所表現的無能,不就是因為事事都要

請示北京所造成的嗎?這就是媒體扭曲現實的結果。

 

台灣媒體對“反共”也非常敏感,深怕因此影響他們到中國發展,也得罪

“國共合作”。這種對理念的退讓,就很難防止被掌控的命運。被收買也

許有短暫的利益,但是在喪失新聞自由的空間後,才知道經營媒體的困境

,因為無法真正按照市場機制來運行。黨國開始只是管制政治新聞,但是

媒體在社會新聞上出現激烈競爭後,社會新聞也會被管制。例如台灣已經

不大報導自殺新聞,因為影響政府的形象;日前有關台灣三分之一貧童處

境吃不飽、穿不暖,影響他們身高的報導,將來也會被禁止,因為會被扣

上“唱衰台灣”(實際上是唱衰政府)的帽子。NCC對壹電視的打壓,不

也是懷疑他們對社會新聞的處理嗎?

 

面對馬政府的掌控,台灣媒體不分藍綠都應該團結,不要被分化,就是同

一陣營的媒體,也不要因為存在競爭關係而不互相支援,要記得“唇亡齒

寒”的道理啊。黃哲斌、劉蕙苓都可以為言論自由犧牲自己的飯碗,難道

媒體老闆與高層,非要吃黨國嗟來之食嗎?何況共產黨並非有些人想像的

那樣不可一世,“強大”的背後也有其致命弱點,那就是與人民為敵。

 

人們還記得,去年十二月十日為頒和平獎給劉曉波,中國歇斯底里大發作

,揚言要對挪威政府報復,但是同一天的中海油田服務有限公司所屬子公

司卻宣布,它與挪威國家石油公司簽署一個五年的開採石油合約。中國也

曾多次威脅停止與台灣的交流,結果又如何?馬政府用共產黨來嚇我們,

我們要有志氣,才能保住台灣好不容易得來的民主成果。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