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網路與媒體 「黨的領導」不容說三道四

 「公知上書」被封殺  改革仍在鳥籠中

 

新新聞周刊  N0.1349 2013 01.102013.01.16

http://www.new7.com.tw

撰文/林保華

 

  中共一直明確黨的領導不容動搖,改革的焦點就必然聚焦在「報禁」

  上,也就是資訊自由問題,但七十餘位公共知識分子發布的「改革共

  識倡議書」才兩天就在網路上消失,顯見不只反腐停頓,中宣部也將

  再次張牙舞爪。

 

為迎接中共十八大後新的一年,由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起草,中國

七十餘位公共知識分子,包括律師張思之、法學學者賀衛方、何兵、社會

學者徐友漁等,於去年平安夜連署發布「改革共識倡議書」,被稱為「公

知上書」。不幸,平安夜也沒有帶來好兆頭,兩天後就被當局在網路上刪

除了。

 

由「公知上書」,連想到一百多年前一八九五年的「公車上書」,後來光

緒帝召見康有為、梁啟超,掀起戊戌變法的高潮。雖然變法失敗,還是留

下轟轟烈烈的史頁。莫非現在的中共領導人思維,還不如當年的光緒皇帝

 

「公知上書」的改良主張,也就是不否定共產皇帝領導前提下的改良主張

,只是要求實施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其遭遇卻比「反動」的「公車上書

」還不如,中共就把自己放在比「反動」的光緒皇帝還不堪的地步。

 

大動作刪文 「沒有新意」

 

到底這份「公知上書」有什麼問題?當局沒有出來解釋,只有五毛們(中

共賤價僱傭的網路寫手)說是「沒有新意」。如果僅僅是沒有新意,晾在

一邊就是,還值得中宣部動用板斧嗎?

 

有如此規模的「公知上書」,讓人想到二○○八年的《○八憲章》,雖然

推動中國進步的精神是一致的,但是《○八憲章》不到四千字,「公知上

書」卻有八千多字。

 

其次,更重要的區別是,前者是「憲章」,分前言、理念、重點在第三部

分的十九條憲政主張,最後是結語。而「公知上書」專在論述改革的重要

性與必要性,分為推進依憲執政、落實選舉民主、尊重表達自由、深化市

場經濟、實現司法獨立五個部分。這是在中共拒絕《○八憲章》後苦口婆

心之說。

 

再者,時空也已不同。在經歷了薄熙來事件的衝擊後,十八大前後中共表

達了改革的意願,「公知上書」迎合了中共的意願;而二○○八年十二月

中共還沉醉在北京奧運穩定繁榮的迷思中,並無改革意願。其實,如果當

時就採納《○八憲章》的主張,著手改革,中國將是另一番景象。

 

中宣部伸手 改革最大阻力

 

封殺「公知上書」可說給改革澆了一盆冷水,也是對習近平南巡的反動。

看來這股逆流並非偶然,因為緊接著就發生《南方周末》新年獻詞被篡改

,與《炎黃春秋》網站被註銷的事件,這兩者都是中國目前表現開明的媒

體。如果做為孤立事件來看,有權管控網路與媒體的,就是中宣部。

 

雖然中宣部長已換人,但號稱媒體與網路殺手的原中宣部長劉雲山卻高升

為政治局常委,並且主持中央書記處的日常工作,更是書記處書記兼中宣

部長,作為團派大將、長期跟隨胡錦濤的劉奇葆的頂頭上司。如此一來,

中宣部可能成為未來阻止中國改革的最大阻力,這也是劉雲山進入政治局

常委後普天之下的最大顧慮,不料才一個多月就見真章了。

 

但如果把改革的阻力僅放在中宣部頭上,並不盡然,因為習近平與其他政

治局常委難道壓不住他?這說明劉雲山還有同夥與後台。十八大一結束,

網路掀起實名舉報貪官汙吏的熱潮,中共的紀律檢查委員會也配合採取行

動,給人們一線希望。不幸,與「公知上書」被封殺的同時,此後的舉報

當局不理不睬,這對民眾也是一頭冷水。

 

反腐敗已引起中共貪腐集團的不安,他們開始指責「網路反腐」帶來的「

民粹」與「亂象」將突破中共新聞管制,帶來像蘇聯老大哥那樣「亡黨亡

國」。這些話恐怕連習近平也聽進去了,所以反腐停頓,中宣部再次張牙

舞爪。

 

閉門談新政 改革說說而已

 

習李體制不論為私為公,都需要改革。從哪裡做起,眾說紛紜,但總該有

討論的平台,「公知上書」也不過是一家之言,現在民間的平台被中宣部

封殺,難道改革就是當局閉門造車的專利?

 

不幸,這可能真是當今中共領導集團的改革思維。去年七月下旬,當時還

是總書記的胡錦濤為十八大定調的講話中就強調政治改革必須堅持「黨的

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三者結合。關鍵在於擺在頭條的「黨的

領導」,也就是說,共產黨有問題,只能自己改,不許別人說三道四。

 

但由於時空畢竟不同,官媒不得不提供討論改革的平台,意即討論必須由

官方掌控,呼聲的尺度也只能由官方界定,這也只能是鳥籠呼聲與鳥籠改

革。這樣的「黨鳥」,缺乏新思維,能稱之為「新政」嗎?

 

台灣的政治改革,先開放「黨禁」,再開放「報禁」。中共一直明確黨的

領導不容動搖,因此改革的焦點就必然聚焦在「報禁」上,也就是資訊自

由問題,而對腐敗的網路監督是個突破口。

 

因此目前的爭論是十八大後是否改革與如何改革的第一波決戰。由於習近

平還沒有表態,也許改革還沒有絕望,中共高層或者還在角力中,端看習

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的三頭馬車能否突破舊思維,帶來真正革新的局面

(作者為資深政經評論員,北京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畢業。曾任香港

中報、信報編輯、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特別助理。)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