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10 28《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的評論與其他信息。)
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雨傘革命滿月,自由廣場見;香港雨傘革命親歷觀察;我們拒絕失敗;馮光遠給我報報;賊星該敗


雨傘革命滿一個月,
政論家林保華邀約, 自由廣場撐傘挺香港

時間: 今晚10/28 (周二) 5:57PM
地點: 台北市中山南路自由廣場

今天是香港雨傘革命一個月紀念日。
一個月前的傍晚5點57分,香港警察開始施放催淚彈。
林保華會在今天傍晚5點57分到自由廣場,在那裡撐傘!撐香港雨傘革命。
希望支持香港雨傘革命的朋友們帶傘來撐,共襄盛舉!

聯絡電話: 楊月清 0920-080-320
------------------------


香港雨傘革命親歷觀察    林保華

為了爭取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香港民眾從去年初開始籌劃“佔領中環
”的運動。今年八月底,北京拋出一個假普選方案,封殺公民提名。九月
二十二日,香港大學生發動一個星期的罷課,有一萬多人參與;中學生也
跟上。

警方對學生請願示威施加的許多限制終於也激怒了學生。遂於九月二十六
日佔領金鐘政府總部與立法院附近的公民廣場。“佔中三子”本來計劃十
月一日在中環“去飲”的計劃也就臨時改變,宣佈啟動“佔中”來支援學
生的抗議活動。兩股勢力遂浩浩蕩蕩佔領金鐘。

九月二十八日晚,台灣公民團體在自由廣場舉行聲援香港的記者會,一下
湧入關心香港事務的學生與市民達五、六百人。活動期間,播送香港警察
噴射胡椒水與催淚彈的現場場面,令與會者血脈噴張,太陽花學運領袖陳
為民在凌晨率領民眾佔領了香港駐台北辦事處,提出抗議。

由於出現許多民眾以雨傘來抵擋胡椒水與催淚彈的場面,於是外媒稱之為
“雨傘革命”。

        雨傘抗拒暴力統治

粵語叫雨傘為“雨遮”,或簡稱為“遮”。遮打是一百年前後香港著名的
亞美尼亞商人。中環舊立法院前有個“遮打道”,遮打公園則是民眾常常
舉行政治集會的場所,如今發生“雨遮革命”,“遮打梁振英”,真是冥
冥之中有定數也。

香港最著名的雨傘廠商叫做“梁蘇記”,一九二○年從廣州來香港設分廠
。“梁蘇記”是“梁書記”諧音,果然地下共產黨員梁振英可能就是香港
特區政府的黨組書記。這場革命還是“梁輸記”。因為雨傘在街頭運動中
還可以防曬、防雨,還是格鬥當中最無奈的防身武器。當年中共吹噓以“
小米加步槍”戰勝國民黨的飛機大炮,說不定香港人也可以以雨傘戰勝特
區政府與北京的暴力統治。

九月二十九日,我與內子楊月清飛到香港。飛機空空蕩蕩。到中環出機鐵
香港站時,計程車站竟無人排隊等車,與以往大不相同。搭車去銅鑼灣怡
東酒店,因為沿著海旁走,交通順暢,也沒有看到金鐘的群眾場面。

雖然我們是老香港,但是已經過氣,更沒有雨傘革命的最新資訊,因此約
了鏖戰一夜的朋友帶我們去現場。我們所在的銅鑼灣也有“佔銅”,所以
先到崇光百貨前面的怡和街與軒尼詩道,由於我們穿了太陽花的恤衫,所
以許多年輕人知道我們來自台灣,都投以友好的眼光。楊月清還在街邊的
台子上發表鼓勵他們的講話,介紹台灣公民團體聲援香港的記者會。後來
看到熱血日報將之錄影放在網上。

前一晚警察對“佔鐘”使用暴力時,地鐵金鐘站被封鎖,阻止民眾去增援
,這也是後來民眾“佔銅”與“佔旺(角)”的原因。在傳說習近平反對
武力鎮壓而暫停鎮壓後,金鐘站恢復停站,所以我們可以搭地鐵到金鐘。
出站後,突然見到“佔中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走過來,我們本來就認
識,於是就跟他去廣場。也那麼巧,走了不久又見到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教
授,因此再跟他去廣場,一路不少人與他們打招呼。

戴耀廷身體不適,話都講不出來,要求警察網開一面,從捷徑去廣場,警
察請示之後拒絕,他就在附近休息。正好這個時候,又見到佔中三子的另
外一位陳健民教授,他正在接受記者訪問,要我等他一會兒。在等候期間
,還見到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與胡志偉,大家都很忙,因此沒有講幾句。與
陳健民是第一次見面,訪問結束打了招呼寒暄幾句,我就到公民廣場。

到了公民廣場,楊月清再次上台講話,表示了來自台灣的支持。我因為了
解到原先的“佔中”與後來的“佔鐘”有點小矛盾,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
雄為此下跪。因此我說,不論“佔中”還是“佔鐘”,目的都要給梁振英
“送終”,表示了團結的必要。

        香港警察聽命北京指揮

在離開廣場回到地鐵站時,意外兩次看到學民思潮的召集人黃之鋒在兩個
人的扶持下到現場。他在佔領廣場後被警察拘捕,兩天後被法庭宣判釋放
。這是他獲釋後第一次在公眾場合亮相。我們第一次見到他,不但個子矮
小,而且很虛弱。可是文匯報以整版篇幅揭發這個十七歲小孩的“美國背
景”,甚至說美國海軍陸戰隊訓練他的格鬥術,這樣的造謠目的就是為拘
捕他製造輿論,然後抄家。專上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比黃之鋒更早被文匯報
大批判,也與黃之鋒同時被捕,後來也獲釋。看來香港的警察都要聽命於
文匯報的指揮,真是可怕。

第二天拜訪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意外也見到長毛,我與他聊了一下當年香
港的“托派”問題。那晚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約吃晚飯,但是因為她出席電
台節目與接受幾位外媒記者的採訪,結束時已經十點半,飯館多已打烊,
就在酒店的咖啡室吃三文治。

子夜,我們去“佔銅”,意外見到前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與一堆朋友高舉雨
傘顯示“佔銅”。

因為據說旺角很熱鬧,華人民主書院有檔口,所以十月一號晚上去旺角看
“佔旺”,人群集聚在彌敦道與亞皆老街街口,人數也很多,但是市民多
過學生。香港許多黑幫電影以旺角做背景,因此人們也很擔心那裡會出事
。果然幾天後,黑道就毆打那裡的學生與市民造成流血事件。警察態度曖
昧。

        後生可畏,喜出望外

回到金鐘後,我們想到這是在香港的最後一夜,所以不想早離開。很幸運
找到黃之鋒的指揮台,他與專上學聯的副秘書長岑敖暉在指揮台上調度人
馬。在凌晨一點前宣佈已經有一千人包圍特首辦,要梁振英下台不用上班
了。

凌晨快三點鐘時,糾察看我年事已高,請我在指揮台的地板上休息,我們
遂躺下睡覺,再次體會太陽花學運期間在街頭睡覺的滋味。由於沒有任何
遮蓋,從時令上來講,也已經入秋,所以我們著了一點涼,加上勞累,回
台灣都感冒了。

二號早上五點就起身,不知道地鐵早班車是幾點鐘?一位好心人幫我查,
說是六點○五分。快六點進站時,還有一些同學就睡在地鐵站附近的大樓
裡。六點半到了銅鑼灣,一些同學還在馬路上沒有醒來,但是人數已經大
減。

在“佔領”地區,見到許多支援物質。半夜,有貨車運來支援物質,說明
市民的支持。我們在看到“雨傘革命”的稱號後,帶了五把折疊傘去,結
果不但完全沒有用上,還見到現場有許多可以任意取用的雨傘,也是市民
捐來的。學生們在傘面上寫上口號與訴求,我們拿了一把回來做紀念。

這次在香港,見到一些老朋友,有些簡直沒有想到會見面,真是喜出望外
,但是也有一些沒有找到。但是年輕人見得少,即使見到黃之鋒,也無法
攀談。然而看到這些大中學生對大規模學生運動的指揮若定,具備大將之
風,真是感到後生可畏。我們在後面支持聲援,出些主意可也。但是別想
操控他們。北京與梁振英還停留在他們後面有“長鬍子的人”在策劃,真
是不知今夕是何夕。

這樣大的運動,當然會打亂一些生活秩序,例如交通,有些店鋪生意受到
影響。但是香港人會忍受,沒有大叫大嚷,因為這是爭取自由民主過程中
必須付出的代價。這是小代價,是不是要付出流血的代價,他們不知道,
只有北京與梁振英知道。香港人的這點精神,反映出他們的素質,台灣人
應該學習,不要因為眼前利益而犧牲長遠的利益。
《動向》雜誌  2014年10~11月號
----------------------------


網民籲今5:57pm撐傘默站
 香港蘋果日報
[■有網上群組呼籲市民今晚撐傘聲援佔領行動。資料圖片]

【本報訊】一個月前的28日傍晚約6時,警方向金鐘示威者施放催淚彈,示威者舉雨傘負隅頑抗,漫長的雨傘革命正式揭開序幕。金鐘留守者呼籲今日金鐘5點半開始集會,5時57分撐傘默站87秒,回應9.28防暴警察施放87粒催淚彈,紀念運動堅守一個月。
網絡群組亦發起「全民撐傘大行動」,以「沉默抗議,開遮行街,無雨舉傘,一起的撐!」為口號,行動發起人指出,9月28日是一個香港人難以忘記的日子,「這個政府瘋了,竟然向數以萬計手無寸鐵的市民投擲87顆催淚彈。我們只是一群爭取民主的人,我們做錯了甚麼?」
「開遮行街」至6時半

為了表達對政府向手無寸鐵市民投擲催淚彈的失望和憤怒,群組呼籲港人今晚6時正舉起雨傘,讓在佔領區的市民知道,他們並不孤單,同時向暴力清場說不。組織者建議參與者在6時正後,原地默站1分鐘,然後「開遮行街」,直至6時半。若當時不便上街的支持者,可選擇留在室內舉傘,時間長短則自行決定,並將相片上傳至「10月28日晚上六時全民撐傘大行動」 facebook群組。
------------------------------

林保華按:
爭取最好可能,做好最壞準備。

香港人回應王丹:我們拒絕失敗
自由時報
2014-10-28

◎ 賈泓陞

日前,旅居台灣的王丹應香港《明報》邀請

撰文「致學聯同學的公開信」,講述對雨傘

革命的看法。這篇文章在香港惹來批評,指

責他散播失敗主義。雖然王老師隨後書面澄

清,但在下愚見,確實有不少待商榷之處。

王老師認為:「我認為你們應當給自己一個

掌聲,因為,你們已經取得的成果,其實超

出你們的想像。」而他所持的理據及聲稱的

視野和境界,竟是革命「激發出的市民的熱

情、國際的關注,尤其是整整一個世代的年

輕人的參與意識」,及「已經創造了香港再

生的基礎,所以無論最後結局如何,已經贏

了」。這種邏輯,與過去十多年來香港的左

膠社運人及泛民政黨主導的抗爭邏輯如出一

轍,沒有實質成果而聲稱階段性勝利,然後

和平散去,後果更是消耗民氣,助長認命主

義。

九七後香港的民主運動,對爭取民主不單毫

無寸進,更是退步了!原因與這種不斷失敗

、不斷重複失敗模式的爭取民主,有直接關

係。左膠社運人及泛民政黨,沒有承擔失敗

責任的政治道德,更從不檢討過失。再者,

王老師在文中所述的所謂成果,是虛的,是

將副產品當成更重要的成果,根本欺騙自己

,與當初抗爭目標大相逕庭。

王老師又提醒香港學生「應當有失敗的思想

準備,以及正確的對待失敗的態度。」首先

,作最壞打算,應該是為了避免最終失敗收

場,而不是準備迎接失敗。這次雨傘革命,

正因為抗爭者不希望重蹈覆轍,所以堅定不

移,並審時度勢,運用適當的戰略,要在最

終步向成功。

八九民運,失敗收場,香港的左膠社運人、

泛民政黨及經歷八九民運的學者社會賢達,

從不去總結八九民運的得失。而這一個多月

來,從不研究今天香港社會環境及國際地位

與八九民運時有何差異,只是經常強調不要

重演六四,要見好就收。見好就收正確,問

題是今天「好」並沒有出現!

王老師提及的「勝敗不是終極價值所在,理

想才是我們的共同追求」,令人不著邊際。

今天香港的抗爭,是一場為尊嚴生存而戰的

世代戰爭。我們要成功,不要只是精神勝利

。我們要勇武抗爭,更要走出六四的陰霾。

香港人輸了十多二十年了,我們渴望成功,

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作者為香港

籍自由撰稿人)
--------------------------

林保華按:
洞悉人生,洞悉政治。另類基進側翼。

司馬觀點:馮光遠給我報報(江春男)
2014年10月28日
更多專欄文章

在投票前夕,馮光遠堅持坐牢20天,以捍衛言論自由。知道他競選台北巿長的人似乎不多,媒體很少報導他的新聞。他習慣以嘻笑怒罵的方式嘲弄政客,表面上他是怪咖,其實,他是資深媒體人,相當了解政治現實,但是他選擇以顛覆的方式表達政治理念。
食安問題追追追
天天都有新點子

馮光遠罵前文建會主委盛治仁「人渣」,依公然侮辱罪判拘役20天,可易科罰金2萬元,但他自稱繳錢了事不是他的風格。入監前,朋友為他舉辦「敗給人渣」惜別晚會。出獄後,他以「更生人」自居。不少年輕人響應他的號召,投身里長選舉。
他在文化界、知識界和媒體界有數不完的朋友,大家對他的唐吉訶德以及無可救藥的樂觀,又愛又疼。他的競選主要是靠網路,他有一群年輕團隊,創意無限,天天有新點子,面對一場不可能的選舉,仍然自得其樂。
揭露虛偽假道學

其實,他早在1993年就因犀牛皮事件爆得大名。當時,國民黨宜蘭縣長候選人張軍堂被揭發偽造學歷,馮光遠在《給我報報》專欄撰文,指張的美國教授出面證明張是他的學生,論文題目是《犀牛皮移植到臉上法律效力之研究》,這篇嘲諷文,國民黨縣黨部主委楊吉雄信以為真,竟拿來替張軍堂辯護,笑死百萬人。
馮光遠學識豐富,本質上是文化人,但是也古道熱腸,充滿了正義感,關懷公共事務,對社會有敏銳觀察力,他的《給我報報》專欄,以嘲諷時政為己任,不求公平客觀之美德,反而以誇張的方式凸顯荒謬之本質,尤其刻意強調「性」的無所不在,揭露虛偽道學的面目,許多人對他敬而遠之。
提供第三種選擇

他長期積極參加公民運動,反媒體壟斷、反服貿、罷免闌尾立委,無役不與。雖然也是政治素人,卻有清楚的政治理念,可以提供第三種選擇。馮光遠到底要給誰抱,是一個有趣的話題。
------------------


〈金恒煒專欄〉馬倒了賊星該敗
自由時報
2014-10-28

馬英九到彰化輔選,用台灣話大聲說:「馬倒了…」,倒是實話實說。其實豈止馬倒,是中國國民黨賊星該敗的時刻到了。賊星現象已充斥黨國,隨手拈來都是。

賊星現象一。潘維剛在國會公開表示,不該為轉型正義而逼學本土母語,「會傷害民族感情」。那麼要質疑的是,馬統為何用「本土母語」助選?原來碰到選舉,「傷害民族感情」的本土母語,有票!潘被打臉不止於此,她還說:「秦朝統一語言、度量衡才增加國力。」難道不知道秦祚只有十五年?潘維剛台灣史知識零分(見李筱峰文),中國史也零分,不過黨國意識形態倒得一百分。

賊星現象二。吳育昇在國會說:台灣也是中國土地,在達賴無法回中國情形下,他若訪台,「也是回到中國」。乖乖,把謊言織就的所謂「一中憲法」當真實不二,然後加工推演,果然得到荒唐到極點的論斷。美國學者泰勒(Jay Taylor)即使大捧兩蔣,也引蔣介石一九五一年日記所說,反攻大陸幾乎不復可能。但為何蔣介石卻又「反攻大陸」不離口?泰勒認為這是老蔣被假話催眠了。吳育昇此說,同是假話催眠的荒唐言。吳育昇又是一個黨國意識形態滿分的例子。

賊星現象三。郝龍斌行文到NCC表示,「天龍國」是歧視台北市與台北市民的用語,要求「依法妥處」。天呀,什麼跟什麼。不要提美國憲法修正條文:不得立法「剝奪人民言論或出版自由」的天條,也不必提大法官五○八號釋憲文;NCC依什麼法、有什麼權「管」輿論?難怪以此質詢NCC主委的楊麗環,會撞牆出醜。無論郝龍斌、楊麗環,黨國意識形態照例滿分外,其他都掛零分。

賊星現象四。連勝文祭拜祖父連震東、曾祖父連橫,卻跳過二二八紀念碑而不顧。連勝文說,他祭祖是不滿祖父、曾祖父被抹黑。但為何不就近祭拜二二八罹難者英靈?答案很簡單。依吳濁流《台灣連翹》所記,連震東在二二八事件時,把台灣人菁英名單洩給國民黨;連勝文當然不能一邊祭祖父、一邊祭被祖父出賣的亡靈。至於連橫有沒有被抹黑、扭曲?讀讀連橫一九三六年奴顏卑膝的為獨子找頭路,寫給「黨國元老」張繼的哀求信;只引四句,可見一斑了。連橫稱讚「黨國前途,發揚蹈勵」,接著吹捧與貶抑「軒黃之華冑,而為他人之賤奴」,又說台灣是「異域」、是「化外之民」,所以「命(子震東)赴首都,投奔門下」。連橫既說台灣人是日本「賤奴」,那為什麼《台灣通史》央求前後兩位日本總督明石元二郎與田健治郎寫序?還不談幫日本推銷鴉片政策那檔事。原來連爺爺、連少爺自有家風,只是賊星該敗,應在連大少爺身上。

「馬倒」而自己人共推,大家且拍手鼓勵鼓勵。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