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寶林:為陳獨秀正名        │
 │                          │
 │         唐寶林,徐書鳴/         │
 └──────────────────────────┘

   ┌──────────────────────┐
   │ 學術界為陳的正名運動,不是為正名而正名, │
   │ 最終目標還是為實現陳主張的民主制度。   │
   └──────────────────────┘


   

 ┌──────────────────────────┐
 │ 【嘉賓簡介】唐寶林,1939-02-14生,上海人。1964年 │
 │       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畢業。現任中國 │
 │       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獲得對 │
 │       社會科學突出貢獻政府特殊津貼。長期從 │
 │       事中國革命史研究工作。研究方向:陳獨 │
 │       秀、中國託派、宋慶齡、“129”運動  │
 │       等。其代表作《陳獨秀全傳》的大陸版已 │
 │       於近期由社科文獻出版社出版。     │
 │                          │
 │ 本文系根據對唐寶林老師的書面採訪記錄整理而成,經 │
 │ 作者審核發佈。                  │
 └──────────────────────────┘

陳獨秀研究會:保守與改革激烈博弈年代的產物


徐”→徐書鳴;唐”→唐寶林〕

徐:陳獨秀研究會是國內最早以組織形式為陳獨秀正名的團體,它成
  立的契機是什麼?
唐:文化大革命結束後,改革開放初期,思想界比較活躍,言論比較
  自由。於是來了一個批判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對精神污染
  運動。在1986年秋天某天早晨的全國新聞聯播節目中,還發表
  了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負責人廖蓋隆批判學術界為陳獨秀右傾
  機會主義翻案史學界精神污染的突出表現指責。但這個
  運動引起了廣大群眾特別是知識份子的極大不滿,受到了抵制。

  當時我正在上海與撰寫《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史歷史長篇》的著
  名歷史學家李新(主編)、孫思白、陳旭麓等在一起。當時他們
  還組成編委會,編輯一套《中國革命史叢書》,其中有一本《陳
  獨秀傳》,其1927年大革命失敗以前部分,為上冊,取名《陳獨
  秀傳(上)──從秀才到總書記》,已為編委會會成員任建樹接
  手,1927年至去世,為下冊,定名為《陳獨秀傳(下)──從總
  書記到反對派》,由於我在1981年《歷史研究》第六期上發表了
  《試論陳獨秀與託派關係》長篇論文,引起史學界關注,後由李
  新等專家組成的評審委員會評為該雜誌成立30周年優秀論文獎,
  李新指定由我撰寫。這次編委會審查了我的初稿。本來決定當年
  出版。但聽到上述反對精神污染的廣播後,由於上冊中涉及
  陳獨秀右傾機會主義問題,作者的寫作極為慎重,拖了一年
  多才完成。此其一;

  其二,由於政治運動後的嚴峻形勢,上海人民出版社也不敢迅速
  出版此書。一直到19893月才出版。但是,在書的版權頁上,
  卻寫為9月出版,19915月印刷。後來我從責編打聽到:一是此
  書的出版,中央有規定必須中央黨史研究室審批。在當時嚴峻形
  勢下,若送中央審批,必然不批准。後來他認識上海市委宣傳部
  的一位元負責人,在保證沒有違禁內容的情況下,默認出版。為此
  我尊責編之囑,刪除了許多陳獨秀晚年批判無產階級專政和馬列
  主義的言論。並在出版前言中,寫了一些很無奈的話。二是,本
  書早在19894月就已經出版。但由於6月接著發生了世界震驚的
  事件,一直不敢正式印刷發行。所以拖到1991年才正式出版。就
  這樣,我的第一本半部陳獨秀傳,完成後整整壓了五年才出版。
  但此書的出版,畢竟填補了學術界的空白,也使我名聲大振。獲
  華東地區19891990年華東地區優秀政治理論圖書一等獎,並在
  著名的上海圖書館的出借率上,連續多年名列榜首。

  同一時期,胡耀邦總書記在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中被保守派
  趕下臺。再加上出現了嚴重的腐敗現象──“官倒。保守倒退
  與繼續前進的兩種力量博弈、糾結相當激烈。於是北京、上海、
  安徽史學界一些研究五四新文化運動、馬克思主義在中國上早期
  傳播、建黨和第一次大革命的學者,特別是過去多因講過或寫過
  陳獨秀真實歷史並給予積極評價而受到過衝擊的、有良知的學
  者,經過串聯,在19893月,借北京市委黨校一間教室,召開
  了第一次《陳獨秀學術研討會》,在會上成立了陳獨秀研究
  會(選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林茂生為會長,北京金融學院教授王
  樹棣為秘書長,北京科技大學王光遠為副秘書長),協商決定繼
  承1979年紀念五四運動60周年學術討論會和1981年紀念中共成立
  60周年學術討論會上比較公平地評價陳獨秀在新文化運動、馬克
  思主義傳播和建黨過程中的作用的精神,推動陳獨秀研究的發
  展。在那兩次研討會上,大家的思想剛從文革中解放出來,中央
  又針對文革教訓,提出要實事求是的重新評價歷史人物。所以開
  得比較熱烈,一致認為應該肯定陳獨秀在五四和建黨時期的應有
  地位和作用。如以儒將聞名的蕭克將軍在中共建黨60周年學術研
  討會上說:

    陳獨秀問題,過去是禁區,現在是半禁區,說是半禁區,
    是不少人在若干方面接觸了。但不全面,也不深入,大概有
    顧慮。

    不認真研究陳獨秀,將來寫黨史會有片面性。不久前看紀
    錄片《先驅者之歌》,就看不出五四時期的總司令和創党的
    最主要人物。在創黨的鏡頭中,一出現就是李大釗。然而
    南陳北李是合乎歷史事實的定論。李大釗作為建黨主要
    人物之一是對的,但陳獨秀應屬首位。

  這就有力地推動了歷史人物特別是陳獨秀的研究。可以說,《陳
  獨秀研究會的成立,得之于蕭克將軍的推動。

  但是,接著發生了學潮。研究會沒敢進行任何活動,1992年全國
  研陳學者在安慶舉行了第二次《陳獨秀學術研討會》。當時陳獨
  秀的三子陳松年還在世,他的兩年女兒在當地有關部門工作。由
  她們聯繫,並得到安慶政協的幫助,借到場地,召開了這次研討
  會。當時學潮的影響已經慢慢消去,特別在安慶,由於歷史上毛
  澤東曾指示照顧陳獨秀後人的緣故,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普通
  人們,都對陳有敬仰之意。原在亂石崗中的陳獨秀的墓,在文革
  十次路線鬥爭的大批判熱潮中、大批第一次機會主義路線頭子
  陳獨秀時,因陳松年把墓碑藏去,未招破壞。後經陳松年到北
  京,由史洛明幫助,向中央反映恢復陳獨秀墓碑墓地,得鄧小平
  親自審批,得到一筆經費,墓地得以修復,成為當時一個旅遊參
  觀的景點。研討會在此召開,也是為了瞻仰陳獨秀的新墓地。所
  以,全國研陳學者,也帶著一種朝聖的心情,來到這裏,會
  議開得很成功。會上決定吸收我與王樹棣並任秘書長,由於林忙
  于教學,王長期患病,實際由我主持會務。


《陳獨秀研究動態》:頂著風險推進陳獨秀熱


徐:主持陳研會期間,您所做的一個很重要的事就是創辦會刊《陳獨
  秀研究動態》,能否介紹下這段辦刊經歷?
唐:第二年(199310月,我為研究會創辦了會刊《陳獨秀研究動
  態》,當時研究會平時沒有與會員聯絡,只在開研討會時才活動
  一下,我覺得沒有意思。應該出一份會刊,創造一個會員之間交
  流新資料與新成果的平臺。此主意得到王樹棣和林會長的積極支
  持。於是就幹了起來。因為是純學術性的,也沒有想到有什麼風
  險。當時沒有經費,只能白手起家,靠單位贊助。第一期是油印
  的。稿子全由我組織。

  第一篇是新論《為什麼產生左與右》,是我們中國社會科學
  院院長胡繩同志的內部講話(在199242日社科院幹部讀書班
  上講話摘錄),在經得胡繩同志首肯以後,此文得以刊發,其內
  容是分析黨史上的左與右,批判了傳統觀念上的左與右的階級性
  及左比右好的錯誤。其中特別舉了陳獨秀的例子,給人耳目一新
  之感。他說:

    很久以來,人們有一種比右好的說法。說
    認識方法的偏差,而右是階級立場錯誤。我認為馬克思主義
    是要做階級分析,但階級分析一定要用得恰當。通常一種說
    法是:小資產階級,右代表資產階級和地主階級……
    其實這樣簡單的階級分析是不行的,不可取的。黨內產生右
    的傾向,我看也不一定簡單地說就是代表資產階級、地主階
    級。革命隊伍裏右的偏差,也可以由認識上的偏差造成。比
    如說,大革命時期犯了右的錯誤,陳獨秀和一些在右的傾向
    的同志,難道說他們都是站在資產階級立場上嗎?恐怕不好
    那麼說……”

  第二篇是《新資料》《托洛茨基致伊羅生信(摘)》,我在
  者按中說:最近我們從上海九旬老人鄭超麟處獲得他的海外
  摯友王凡西先生譯自美國哈佛大學圖書館保存的托洛茨基致伊羅
  生的九封信。信在內容是對伊正在撰寫的《中國革命的悲劇》
  (即第一次大革命史)初稿提出評論和修改意見,其中兩封信披
  露了一些當年共產國際決定中共加入國民黨的內幕和托氏對此事
  的態度,以及對陳獨秀的評論。

  第三篇是《歷史回顧》,刊登了我在收集陳獨秀後期歷史檔案中
  發現的一份中宣部1954年的一份檔,指示編輯出版部門對陳獨
  秀的文章,必須使用時,應有適當的批判,或加注解說明他在
  當時的作用和後來叛變革命的行動。

  第四篇《論著介紹》,介紹了當時已經出版的美、日、台、上海
  四部《陳獨秀傳》。

  末尾是《論著目錄》《1979年以來研究陳獨秀論著目錄》。後來
  這個欄目由東北農墾師專教員林修敏承包,專門收集每年出版和
  發表的陳獨秀論著目錄,給每個會員提供極大方便。

  第一期就是這樣,我為會刊定下了新觀點、新資料、全資訊
  的交流平臺的規格,免費贈送給會員(主要是參加第一、第二次
  研討會的成員)。第二期的《編者的話》說:

    本會系學者聯誼團體,無經費來源,故會刊是在極端困難
    的條件下編印的,主要靠各方面的贊助。編輯盡義務,作者
    無稿醣。第一期由中國金融學院(即王樹棣所在單位)贊助
    列印,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所贊助郵發。免費贈送給會員
    及有關單位的人士。望各方面繼續支持使本刊得以維持下
    去。

  這種艱苦奮鬥的精神,引起正義人們的極大同情,再加上內容的
  高規格,受到如饑如渴學者的熱烈歡迎,大家紛紛要求捐款。於
  是,研究會規定:從1994年起每個會員交納十元會費。會刊上將
  公佈交納會費者名單,以代收據。從此,每期都有大量捐款公
  布,多數是100元,並且每年都捐款。有的動員單位捐款,則有
  五千元甚至萬元。這就使研究會有充足的經費開展活動:如會刊
  從第二期起改為列印,而且篇幅越來越多,內容更加豐富。第一
  期只有八頁。停刊號第39期達到了85頁。還每二年一次的陳誕辰
  和忌日,在北京、安慶、南京、上海等地,共召開了八次《陳獨
  秀學術研討會》。利用香港書號給每個會員印送了三集《陳獨秀
  研究論文集》,均由我主編,約102萬字;還印送了會刊一至停
  刊號(第39期)合刊本,約132萬字。

  因此,有人在2009年的新浪博文中說:

    一個原來並不為人注意的小小的民間學術團體,依託其會
    刊,頂住愈來愈大的風險,把這股陳獨秀熱,一浪高於
    一浪地持續推向前進。其交納會費、自動捐款而加入研究會
    的會員,迅速從開始時的37人,發展到2003年的675人(這
    些會員,除大多數人是國內學者外,還有港臺、俄羅斯、日
    本、韓國、美國、英國、德國的學者)。國內的會員,除了
    一部分過去在肅托運動中受到錯誤處理、現在還未得到平反
    的冤主之外,主要有兩部分人組成:一是全國各大專院校的
    歷史研究和教學工作者,一是過去革命戰爭時期滿腔熱情為
    民主中國而鬥爭、解放後在一系列專政運動中飽受
    困惑和折磨、改革開放後又猛醒、重新為中國政治民主
    化、現代化而燃燒晚霞的兩頭真幹部。終於,這個陳
    研會不被容忍,於2003114日,在不給絲毫理由的情況
    下,被突然取締。但是,這股求真求實的陳獨秀熱
    卻是無法鎮壓下去的,目前正在向縱深發展。


吳江事件:內部刊物也需要刊號

唐:20012月會刊《陳獨秀研究動態》第23期,刊登了原胡耀總書
  記的理論顧問、紅旗雜誌社領導人吳江教授的一篇文章《今天怎
  樣看馬克思主義──與香港友人的談話》,其主要內容是說馬克
  思出版《資本論》第一卷後,發現資本主義社會並不如他原先預
  料的那樣:隨著一次次經濟危機的爆發,逐步走向衰落和滅亡,
  無產階級應該不斷發動巴黎公社式的暴力革命,推翻資本主義,
  建立社會主義社會。相反,資本主義社會每經過一次經濟危機,
  向更高更繁榮的社會發展了。所以,馬克思生前沒有再出版《資
  本論》第二、三卷,而是在他去世後由恩格斯幫助出版的。恩格
  斯根據馬克思晚年思想,領導第二國際,反對各國無產階級再進
  行暴力革命,指出社會主義社會是在資本主義社會高度發展的母
  胎中自然而然地孕育的,無產階級應該參加資本主義社會的議
  會,使其和平過渡到社會主義,而不是用暴力革命人為地進行剖
  腹產,強行建立社會主義。談話還從理論上分析了蘇聯和中國的
  社會主義的種種弊病。

  這篇講話發生了廣泛的影響,被輾轉傳閱和複印,一份落到北京
  出版署領導人手中,幾位領導人在上面寫了嚴厲批判的指示。於
  是該署稽查大隊一人拿了這份會刊,找到了當時任主編的我,詳
  細瞭解了會刊的編輯、發送情況,最後問:你們有刊號嗎?
  我答:會員間交流的內部學術刊物,又是非賣品,不需要刊號
  吧!他說:不行,內部刊物也要內刊號。否則就是非法刊
  物。你們現在就是非法刊物。必須立即停止,如果你們要繼續
  辦,必須到我們出版署去申請內刊號。又補充說:這個決定
  你們必須執行,我回去後就向你們社會科學院通報,你們辦了一
  個非法刊物,已經被停止編發。第二天我到北京出版署申請刊
  號。一位年輕同志接待了我,對我說:老先生,陳獨秀問題是
  一個十分敏感的問題。我勸你不要申請,申請了也沒有人能批,
  批准了也沒有人能審查你們每一期的內容。當我離開時,我發
  現牆上貼著一個佈告:《簡報》可以不用申請刊號。於是我回來
  後就把《陳獨秀研究動態》改名為《簡報》繼續印發給會員。沒
  有再引起官方的注意。


陳獨秀研究論文集:判刑或者罰得你傾家蕩產


徐:在主持會務期間,類似吳江事件的問題想必不少,陳研會還遇過
  哪些困難?您又是如何應對的?
唐:1997年,在聯共(布)、共產國際關於中國革命的絕密檔案資料
  翻譯出版到中國來之後,引起國內史學界的轟動,其一~六輯,
  正好是從建黨到大革命失敗(19201927)聯共政治局和共產國
  際指導陳獨秀和中共的系統檔案資料。有力地否定了陳獨秀右
  傾機會主義的傳統觀念,從而引起了中國黨史界的一場革命。
  由我們研究會發起聯合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國中共黨史學會
  等七家機構,於199912月北京舉行了盛大的紀念陳獨秀誕辰
  120周年《陳獨秀與共產國際》學術討論會,會上發表了一批為
  陳右機錯誤平反的論文。會後也出現了一批類似文章。

  我在20008月,選編了一批論文,利用香港書號以研究會名
  義,印發了陳獨秀研究文集之二《陳獨秀與共產國際》(約31
  字),贈送給會員。結果被有關部門發現,三個人找到我,瞭解
  情況後說,這是違法行為,用香港書號在大陸印刷書籍,必須經
  國家出版署批准。去年全國只批准了一本。對我的違法行為,可
  以有兩種處理:一是判刑,二是罰款,罰得你傾家蕩產。後來近
  代史研究所領導出面,為我辯護,念我無知初犯,又是為了學
  術,免予處分。但在2006年,陳獨秀研究會被取締後,還剩餘一
  萬多元,除了把全套會刊彙集出合訂本送給會員外,由我主編陳
  獨秀研究論文集第三集──《重新認識陳獨秀》時,印刷工人發
  現有相關部門人員在前一車間檢查,於是匆忙撤出掩藏,過後也
  不敢再繼續,留下1/3篇幅沒有校對就裝訂成冊,不得不在每冊
  中加一頁校對表。

  我深感在這裏學術研究之難,出版更難。再結合研究會最後被取
  締,可以看到憲法上規定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之自由,完
  全是一句空話。


吸收託派釋放犯公民入會及陳獨秀後期思想學術研討會的召開


唐:陳獨秀研究會成立後,應上海和溫州一批原託派分子釋放犯已成
  公民的要求,吸收他們入會。這些託派公民出獄後,都與鄭超麟
  有聯繫。從鄭處看到陳研會會刊後,十分感興趣,紛紛要求加入
  研究會。我周圍的同事和朋友,都反對這些人加入,他們還是把
  這些人視為異類,更擔心研究會成為這些人翻案的工具。我認為
  我有能力堅持陳獨秀研究的學術方向,這種擔心是沒有必要的。
  而他們能幫助我們研究陳獨秀,如鄭超麟那樣,何樂而不為呢!
  因為他們熟悉陳獨秀後期與託派的關係和歷史。他們積極交納會
  費和捐款,積極撰寫論文,參加每次學術研討會,為陳獨秀的研
  究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但當局和很多群眾長期對我做法表示不滿
  和擔心。

  20015月,第六次《陳獨秀研討會》(即敏感的陳獨秀後期思
  想研討會),由溫州的會員贊助在當地召開。我的單位(近代史
  研究所)黨委書記,對此極為不滿,經請示院黨委後,決定親自
  參加研討會,進行監督。結果研究會順利進行(費用和租會場都
  由當地會員承擔,參加研討會的所有成員,都知道有人監督著此
  會,所以發言特別謹慎和認真),這位書記自始至終一直死板著
  臉,時刻象撲食那樣,注視每一個人的發言,特別對溫州的會
  員。但最後他也沒有任何收穫。


你們不取締陳研會,我們就取締你們!


徐:陳研會在03年被取締,原因是什麼?
唐:2002年中央黨史研究室編著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1920
  ~1927)出版。這是中央書記處討論通過的官方新黨史。書中吸
  收了學術界為陳獨秀正名的許多成果,更吸收了俄羅斯新近公佈
  的絕密檔案,否定了傳統的陳獨秀右傾投降主義的罪名,批
  評了共產國際在大革命指導中的錯誤和責任。但仍以內因決定
  論,堅持陳獨秀右傾機會主義的罪名,陳對大革命失敗負主
  要責任。主持編著該書的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石仲泉為此在他們
  主編的《百年潮》雜誌上,發表答記者問,進行了大力的宣傳。
  我在200312月第3132會刊合刊上,發表了二萬多字《分歧
  已經擺明.讓歷史去評判──就石仲泉先生談陳獨秀右傾機會
  主義,擺擺我們的觀點》的文章,引用俄羅斯檔案,擺事實,
  講道理,進行了系統的評論,產生了極大的反響。

  這個事件與上述非法刊物、非法出版等事件,引起了當時某高層
  的注意。他曾問中央黨史研究室:唐寶林是什麼人?敢如此膽
  大妄為。於是民政部應中宣部要求,在2003114日,命令
  我們掛靠的中國現代文化學會作出了取締《陳獨秀研究會》的決
  定,並指示說:不要講任何理由!還對現代史學會負責人說:
  你們不取締陳研會,我們就取締你們!

  就這樣堅持了13年的陳研會和十年的會刊,終於被無理非法取締
  了。


為陳獨秀正名:不會得到中共正式紅頭文件的認可


徐:王奇生老師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評價您為陳獨秀正名的工作時,
  認為您執著於三次機會主義大讓步與《汪陳聯合宣言》之類
  的討論,將問題的著眼點放在了討論誰應對革命失敗負責,而漠
  視了大革命更豐富的面相。對此您有何回應?
唐:王奇生的指正完全正確,如果以後有機會應該補充進去。除了王
  說的黨組織的發展外,還應補充更豐富的內容:

    1、提攜毛澤東到政治局常委的地位。毛澤東由信仰相信無
      政府主義、佛教、實用主義、空想社會主義等思想大雜
      燴的憤青,在聽了陳獨秀關於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一席
      話,又讀了陳推薦的《資本論》等三本介紹馬克思主義
      的書後,在1920年夏轉變為馬克思主義者,進而受陳的
      委託並在陳的指導下,在湖南建團、建黨擔任湖南區委
      書記,又在陳的指導和幫助下出色地進行工作,受到陳
      獨秀的表揚,說在當時全國五大區委中,成績是最好
      的。於是陳就把毛調到中央,幫助籌備1923年的中共三
      大上,並在三大上被選入中央五大常委之一的秘書。此
      秘書權力之大,中央文件必須由陳(委員長)與毛連署
      才能發出。不久,陳兼任的中央組織部長又有毛接任。
      為毛後來成為中共領袖創造了極好的條件;而且在大革
      命後期,陳雖然反對毛在湖南進行的過火的農民運動,
      但還是提拔毛任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主任。為他日後領
      導農民為主力的整個中國革命打下了基礎;

    2、陳獨秀屢屢委曲求全,違心地執行共產國際路線結果落
      下個替罪羊的下場,更為毛以後巧妙地利用共產國際和
      蘇聯的援助又不受其控制,提供了沉痛的教訓;

    3、大革命在南方四省的革命影響,為後來毛走農村割據道
      路,打下基礎;

    4、毛為中國革命勝利總結的三大法寶,大革命時期都
      提出來了,實行了、得到了深刻經驗和教訓,黨如果沒
      有獨立生,受莫斯科遙控,就沒有勝利的可能;蘇聯全
      力武裝國民黨蔣介石,不給共產黨一枝槍,儘管工家運
      動搞得轟轟烈烈,但沒有力量,沒有武裝就沒有一切。
      所以毛說槍桿子裏出政權。五卅和北伐的勝利,說
      明瞭統一戰線的重要性,等等。從這個意義上說,陳獨
      秀領導的七年,為1949年的勝利留下了基因。

徐:陳獨秀的汙名在中共黨內已成定論多年,為何近年來它卻逐漸開
  始接受為陳獨秀正名的工作?
唐:由於學術界作了30年鬥爭,而且證據充足,當局又不再是陳案制
  造者,所以被迫在非正式中共檔中,承認了學術界的成果,作
  些辯解性的點點滴滴的正名。這些承認學術界成果的工作,
  都是十分勉強和羞羞答答的,而且是且戰且退的。如在中宣部
  198413號檔,主要是禁止為陳獨秀開除黨籍平反和不能把陳
  當作黨內人物,卻承認說他漢奸是不能成立的。另外借毛選再版
  機會,在注釋中作了一些改變。

  但只要是共產黨領導,只要不改變毛澤東的路線和一黨專政的制
  度,而實行允許反對黨合法存在的民主制度,絕不會如開除陳獨
  秀那樣,發出中共中央的正式紅頭文件(如為劉少奇平反那樣)
  為陳獨秀平反。因為陳獨秀的最後思想的核心是實行多黨制,特
  別是反對黨合法存在;國家領導人民主競選;實行言論、出版、
  集會、結社自由;無法院批准不能逮捕人的法制社會。

  學術界為陳的正名運動,不是為正名而正名,最終目標還是為實
  現陳主張的民主制度。


陳獨秀的民主觀: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徐:在討論陳獨秀的思想時,其民族觀和民主觀是繞不開的兩個要
  點,在分析前者時,您澄清了那時反帝跟反滿,兩種民族主義思
  潮之間並非沒有間隙的,那麼,能否請您就陳獨秀的經歷具體解
  讀下這兩種民族主義思潮?
唐:陳是主張反帝而不反滿的典型,他認為滿清是中國人中的一民
  族,反對清政府不是反滿族。而當時中國危亡的危機主要是外國
  帝國主義入侵,所以主要矛頭應該反外國帝國主義,只因清王朝
  奴顏婢膝,阻止人民反帝,所以同時要反清王朝。所以陳的民族
  主義是反帝反清政府。孫中山及其同盟會的骨幹則只反滿,有強
  烈的種族革命的色彩,不反外帝,反而希望借助外國勢力來
  幫助他們的國內革命。

  所以國共合作時期,陳獨秀和馬林不斷批評孫中山,孫要開除他
  們。蘇俄若庇護陳,他就開除蘇俄的顧問。新三民主義是接受了
  反帝的主張,實際上還是不反帝。因此發生了要開除批評他不反
  帝的陳獨秀和馬林。

  在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政權後,孫認為反滿為標誌的種族革命已
  經完成。成了反對北洋軍閥統治的國民革命。但對帝國主義還寄
  予希望能給予幫助,所以還是不反帝。蔣介石深得其直蒂,堅持
  不反帝而千方百計爭取帝國主義的援助,完成其統一中國和反共
  的霸業。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孫中山不反帝的種族革命觀念最
  終成了國共分裂的根源之一。

徐:您多次提到,雖然陳獨秀後來轉向馬克思列寧主義,但他早年對
  西方民主理論的信仰還有影響。這種民主觀的影響與他後來和列
  寧主義的決裂是否有關係?
唐:陳因相信列寧主義說的無產階級專政即多數人的民主,比資
  產階級民主高百萬倍才接受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並為之而奮
  鬥了16年(19201936)。當他看到無產階級專政被史達林造成
  無數觸目驚心的反人類罪惡時,他猛然醒悟堅決反對一切獨裁
  制,主張徹底的民主化。所以,他的根深蒂固的民主思想,使他
  誤入了列寧主義,又使他與提倡無產階級專政的列寧主義決裂。
  因為他把無產階級專政誤作無產階級民主

  民主對於陳獨秀來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例如在接受無
  產階級專政的列寧主義時,他曾說:現在有許多人拿德謨克拉
  西自由等口頭禪來反對無產的勞動階級專政,我要問問
  他們的是:(1)經濟制度革命以前,大多數的無產勞動者困苦
  不自由,是不是合於德謨克拉西?(2)經濟制度革命以
  後,凡勞動的人都得著自由,有什麼不合乎德謨克拉西?那
  班得不著自由的底財產家,為什麼不去勞動?到了沒有了不勞動
  的財產家,社會上都是無產的勞動者,還有什麼專政不專政?
  〔陳獨秀:《答柯慶施》,《陳獨秀著作選編》第二卷,第297
  頁。〕而晚年他卻說:所謂無產階級獨裁(中共稱無產階
  級專政”──引者),根本沒有這樣東西,即黨的獨裁,結果也
  只能是領袖獨裁。任何獨裁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貪污、腐化
  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我的根本意見》(19401128
  日),《陳獨秀最後論文和書信》第三頁。〕


終身反對派:陳獨秀與蘇聯的恩恩怨怨


徐:陳獨秀最早對蘇聯政權是持否定態度的,認為它在反侵略戰爭中
  不堅定。後來逐步向蘇聯和共產國際靠近,意識形態和政治策
  略,哪個因素對陳的轉向更為重要?
唐:這個問題中的最早是什麼時候?陳從建黨開始,到1927年,
  完全服從共產國際(蘇聯),不存在持否定態度,也不存在
  逐步向蘇聯和共產國際靠近

  在二戰中,蘇聯為對付英美的墓尼黑陰謀,先是與德國簽訂互不
  侵犯條約,繼又為了建立屏障,入侵小國芬蘭。陳認為這是與法
  西斯勾結的帝國主義侵略行為,進行了嚴厲的譴責,是持否定
  態度。後來見被希特勒入侵後蘇聯也聯合英美抵抗法西斯,他
  的態度也轉變了。在他生前寫的最後一篇文章《被壓迫民族之前
  途》中,不再全面否定(包括列寧)蘇聯的一切,而是肯定了列
  甯領導的10月革命及前期蘇聯,強調在帝國主義的現世界,
  任何一個民族單靠自己一個民族的力量,不可能抵抗帝國主義的
  入侵。只有和全世界被壓迫的勞動者,被壓迫的落後民族結合
  在一起,推翻帝國主義。這個思想顯然又回到1920年他接受列
  甯主義時的狀況,但又帶有空想的色彩。

  陳的思想對現實形勢的變化,有極端的敏感性,針對今天的形
  勢,他會得出這個結論;明天形勢變化,他也許會得出相反的結
  論。自相矛盾也不顧。他認為誠實的人,光明磊落的人,應該如
  此,思想要隨形勢發展而變化,所以他是終身反對派,從來
  不作檢討,也不認錯。這是他的性格決定的,不是意識形態和
  政治策略。鄧小平和李維漢都曾說過:陳獨秀是中共黨內少有
  的光明磊落的人。這也說明陳是不懂政治策略(手腕)的書生革
  命家,決定了他失敗的悲劇下場。

徐:您剛才提到至27年為止,陳獨秀對共產國際是絕對服從,其
  中意識形態和財政上仰仗蘇聯,二者哪個扮演的作用更為關鍵?
唐:信仰是思想上起作用,經濟財政上仰仗是實際革命行動上的需
  要。二者在不同層面上都起著關鍵作用。

徐:陳獨秀雖然在大革命後轉向了託派,但是他的諸多觀點與託派並
  不一致,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轉向,甚至能受到托洛茨基的賞
  識?這種理念的差異與他後來和託派分裂是不是也有關係?
唐:陳轉向託派主要是託派和托洛茨基解開了陳獨秀在大革命失敗問
  題上蒙冤的苦惱──大革命失敗的根源和責任。出於感激之情。
  理性上陳欣賞托的黨內民主的主張。但是,當黨內民主變成無政
  府主義,託派組織變成吵鬧不休的俱樂部而一事不能作時,
  陳絕望了。托的基本理念也是無產階級專政,因此當無產階
  級專政演變成史達林的領袖獨裁、殘暴、腐敗、愚昧等種種罪惡
  時,陳的民主理念蘇醒,他自然與托分裂了。

  而托氏所以欣賞陳,主要看上陳是他反史達林和共產國際的一種
  武器,同時陳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威望又是他創建第四國際
  (託派國際)可以利用的一個資本。總的來說,民主理念是陳與
  托分裂的主要原因。

徐:從陳獨秀與蘇聯的關係來看,蘇聯對中共早期道路選擇負面影響
  要多於正面説明。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蘇聯對中共發展的影響?
唐:從整個蘇聯與中國革命的關係來看,楊奎松的《莫斯科與中共的
  恩恩怨怨》已經說得很詳細了。

  從陳獨秀時期的中共七年來看,有兩面性,莫斯科錯誤的遙控,
  的確造成了中共嚴重的失敗和災難;同時也給中共留下了寶貴的
  遺產,打下了日後勝利的基礎。否則完全靠中共獨立摸索,獨立
  奮鬥,中共決不會有1949年的勝利,更不會有今天的強盛。因為
  任何革命或政治鬥爭,都是有組織的政治力量和經驗的博弈,中
  共若無蘇聯的資金、武器、經驗和派來代表指導,很難在這麼短
  的時間內走出少數知識份子的圈子,成為一個全國性、群眾性、
  政治上成熟的強大政黨。


毛澤東與陳獨秀:感激永遠不會為陳說話


徐:陳獨秀對毛澤東曾有提攜之恩,但後來毛對陳卻多有批評,甚至
  在接受斯諾的採訪時,指責陳對大革命失敗負有最大的責任,何
  以會如此?
唐:毛澤東對陳獨秀的感恩之情已經在1945年七大預備會議上的講話
  (稱讚他是五四運動時期的總司令建黨有功)和1953
  年視察安慶時指示當地領導人照顧陳家後人中充分表達。

  但在毛澤東領導革命和建設時期,需要史達林蘇聯的幫助,不能
  得罪。所以不能推翻史達林的替罪羊陳獨秀的冤案。同時,感情
  不能代替路線上的分歧。毛澤東與陳獨秀的根本分歧還是在城市
  中心論和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上。還有允許不允許反對黨的
  合法存在民主制度。在這個問題上,毛澤東是永遠不會為陳說
  話,更不會為陳平反。

徐:毛澤東與陳獨秀的疏遠是伴隨陳轉向託派所致,但早年胡適與陳
  獨秀亦有理念的巨大分歧,為何陳在入獄之後,胡適還能積極營
  救,而毛只是猛烈批判?
唐:毛澤東與胡適是兩種不同的人。毛是政客,自稱是馬克思+秦
  始皇,馬克思是假,當皇帝是真。為了自己利益的需要,可以
  不擇手段。好事能做,壞事做絕。胡適是一個有政治操守、有民
  主理念和良知的知識份子。二人在陳獨秀問題上的不同表現,充
  分說明瞭這種不同。


對陳獨秀的歷史評價:書生難敵政客


徐:陳獨秀到上海建黨,一個原因就是其在北大被人詬病狎妓
  您怎麼看待狎妓和對政治人物歷史貢獻評價的關係?
唐:從胡適致湯爾和的信來看,陳的確有嫖娼的毛病,但挖傷某妓下
  體,乃是謠言。這兩點不應該有爭論。人無完人。哪一個政治人
  物或偉大人物,沒有這樣的問題。中共後來的領導人,毛澤東
  等,玩女人問題都那麼嚴重。但一個功高蓋世的偉人,人們往往
  只看到他的歷史貢獻,而不計較他的私德。

徐:在討論陳獨秀簽訂《汪陳宣言》時,您評論一句書生難敵政
  客,陳獨秀晚年遭受國、共、托三面圍攻,政治境況極其糟
  糕,是不是也與他的書生性格有關係?
唐:是的!相對於史達林、蔣介石、毛澤東來說,書生性格決定了他
  的失敗命運。如他的耿介性格不可能象叛徒那樣,幫助昔日的敵
  人(國民黨)去反對自己原創的中共,儘管中共已經變得他很看
  不上眼;同樣,他也不願意與已經變得象史達林党那樣隨意草芥
  人命(誣陷其為漢奸、要求槍斃他)的和已經變成農民党的中共
  和好。對於已經成為中國革命制動機的託派極左派,他也只能是
  批判、批判、再批判。這些都表現了他的書生甯折不彎的氣節。

(責任編輯:孟堯)


〔原載《共識網.師說》2015-02-04http://www.21ccom.net/
articles/shishuo/20150204120561_all.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