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台灣族群融合 迎接竹籬笆外春天
自由時報  2004.11.27

李登輝前總統在今年十月十二日勉勵台灣團結聯盟立委候選人說,台聯對外省族群應有同情心與同理心,幫助他們脫離束縛、爭取福利,藉此爭取他們對台灣與台聯的認同,讓具有台灣本土意識民眾達到七成五目標。

李前總統對外省第二代的關心,是要弭平某些政客煽動族群分裂,以加強台灣內部的團結。在台灣的政治光譜上,台聯是「深綠」的顏色,也就是說,他們的本土意識比民進黨還強烈。但是這不等於說他們在分裂族群。深綠的「深」,深在區隔中國與台灣之間的那個海峽天塹,而不是區隔台灣國內族群之間的差別;也深在因為民進黨身為執政黨,需要考慮兩岸關係、台美關係,以及處理內政、外交需要通盤考慮的一些妥協,不如台聯沒有這些包袱而可以從單純的理念出發而加深顏色。

某些政客對台聯與李前總統理念的歪曲,以及台灣民眾對他們的不滿,不是因為他們是外省族群,而是因為他們站在中國的立場上打壓台灣。也就是說,問題不是出在台灣內部的族群關係,而是台灣與中國的國與國關係。

外省第二代的確需要關心。李前總統提出「幫助他們脫離束縛、爭取福利」,筆者領會他的意思,是因為當年跟隨老蔣來台灣的外省人士,除少數的權貴外,大部分也是從艱難的日子裡一路走來,他們同台灣一起打拚,為台灣的經濟起飛做出貢獻,因此不但要關心他們第二代的福利,也包括即使逐漸老去、而仍然熱愛台灣的第一代。

我更想著重講的是「脫離束縛」的問題。這個束縛主要是精神上的束縛。一些政客把外省人和他們的第二代加上「原罪」的帽子來挑撥族群關係,並給他們造成精神上的壓力,把他們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充當維護他們既得利益的砲灰。因此我們也可以看到,在各色選舉中,本土人士有許多投了認同中國而不認同或不太認同本土的政客的票;但是鮮有外省人或他們的第二代投認同本土的政治人物的票。

那些敢於認同台灣本土的外省人和他們的第二代,如有支持本土政治人物的,會被視為「異端」,陳師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我也認識一些支持綠營的外省第二代人士,他們很少得到家庭的支持,精神上比較痛苦,因此對他們特別需要關心。

這點我和太太深有體會。我是中國人,太太是台灣外省第二代。紐約社區的台灣僑民以為我們是泛藍的當然支持者。這次總統選舉,因為我們支持綠營,不但有恐嚇電話打到家裡,在一些社區活動中,也有人來鬧場。正如中共把我視為「叛徒」一樣,台灣一些藍營的支持者也把我們當作「叛徒」。當然,我也奇怪,他們為何同中共如此一致? 我背叛了甚麼?我背叛了年輕時候所誤信的沒有人性的共產黨獨裁專制制度。我到了香港以後,雖然沒有明確支持台獨,但是從來沒有反對過台獨,因為我在中國的二十一年已經領略到人權高於主權的真諦。我到了香港以後,反對中國獨裁政權收回香港的主權,所以我尊重台灣民眾對自己前途的選擇,因為我也希望別人尊重我對自己前途的選擇。

我後來為何支持綠營?

第一,中國在一九九六年向台灣海域發射飛彈,以後又不斷發出野蠻的武力恐嚇,所以我認為中國自己斷了同台灣和平統一的道路。但是台灣要生存,要走出去,所以必須以得到國際承認的獨立國家身分來尋找自己的尊嚴。

第二,連戰在二○○○年總統選舉落選後,為了自身利益而背叛李登輝的本土路線,與中國的獨裁者沆瀣一氣,如果我們還支持他們,不但是對台灣人民的背叛,也是對中國民主運動的背叛。這才是我明確支持代表台灣民主運動與寧靜革命發展方向的原因。面對中國對台灣越來越大的威脅,如何保護台灣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的成果不被中國獨裁政權踐踏,不被中國獨裁政權吞併,不但是台灣人民的責任,也是中國人民與海外華人的神聖責任。

在這次立委選舉中,藍營推出外省第二代參選理所當然,但是綠營推出外省第二代,就有特別的意義,除了民進黨的段宜康繼續爭取連任以外,台聯更推出尹伶瑛、凌子楚、劉一德等三位。如果他們當選,是對挑撥族群關係的政客最好的反擊,是繼「外獨會」成立以後台灣政治生態的新發展,有利於台灣族群的融合,有利於台灣的永續發展。

台灣的番薯芋頭、蔬菜鮮果,養育了不分族群的台灣兩千三百萬人。

台灣的青山綠水、藍天白雲,灌溉了台灣人民善良樸實堅韌不拔的精神心靈,為了台灣美好的明天,台灣的外省族群,應該擺脫精神枷鎖,讓我們手牽手,迎接竹籬笆外的春天。

收錄於 林保華:《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