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走到盡頭就是獨立
林保華

3月6日北京兩會期間,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面對中國的台灣奴才突然心血來潮的說:“台獨走到盡頭就是統一。”

民進黨再次在台灣執政,中共放不下面子,台海兩邊陷於冷和平與冷對抗狀態,“統一”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張志軍沒有對過去的錯誤路線做出反省,反而爆出那麼一句怪話,除了是一種阿Q式的自慰,也是避免被習核心譴責,充當替死鬼。否則實在解釋不出何以他會這樣說。

而現實情況可以回答他的類似一句話應該是:“『合理非』走到盡頭就是獨立。”

台灣的中華民國本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只是因為多種原因還沒有完全實現法理上的獨立;馬英九執政時則成為逐漸喪失獨立而邁向與中國的統一。台灣人民各種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馬英九都置若罔聞而更加投向中共,終於導致爆發318學運,佔領立法院議場,阻擋與中國簽署加速統一的服貿協議,並且迎來民進黨再次執政而走向改革之路,強化台灣主體價值與國際地位。張志軍說這是走向統一,真是癡人說中國夢啊?

對這個問題看得更清楚的是香港。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後20年,“民主回歸”論徹底破產,各種“和理非”的抗爭全部無效,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規定的一國兩制被野蠻的踐踏,“和理非”走到盡頭,港獨孕育而生。

在英國紳士淑女的教養下,香港人把“和理非”擴充到“和理非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比中國“草泥馬”的國罵不知文明多少,然而北京當局並不領情,益加粗暴干涉香港內政,拒絕香港的普選要求,終於爆發“佔中”與雨傘運動,上百萬人參與。在北京與港共政府鎮壓下,雖然運動受挫,然而本土運動更加興起,主張“香港獨立”的青年政治人物進入香港政壇,並且被選為立法會議員。惶恐的北京中央政府趕忙“釋法”,拔除港獨議員,再對參與佔中與雨傘運動的泛民主派與本土派人士起訴或判刑,不一而足。目前港獨雖然稍微沉寂,然而它的影響就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和理非”的抗爭行動,多以印度、南非為榜樣,然而他們面對的是西方民主國家的殖民政府,可是中國卻是一黨專政、殘民以逞的殖民政府,兩者實在無法相提並論。即使茉莉花革命成功的國家,他們面對的專制國家,也絕對沒有比共產黨的政府更加流氓、更加邪惡、更加殘暴、更加無恥。在這個情況下,對共產黨的“和理非”能否生效,確實必須檢討。

西藏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也是“和理非”的樣板,然而幾十年下來也缺乏成果,因而在內部受到一些年輕人的壓力,在中國則爆發一百多起的藏人自焚事件。

現在最讓中共害怕的是維吾爾人的抗爭,他們不迷信“和理非”,而是暴力抗爭,當然因此發生許多令人遺憾的流血事件,他們自己犧牲了許多人。然而據說因此嚇得漢人紛紛離開維吾爾人聚集的南疆地區,避免當地被快速漢化。當然,中共最近祭出壓制新疆“極端”宗教的禁令,甚至要擴展到甘肅、寧夏、陝西等回族聚集地區。這樣擴大規模的鎮壓,勢必也帶來更大規模的反抗,當然也就很難限制在“和理非”的範圍內。

國民黨統治時期,新疆出現過盛世才的親共政府,陝西、甘肅、寧夏的陝甘寧邊區也曾經是中共最重要的革命根據地,是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的所在地,如今這些地方反而成為對抗中共最激烈的地區,難道不是因為中共的倒行逆施嗎?

最“和理非”的中國維權律師與NGO人士也被中共當局大量逮捕。在沒有言論自由的情況下,民眾又失去司法申訴與公民訴求的渠道,那不是走投無路逼人造反?

一旦“和理非”的抗爭在中國全部破產,人們被逼以非“和理非”手段抗爭時,中國會形成何等恐怖的場面,實在不敢想像;然而這一切,全是共產黨造成的。也怪不得大批中共官員搜刮到民脂民膏後,立即將家屬移民國外。

唯一可以避免慘劇的是各個地方政府一起掙脫野蠻的中央集權政府,各行其是,製造發展經濟與政治寬鬆的地區環境來自救。“自己的地區自己救”,這才是中國各地的出路。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7.4.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