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不應罷免,但應改進問政

2017-12-08 15:16  民報
 
在改革方面,時力的確比執政黨激進,然而不能忘記,在改革議題上,時力與民進黨基本上在同一個陣線上,所以必要時候應該拋棄與民進黨的「小異」而共同對付反對改革,也就是有「大異」的國民黨。然而時力常常在某些議題上太執著,例如年金改革天花板與地板上與民進黨幾趴差距爭論不休,而與國民黨站在一起阻礙議事的通過,延誤改革的步伐。圖/張家銘
在改革方面,時力的確比執政黨激進,然而不能忘記,在改革議題上,時力與民進黨基本上在同一個陣線上,所以必要時候應該拋棄與民進黨的「小異」而共同對付反對改革,也就是有「大異」的國民黨。然而時力常常在某些議題上太執著,例如年金改革天花板與地板上與民進黨幾趴差距爭論不休,而與國民黨站在一起阻礙議事的通過,延誤改革的步伐。圖/張家銘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被罷免案,已經過了兩道關卡,也舉辦了公辦電視說明會,將於12月16日投票。對照3年前蔡正元罷免案,這次順利過兩關,並非黃國昌罪大惡極,而是降低了罷免法的標準而「自作自受」,就如阿扁改革了國務機要費的報銷制度的「自作自受」。但是這不是說明改革的錯誤,而是如何更完善的進行改革。

我對所謂「安定力量」所羅列的黃國昌的「罪名」從來不感興趣,並且懷疑背後有政治力量操縱。例如基層服務不夠、主張激進的同婚法、背棄選舉時提出的某些承諾等等。如果這些都必須罷免的理由,國民黨立委70多次否決台灣向美國的軍購案,導致如今台灣與中國軍力出現嚴重落差,不但應該把他們全部罷免,甚至需要法辦,何況到現在還擁抱「黨國體制」,反對任何改革,並與企圖吞併台灣的中國互拋媚眼。

立委是國家中央層級的立委,主要應該處理國家大事,基層服務主要是地方議員的事情,如果立委過度為選票而埋頭基層服務,乃至為紅白喜事跑攤,反而導致鼠目寸光,延誤國家大事,因為每個人的精力、時間都有限。至於說同婚因為大多數人反對而必須罷免,那更荒唐,太過激進的動議可以批評,但是以多數人反對就要罷免,那麼立法院是否將成為一言堂?多數人贊成不法黨產歸公,國民黨在那裡無理取鬧,是否該全部趕出立法院?至於背棄承諾云云,也要看事情大小,有沒有事過境遷,以及有些承諾是否短時期可以實現?例如主張台灣獨立建國,誰也不敢打包票何時可以實現。

中共從建國開始就說台灣是它的,甚至列入憲法,至今也沒有實現,野心大大的習大大也不敢列個時間表完成「統一大業」,算不算背棄承諾?中國國民黨應該把中國共產黨趕下台來;然而蔣中正的反攻大陸至今也是泡影,怎麼可以丟下同袍自己先進棺材?

然而說了這些,並非說明黃國昌就是一位完美的立委,尤其作為太陽花運動產物的時代力量,我對他與他們是比較失望的。然而這才兩年,還有許多時間可以努力,但是必須抓緊時間。

我最不滿意的是他們分不清敵友,這是大是大非問題。台灣第一個大是大非問題是主權獨立的問題,太陽花運動體現了許多年輕人的「天然獨」;而且我們也都清楚民進黨執政的局限性,必然要往中間靠,包括處理中國事務一定是低調乃至軟趴趴,因此這中間的空缺必須由時代力量來填補,以展現台灣的民意,並且成為民進黨處理中國事務的後盾。時力要搶民進黨的票,也應當從這個方面來搶。可是我一直不明白,時力對台灣獨立建國的呼聲為何那樣軟弱,這個呼聲只能在街頭聽見而難在立法院聽見。即使與香港的年輕人接觸,也免除了香港的獨派,而只是與泛民比較接近的自決派。我希望在這方面能得到時力的答案。

在改革方面,時力的確比執政黨激進,然而不能忘記,在改革議題上,時力與民進黨基本上在同一個陣線上,所以必要時候應該拋棄與民進黨的「小異」而共同對付反對改革,也就是有「大異」的國民黨。然而時力常常在某些議題上太執著,例如年金改革天花板與地板上與民進黨幾趴差距爭論不休,而與國民黨站在一起阻礙議事的通過,延誤改革的步伐。時力過於強調與民進黨的區別,是在為搶民進黨的票嗎?可是卻沒有強調與國民黨的更大區別,這是錯誤的政治操作。

討論一例一休也是如此,從開始到現在的修法,與國民黨一樣「激進」,徐永明站了11個小時夠辛苦了,結果「站神」的光環卻被蔣望安拿走了,為他增添台北市長選舉的政治資本,這對台灣本土派是好事嗎?徐永明忘記了台灣媒體的基本屬性,為他人作嫁衣裳。

黃國昌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裡問政,追查弊案,非常值得肯定,尤其在追查慶富案方面。然而仍然有人說,他窮追高雄是因為時力要在高雄推出市議員候選人。慶富案不論藍綠涉案都必須查明,黃國昌如果能夠在慶富企業為何在馬英九時代時,不具備技術與財政條件下能夠得標建造獵雷艦,下更多工夫,他的問政就更加完美,並且杜絕閒言閒語。

時力諸人身在局中容易迷失方向,除了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外界可是看得清楚,這才導致一些綠營支持者對罷昌採取旁觀的態度。我呼籲他們應該支持黃國昌,因為他還不是敵人,只是有缺點的戰友,這點不可給國民黨得逞。

要選票沒有錯,然而應該取之有道,只要問政問得好,選票自然來;如果刻意操作,被人看破手腳反而不美。時力批評民進黨的「國民黨化」;然而時力如果在選舉問題上太過急功近利,是否也是「民進黨化」呢?那對台灣民主文化的提升不是好事。台灣太多政客而太少政治家,我期望太陽花出來的政治人物放開胸懷、高瞻遠矚,以台灣與人民的大局為重,誠實面對民眾,做一個好的政治家,讓台灣的民主制度快快成熟起來,則台灣人民幸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