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跨的二月﹐迷茫的前景

2月﹐對共產黨來說﹐似乎很有特殊意義。1917年的俄國2月革命﹐推翻了沙皇的統治﹐但是無法穩定新的統治﹐終於給共產黨機會﹐發動10月革命﹐造就了共產黨在全世界的恐怖統治﹐造成人類歷史的倒退。

 對中國共產黨來說﹐則有1966年2月兵變之說與1967年的2月逆流﹐都與文革有關。當然﹐文革結束後﹐不論2月兵變還是2月逆流﹐都獲平反。

至於明年的2月危機﹐結果會如何﹐目前還不知道。但是以目前情況來看﹐不但是2月的問題﹐2月後日子也不會太好過。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卡恩最近指出﹐中國的經濟明年增長率只有5%﹐雖然比張五常認為的可能負增長要好﹐但是張五常是在溫家寶祭出4萬億救市前說的﹐而卡恩是在其後說的﹐也就是把“積極因素”都考慮進去了。但是顯然﹐他沒有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樂觀﹐林毅夫說﹐中國的4萬億元刺激經濟措施,將對中國經濟增長做出重要貢獻,中國經濟未來兩年如能維持 8%至9%的增長,勢將帶動其他國家的出口。顯然﹐林毅夫還想中國扮演世界經濟大救星的角色。

12月上旬落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5大任務﹐會後國務院又提出 30條措施﹐雖然洋洋洒洒﹐但是還看不出有特別的地方﹐效果如何﹐還看後續。表面上中國政府信心滿滿﹐但是外界幾乎都看衰﹐對“保8”並沒有信心。就連林毅夫所在的世界銀行﹐也將中國明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由原先的 9.2%下調至7.5%,創19年來新低,為中國改革開放30年以來第四低的成長率。但是如果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從兩位數一下暴跌到5%﹐其中的衝擊必然非同小可。8%是中國的生命線﹐也就是保持就業與社會穩定的底線﹐所以保8 應該是明年的慘烈戰鬥。

最近出現兩個警訊﹕一個是11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意外創下22個月以來最低增幅,只比去年同期上漲2.4%,遠低於10月的4%﹔一個是11月工業增加值按年增幅急劇下滑至僅5.4%,為中國1999年有紀錄以來最低。這些顯示中國正面臨經濟衰退及通貨緊縮的雙重風險﹐銀監會主席劉明康承認,經濟由通脹走向通縮的可能性大大加強。

由此不可避免的出現失業潮。廣州35重點企業﹐也有逾7成裁員。官方最近透露﹐至今已有400萬民工提前返鄉﹐他們有的不僅土地轉包出去了,連房子都倒塌了,但戶籍關係仍在當地﹐於是成為當地的“包袱”﹐他們在城裡見過大世面﹐不會像普通農民那樣安分。

除農民工外,年底前估計有150萬名大學生不能成功就業,失業率高達 12%,是城鎮登記失業率的3倍。重慶2009年應屆畢業生招聘會﹐3千職位湧進近10萬人﹔廣東東莞一家清潔公司招聘清理化糞池業務員,10萬年薪吸引上千名大學及碩士畢業生應徵﹔更有不少大學畢業生,願意接受零工資,只求先佔缺,有一份工作,可見明年中國就業壓力之嚴峻。一胎化下的大學生不但是社會“精英”﹐還是天之驕子﹐受到這樣的“委屈”﹐將成為社會不穩定的暗流。

但是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情況來看﹐上頭的分歧似乎沒有完全解決。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結束的同一天,“人民日報海外版”在頭版刊登了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的文章﹐重申“決不盲目救落後生產力”﹐要實現產業結構的轉變。可想而知﹐他的主張得到胡錦濤的支持而背離溫家寶的主張。

還有一些異常情況的出現﹐是由於大型國有企業利潤大幅下降﹐國資委在12月15日透過官方網站,對外公布了近期中央直屬重點國企的高層管理人員的調整情況。涉及鋼鐵、鐵路、石油、化工等諸多行業。在這以前﹐曾經做過三九集團副總裁王永禎秘書的聶祖安在高層重組中上吊自殺﹐當局沒有透露自殺的原因。

民營企業也不太平﹐號稱中國首富的國美集團老總黃光裕,因操縱股價被調查﹔萬科的王石﹑平安保險的馬明哲﹑蒙牛的牛根生﹑百度的李彥宏﹑華為的任正非等等﹐也因為不同程度的醜聞而受到名譽上的損害。據說﹐民營企業家如同螃蟹一樣﹐“一紅就死”。中國的民營企業要依附統治集團才能存活﹐所以他們的興衰生死﹐往往也與中共高層的利益糾葛有關係。看來新的一年他們將在愁雲慘霧中度過。

不論國企﹑民企﹐當局都會趁機痛下殺手。在中國的金融海嘯中﹐也是優勝劣敗的大搏鬥﹐只有減少政治干預﹐並且借這個機會進行改革﹐才能使中國的經濟發展的環境正常化。例如﹐能源價格應該在這個時候納入市場機制中。然而沒有共產黨的政治改革﹐也就不能期望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能變成真正的自由經濟﹐最後還要淪為利益集團之間的明爭暗鬥。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08-12-17)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