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經濟下的南海明珠
  ----海南省走馬觀花記      林保華      1993.8.1

    海南由於有各省的人才、資金,已經日趨興旺。在海口可以看到
    不少來不及上車牌的豪華轎車,表明它的富裕。海南是靠全國的
    支持而在經濟上得到發展的,作為「南海明珠」,全國都作出了
    貢獻。

    緊跟著颱風高蓮之後,我隨香港大學以張五常教授為首的一個考察小組
到了海南省省會海口市。

    我取道深圳黃田機場,乘坐海南航空公司的波音七三七客機。海南航空
公司新成立不久,只擁有三架客機,這一架新機到手才一個月。據說,由於
飛機很少,經過這場颱風的干擾,疏導乘客時調度有些困難。海口市機場座
落在市區,原為軍用機場,現在軍民兩用。為此,當局正在興建一個新機場
,以應付發展的需要。

        海南經濟特色----集資建設

    在海口市和環島公路上,可以見到許多懸掛在上空的橫幅,其中有一條
就是「投資機場,股中之王」!----通過社會集資來籌建機場或其他項目,
這是海南經濟的特色之一,因此股份公司林立。飛機場看來是必賺的投資,
包括三亞鳳凰、海口美蘭兩大國際機場及全島民用機場的建設、經營、開發
,故有「股中之王」之稱了。

    此行由三亞東方旅業股份有限公司接待。這家公司和三亞東方實業股份
有限公司、東方文化藝術股份有限公司、東方地產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
東方租賃投資有限公司等,合稱「東方系列」。是個彼此獨立的鬆散的集團
,其以東方實業為龍頭。東方實業以每股三元的發行價於今年四月作為法人
股在北京上市,最高價達十二元五角,執筆時則為五至六元。

    到達海口之後,我們立即沿環島公路南下三亞市。海口到三亞有東、中
、西三線,以東線路程最短,約四百公里;中線則最險峻,要翻越五指山。
我們因為要趕時間,只有走最平坦的東線了。東線已開始建高速公路,建成
部份還不到一百公里。沿路田園風光,不見行人、房屋,與美國無異。走回
普通公路,雖然較寬廣,但路面不平。沿途的簡陋房子,飽經風霜的農民,
加上載客運貨的手扶拖拉機,構成了仍在發展中的中國特色。

    出海口以後,經瓊山縣,到了瓊海縣.這裏有風景美麗的萬泉河旅遊區
,也是當年「紅色娘子軍」的所在地。瓊海縣的通衢要道上豎有紅色娘子軍
的塑像。那幾天,正是中共成立七十二周年紀念日,報章上刊有訪問當年紅
色娘子軍老戰士的報道。但是,除「老一輩」和我們中年一輩當年看過《紅
色娘子軍》電影或現代革命芭蕾舞劇的人還稍有「情懷」之外,還有什麼人
會注意這事?不過有些駕駛摩托車載客的女駕駛員,倒像是現代紅色娘子軍
。而不久前看到有關海南島的報道,談及海南色情業的「娼盛」還有人謔稱
紅色娘子軍變成了「黃色娘子軍」,當信人間正道是滄桑了。
 
    到了萬寧縣,有著名的興隆鎮。提及興隆鎮,我想起著名的興隆華僑農
場,當年收容了不少來自印尼的華僑。這些華僑被趕回中國,乃是中共推行
世界革命的極「左」路線的惡果。當然,如果這些華僑有錢、有地位,也不
至於被安排到興隆農場。七十年代後,好些華僑回流,但是那些在農場的華
僑,由於當年回國的時候是「連根拔」,加上經濟因素等,有些只能留在原
農場「死守」。七十年代後期又加上從越南被趕回中國大陸的越南華僑,有
些也被安排到興隆農場。


    現在的興隆農場如何?它既然是國營農場。我想,肯定是不會好到哪裏
。不過我們走到興隆鎮前,眼前卻突然一亮,因為有塊很大的石碑,刻上「
享受在興隆」五個大字。「享受」者,資產階級好逸惡勞思想也。現在「勞
改」的農場所在地鼓吹享受,這也是世道大變的證據了。現在興隆開闢為旅
遊點,有個度假中心,有溫泉、賓館、高檔酒樓、娛樂城、的士高等等,相
信這會逐漸地改善當地人的生活水平。

          海南到處「圈地熱」

    在三亞,自然還要看鹿回頭和天涯海角。鹿回頭在山上,根據民間傳說
塑有一雕塑。從鹿回頭不但可以俯瞰三亞市區,還可以看到鄰近地區。只見
好些地區已在開發之中。有的雖未開發,但已被「圈地」。當地的朋友說:
「我們可以看到的地方,均已被圈。」由此可見海南「圈地」之熱。

    我們所住的酒店,除了幾百元一間的普通客房之外,還有千元以上一夜
的別墅。別墅就在海邊,夜裏漫步沙灘之上,傾聽海濤聲,看著月光在起伏
的波浪上造成的反射,另有一番懾人的情景。

    第二天上午、頂著烈日,去「天涯海角」。那又是一大片沙灘,以及一
些巨石。在「終點」的幾塊巨石上,一邊刻著「天涯」翻越到另一塊巨石上
,則刻著「海角」。遊客不少,已頗商業化了,因為一進旅遊點,竟是人民
幣的廣告,簡直就是指導遊客既要觀賞風景,也要「向錢看」。果然那裏也
有一串賣工藝品和珊瑚之類的小舖子,再有一些婦女拿著一串串的珍珠項鍊
向遊客兜售。由於現代科技的發展,珍珠真假已很難區分,當地人甚至說,
越不好看的,反而可能是真的。

    爬過天涯,雖是海角。但是天外有天,海外也有海。當年書寫「天涯海
角」的文人雅士,可能是一個出賣主權的賣國賊,因為天涯海角之外還有我
們的南沙群島哩。對中國來說,真正的天涯海角應該是南海的曾母暗沙或東
海的釣魚列嶼。

    回程時,我們還去興建中的三亞機場兜了一圈。真正要開發為旅遊區,
少不了機場。一旦飛機場建成,香港到三亞才一個多小時的航程,香港人完
全可以來此度周末,享受一下純大自然的風光,解除一周來的疲勞。

    在三亞,我們還參觀了東方系列的總部以及正在興建中的酒店和東方俱
樂部。酒店將爭取五星級,今年可投入服務,內有自己的發電機----海南電
力不足,時有停電,自己有發電設備,雖然成本高了,卻是對遊客服務的最

保障。

    東方俱樂部頗值得一提。俱樂部所在的東方花園,佔地二百畝。已用圍
牆圍起,內裏開始堆積有沙石,是動工之兆。它的地點也在海邊,也有如畫
的風景,是尚未被開發的景點。但更值得一提的是,淺海區的四個石樁,卻
是當年日本人打下的。原來當年日本「皇軍」就是在這裏登陸的。三亞又名
榆林港,據說作為軍港,就是那時開始的。

    東方俱樂部集資的方法之一是出售會員證,但會員證還沒有設計出式樣
來,已被炒到四十萬元一個,成為政經界地位的象徵。

    回到海口,當天晚上東方系列的董事長黃嚮農(金穗)請吃飯。黃嚮農
是個傳奇人物,雖然今年才四十一歲,卻演過粵劇,寫過文章,當過宣傳部
長,最後還是「下海從商」。但就是從商後有了可觀的成就,他仍然沒有放
下他的筆桿子。他以自己的親身經驗,寫下有關經營管理方面的著作,成為
中國企業文化的
佼佼者。

          地產熱和股份制熱

    七月一日,由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和中國留美經濟學會、中國
經濟學會(英國)共同發起主辦的中國市場經濟理論與實際研究會在海口市
開幕,中外著名的經濟學家和大陸留美、留英學人都有參加。他們包括張五
常、鄒至莊、傑弗里.薩克斯、孫尚清、安志文、董輔礽、高尚全、馬凱、
童大林、楊啟先、周小川、黃達、王玨、樊鋼、林毅夫、楊小凱、蕭灼基、
張維迎、王小強、易剛等等。

    討論會召開之日,正是中國經濟出現嚴峻形勢之時,所以應該如何進一
步改革就成了主要的話題。由於會議上的發言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因此不那
麼「緊跟形勢」,但是會下一些老朋友們「直腸直肚」地討論,那就更加具
體、更加深入了。無論海南的企業界,還是學術界,都有不少當年北京知識
界的精英,因此不但談理論,也談實際,對探討中國經政形勢和道路應該是
有益的。

    如果說海南的經濟有什麼特點的話,那就是地產熱和股份制熱。這個雖
是熱氣騰騰的熱,卻並不一定就是過熱。

    從海口到三亞的路上,路邊平白無故地會豎起一個牌樓,上書「慶祝XX
XX奠基」之類的招牌,雖然周圍仍是一片荒地,但表明己是「名地有主」了
。這主要是在縣城附近地區。而三亞和海口,不但已有好些圈地,更有不少
樓房正在興建。海口市甚至還在填海,似乎表明海南的地已經不夠用了。濱
海大道靠海邊部分就在填海,大道旁邊一幅幅巨型廣告牌,好些都是地產廣
告----不但有「土產」的,還有三資企業的;不但有中國城,還有洛杉磯城
、愛華城等。洛杉磯城在秀英港附近,位置極好,佔地一大片,將來落成後
如果海口沒有大發展,銷路可能成問題。

    據傳海南有一千二百家地產公司。由於經濟開始調整,一些省市在海南
炒地皮的錢要被調回,因此樓花價格已開始出現較大的調整,現貨的調整稍
為小一些,因為海南的大發展也是這兩年的事,因此蓋好的樓宇還不多,暫
時還有需求。據稱如果按照那些買賣地皮所制定的規劃完成建設的話,將需
一兩百年時間。這應該是過熱了。

    此外,海口市人口四十一萬,如果人口不大量增加,將難以消化這些樓
房。但要增加人口,靠「炒」還不足夠,還需要貿易、工業和旅遊事業的發
展。而這不是一兩年、兩三年的事,而且也必須有基礎設施,特別是交通、
電訊、能源的配合。聽當地人說,海口有時停電,我在海口那幾天,沒有停
電。但打電話比較困難,常常佔線,就連手提電話(大哥大)網絡也不夠。
至於交通,還沒有現代化機場,還沒有鐵路,環島高速公路只建好一部分。
海口碼頭退潮時只能容八千到一萬噸的輪船,要成為現代化港口,特別是貨
櫃碼頭,顯然也還不夠。這些都需要快馬加鞭地進行。如果炒地產的資金能
流入這些領域,海南會有更健康的發展。

    說到股份公司,原先聽到一些,到那裏以後,不但領略其熱潮,而且也
獲知其組織結構。海南的開發,涉及資金,不少股份公司紛紛成立,就是要
從社會集資,進行開發。例如接待我們的東方系列,前體改所成員張少傑、
前社科院經濟所的張學軍等也到海南組織股份公司。這些股份公司,有國有
企業(法人)入股,也有內部職工入股,還有社會上的其他投資者,例如張
學軍的海南國際招商股份有限公司,就表明資金是「招」來的。這些股份公
司(例如東方實業),經過審核,成為法人股而在北京上市。有些公司雖未
正式上市,但在證券公司外面也有「地下交易」,並有黑市價格。

    這些公司在海南據稱有六、七十家,資產達一百億左右,是中共推行市
場經濟以後在海南出現的「新生事物」。雖然公司的股權中國有企業佔大比
例,但是由於是多個國有企業分散投資的,因此任何一個國有企業都沒有足
夠的力量控制這個股份公司,決策權掌握在那些民間的傑出企業家所組織的
管理班子手裏。他們的智慧和手腕為公司賺取不少利潤,那些國有企業對他
們在公司的投資也是放心的,並不去干擾。但是未來會出現什麼變化,包括
股權上的變化,或者因為政策上的變化而影響這類股份公司的存在和發展,
那是另外的問題。

    實際上,自從中國提出股份制以後,海南省這些企業的出現也是股份制
企業的一種形式。至於它的素質如何,除了管理階層的水準之外,當然也涉
及政府和杜會的監管問題。

    自從北京當局對長城機電科技企業(集團)進行封殺之後,人們難免也
擔心當局會否殺錯良民,對類似的股份制企業進行全面扼殺。

    這些股份制企業對海南經濟的發展作出了一定的貢獻,如果說有問題的
話,也只是太偏重於地產開發。在發展市場經濟的時候.這種「投機性」也
是難免的,但是最終它們要服從市場規律。只要政府不採用太激烈的手段封
殺,這些股份公司也應該會逐漸轉向多元化經營的,或者使過熱的投資逐步
冷卻。如果政府急剎車,並用行政命令進行封殺,那麼這些股份公司將被迫
破產,實際上也是參股的國營企業和民間投資者的損失,社會一樣造成不穩
定。

    企業家擔心中央收權 危害經濟

    和一些企業家及學者談當前的經濟形勢.他們表露了一定的焦慮,特別
是擔心中央收權,危害到地方經濟的發展。但他們在加強適應緊縮金融的同
時,並沒有完全悲觀。到一家朋友開的公司去作客,總經理還在策劃中長線
的圈地呢,他們眼前則在促銷手中的樓宇。

    資金的緊張也看得出來。例如一個深圳頗有知名度的老牌集團在海南的
信託公司就在《海南日報》上刊出整版廣告,聲言代客投資,至於客人要多
少回報率,可以「面商」云云。這實際土是變相籌借資金----「回報率」也
者,貸款利息也。正好在一條馬路上見到這個集團正在建造中的兩個地盤。
如果資金短缺,只好停工了。而有的公司也在積極籌募資金,準備抓住地產
下跌的機遇擇肥而食。這方面外商應該更具條件。

    在意識形態方面,海南也還是比較開放的。有些學者雖然是第一次見面
,但是他們說話也沒有什麼迴避,敢於闡述一些比較敏感的學術觀點。他們
說,在當地也如此公開討論, 並沒有感到有什麼壓力。

    海南的報紙真不少,就我所見,除了《海南日報》和《海口晚報》之外
,還有《商旅報》(由海南航空公司主辦,號稱「特區省唯一空中專遞)、
《海南開發報》(由海南省農業綜合開發試驗區管理委員會主辦)和《求職
報》(海南省人才交流服務中心主辦、中國國土資源開發利用促進會承辦)
等。報紙的內容都注重短小活潑,以吸引讀者。這些報紙常常見到整版或兩
大版的廣告,如《海南日報》七月一日有兩大版「海南機場股份有限公司宣
告成立」的廣告,而七月二日約兩大版廣告是「海南金川(香水灣)股份有
限公司獲准設立」。

    我更高興的是看到七月一日在《海南日報》的整版廣告,那是「國際慣
例書庫即將推出發行」。這套書庫有二十六種,總策劃是海南省政府社會經
濟發展研究中心和海南第一投資招商股份有限公司,編委名譽主任是已離任
的省長劉劍鋒,主任是副省長毛志君,還有劉桂蘇、廖遜、符大榜、蔣會成
,執行主編是周文彰,于光遠、厲以寧、劉國光、吳敬璉、蕭灼基、董輔礽
等十三人是顧問。

    一提「國際慣例」,我就想起趙紫陽。這是當年趙紫陽提出來的,也是
中國走向世界、實現現代化的必由之路。所以該廣告介紹這套書是「引導中
國與世界市場接軌/幫助各界與國際社會溝通」。我去濱海大道的新華書店
時,大門口也豎立了介紹這套書庫的廣告,看來海南的文化層次還是比較高
的。

    我有幸認識了身為這套書執行主編的周文彰,他是八八年畢業的中國人
民大學哲學博士,說起來還是校友。他邀請找當晚參加人大校友宴請參加海
南會議的黃達校長。找推辭了其他約會,參加了這個活動,有三十多個校友
參加,費用是由已下海的人大校友開辦的公司負責。他們說,組織這些活動
也要謹慎,有一次不經意在報上用了「人大校友會」這個名稱,差點被當作
「非法組織」而出事。不過海南的公檢法系統裏有好些人大的校友,該可倖
免。

          「黨政合一」的試驗

    海南由於有各省的人才、資金,已經日趨興旺。在海口可以看到不少來
不及上車牌的豪華轎車,表明它的富裕。我還看到車牌最遠的省份,那是吉
林省的。他們從吉林開這貨車到雷州半島,再由渡輪帶到海南,然後奔馳在
環島公路上----海南是靠全國的支持而在經濟上得到發展的。作為「南海明
珠」,全國都作出了貢獻,因此從中央到各省都應該好好地愛護它。

    海南省的「黨政合一」領導人由阮崇武出任,雖然上任不久,當地人士
多認為地也是一個實幹家。七月二日早上,他還會見了張五常教授一行,東
方系列的董事長黃嚮農也同時獲得會見。

    作為全國最大的特區,海南也在進行「黨政合一」的試驗。由於建省以
來省委書記和省長的種種矛盾,給工作的開展帶來掣肘。其實各個企業的黨
委書記和廠長(經理)的關係也就是核心和中心的關係,誰也搞不清楚,以
致相互扯皮,相互鬥爭。如果試驗成功,以黨代政也好,以政代黨也好,希
望至少可以精簡一下重疊的機構和人員。

《爭鳴》 1993年8月號          十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