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鋒專欄】北京呵護馬英九利用章孝嚴  2005-01-13
 

    馬英九受邀去香港不獲批准,在香港引發軒然大波,除了因為馬英九是
台灣統派政治人物中在台灣民望最高者,是中國的重要統戰對象而必須拉攏
外,還因為他在香港出生而是半個香港人。了解中國政治的人都知道這是北
京的決定,但是特區政府作為執行者,難逃批評,有些人不敢罵北京,特區
政府就成為替死鬼,凸顯香港所謂“一國兩制”的困境。因此事件一發生,
就有特區政府的“消息人士”透露這是北京的決定,因為他反對反分裂法。

        拒絕簽證香港形象受損

    香港輿論的強烈反應,認為香港形象受損,破壞“一國兩制”與兩岸的
統一大業,使特區政府手忙腳亂,越描越黑。特別是有媒體揭露特區政府派
兩批人遊說馬英九說謊而被馬英九拒絕之後。於是特區政府一再解釋沒有將
馬英九列入黑名單,歡迎他四月訪港;中國駐港機構中聯辦一方面認為馬英
九是香港的朋友,一方面表示尊重特區政府的決定(其實是北京的決定),
入境處處長李少光更聲稱特區政府從來沒有拒絕馬英九簽證(不簽證不等於
拒絕)。正在這個時候特首辦主任林煥光元旦旅遊東京的婚外情被媒體曝光
(2002年以來媒體第三次集中報導他的婚外情)立即辭職並立即被批准,也
被認為與他不贊成“拒馬”有關。一些馬屁精為了給北京與特區政府解困,
把事件說成並不是拒馬入境,只是推遲馬英九入境而已。但是如果馬英九接
受這種說法,不是成了“召之即來,揮之則去”的僕從嗎?

        輿論批政府拒馬不智

    在香港的政治人物與輿論大肆批評北京與特區政府“拒馬”不智的時候
,一些與北京有特殊關係的政治人物與評論員持不同的看法,為北京做出權
威的解釋,也許這才是事件的真相而值得重視。香港最資深的人民代表吳康
民的文章就認為“中央此舉,是為了保護馬英九”;因為“馬英九是當前台
灣政壇一顆閃爍的明星。他不僅可能是台灣國民黨的接班人,還可能是台灣
下任的領導人。”他來香港會被民進黨攻擊。因此“說北京因為馬英九的一
兩句話而拒絕他,未免太小覷北京當政者的策略水平了。……難道對像馬英
九這樣的一位值得爭取的人士,會這樣硬邦邦的不近人情嗎?”

      馬缺乏深謀遠慮心智

    一位在中資機構擔任專職兩岸事務的評論員在文章中更直截了當的說:
“馬英九此時來港根本不宜”。他給馬英九指出方向說:“香港並不是他僅
可經營的政治舞台,他的政治舞台在台北,在台灣的中南部,在二○○八年
。”他甚至批評馬英九:“我們不知道馬英九此時接受邀訪香港的決策是礙
於私人情面,還是有其他政治考量。私人情面大可不必,政治考量得不償失
,可見馬英九的政治心智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深謀遠慮。”

    這個批評可謂一箭中的,香港的政治人物與評論員,對中國的權謀文化
到底了解不深,易於看表象而不看本質,看眼前而忽視未來,只有深得五千
年中國文化真傳的政客與評論員,才能做出如此深謀遠慮的評論。馬英九即
使有大中國情結,也因為沒有深受中國黨文化的教育,所以也缺少這種深謀
遠慮的政治心智而必須接受“再教育”。

    在北京“拒馬”的時候,卻又表演了一個“迎章”大戲。在台灣派遣民
間業者到北京洽談春節包機直飛事務時,以國民黨立委章孝嚴為首的一個代
表團也飛往北京,與政府委託的業者爭鋒,被綠營與輿論質疑是去“搶功”
與營造“國共和談”,更嚴重的責問是去協商,還是去投降。

    兩岸“三通”一直是北京要達到的目標,那是基於“統一”的政治與軍
事目的;台灣則因為安全原因而特別慎重,因為北京從來也不掩飾侵略台灣
的企圖。只有同北京一鼻孔出氣,或只是從自身方便或利益出發的人,才會
無條件的認同“三通”。其實“三通”除了直航,全通了。因此北京利用“
包機”向直航進迫,台灣鑒於台商的壓力而被迫節節敗退。北京為了引誘台
灣上鉤,近來採取以退為進的策略,故意以沒有雙向包機而“刁難”台灣,
去年春節沒有包機,結果去年秋天改為由台灣主動提出,並且答應雙向,北
京故意愛理不理。本來台灣的這個讓步中國方面已經滿意了,豈料國民黨也
派代表團去北京,為中國提供分化的可能而提出進一步的要求,使政府處在
“國共合作”的夾擊之下。台灣藍營的一些智者相信也認為國民黨此舉不妥
而臨時退出。這種忽略國家利益,而只注重一黨之私的做法,將使台灣民眾
認識國民黨某些政治人物的唯利是圖本質。

    現在問題在於,為何北京“深謀遠慮”的不讓馬英九訪問香港,卻讓章
孝嚴等人高調訪問北京為中國助陣?章孝嚴說,因為民進黨與北京沒有溝通
管道,似乎非他莫屬了。可是北京排斥海基會而接受章孝嚴,不正好是分化
台灣,打擊執政黨而利用章孝嚴嗎?章孝嚴願意被北京這樣利用嗎?

        利用完了就當垃圾扔掉

    北京對馬、章的不同態度,正好表明北京對馬英九有期望,而對章孝嚴
卻不抱甚麼期望,能利用就充份利用,用完了就當垃圾扔掉。在章孝嚴前面
,還有那個“二馬”的馮滬祥,他比章孝嚴更親北京,用完了就被扔了。章
孝嚴最後也是如此,因為北京把賭注放在馬英九身上。至於北京這場豪賭能
否取勝,得看馬英九的表現。馬英九在台灣的政壇中固然有他的優勢,然而
他的應變能力的確很成問題。最近台北市捷運與衛生局的問題又顯示出他的
缺乏魄力與袒護屬下,在兩岸事務上“心智”也有問題。民眾對他的觀感如
何,最終將由選票來表達。
【台灣日報】2005.1.13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