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剖析大陸七宗劫機事件

    十月二日在廣州白雲機場因劫機而發生的空難事件,香港傳媒都有較詳
細的報道,廣州電視台也取比較開放的態度,當場播出了現場的有關場面。
北京卻未見報道,十月三日沒有見到當天的《人民日報》海外版報道,想來
《人民日報》為如何報道這項新聞內部又有爭議,要請示有關領導而延誤出
版。

          中共應對慘劇負全責

    根據香港傳媒的報道(希望不是周南社長認為的謠言),情況大概是這
樣的:這宗空難首先是一宗騎劫事件,騎劫者者要求飛機飛往台灣或香港,
但是機師不同意,採用欺騙的方式.在廣州上空兜了一些時候,才在白雲機
場降落。但是快降落到地面時,顯然劫機者發現上當受騙,於是引爆炸彈,
或者雙方發生格鬥,使飛機出現「下正常」降落,以致爆炸和撞機出事。

    劫機,不論出自甚麼動機,都是一種罪行,但是對劫機處理下當,也有
不可推卸的責任。這次機師堅持和劫機者鬥爭,釀成慘劇,雖然中共會封他
烈士,但這是一種草菅人命的行為,絕對不可以讚揚,而白雲機場明知有
一架「問題飛機」在上空盤旋四十五分鐘,除了調派武裝人員準備逮捕劫機
者,卻沒有考慮如何清場以減少損失,結果撞毀準備飛往上海的客機,增加
了完全可以避免的傷亡,這也是一種重大的責任事故。

    這兩方面的錯誤,機師和白雲機場的負責人固然要負責,但是更要負責
的是中共領導人。特別是現在的中共領導人,推行「以階級鬥爭為綱」的路
線,以致在中國民航工作人員中,他們所想的就是對敵鬥爭,而不是人民群
眾的生命安全。如果這種指導思想不得到改正的話,不但海外人士會很怕搭
乘中國大陸的飛機,而且類似事故也還會再出現。

    在中共歷史上,共發生過多少次劫機事件,由於當局實行新聞封鎖,不
可能有完整的數字。據一些資料情祝來看,八十年代大致有以下七宗:

          80年代發生的劫機案

    一、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從西安飛往上海的一架螺旋漿二五○五
號班機,在無錫上空為五名劫機者騎劫,經過機上的打鬥,騎劫者被制服,
全部被判死刑。機組人員則立「戰功」受表揚。

    二、一九八二年七月三十日,從上海起飛,機號為五○五二八的子爵號
專機。?著由烏干達民族解放軍司令蒂托.奧凱洛少將率領的烏干達軍事代
表團飛往北京,在無錫上空被隨機的保衛幹部鄭延武(高幹子弟)用手槍騎
劫,要求飛往台灣桃園機場,經過格鬥後,鄭延武被用利斧砍死。

    三、一九八三年五月五日,瀋陽飛往上海的二九六號三叉戟客機,在飛
臨渤海灣時被卓長仁等五人騎劫,雙方經過一番角力後,飛機因為沒有油而
在南韓漢城東北的一個軍用直升機場緊急降落。

    四、一九八八年五月十二日,自廈門飛往廣州的一架的七三七飛機挖張
慶國·龍貴雲騎劫,在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降落。

    五、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一架由寧波飛往廈門的「運七」型客機
被騎劫住台灣,但飛機在福州降落,騎劫者梁奧真見事敗而引爆身上雷管身
亡,兩名乘客受傷。

    六、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從北京飛往上海的一架波音七四七飛機
被參加過民運的張振海所騎劫,往日本福崗市機場降落。張本人於今年四月
二十八日被引渡回中國大陸,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七、一九九○年十月二日,是最新的一宗。

          反映社會的思想情緒

    從上述七宗騎劫事件的日期來看,八二、八三年中共剛改革開放不久有
三宗,而後面的四宗則是胡耀邦、趙紫陽先後下台,中共大力推行反對資產
階級自由化以後,這可以理解為前者因為改革開放剛推行,群眾對中共仍缺
乏信任;而後四宗則是反自由化連動又使群眾喪失信心,在沒有條件出國和
偷渡的情祝下,有的人就採用騎劫的方法。固然這些騎劫者是亡命之徒,但
是也反映了群眾的一種思想情緒。因騎劫者飛到外國會被引渡回北京,飛往
台灣,也要受到司法審訊,在這情況下他們仍然要這樣做,甚至不借玉石俱
焚,表明了對當局不滿的強烈情緒。

    北京求實出版社在一九九○年三月出版了一本《建國後二十樁重大反革
命案件紀實》,排名在第二、四、五位的,就有上述劫機事件中的前面三宗
。這些紀實文學中,都是介紹和宣傳機上人員如何不惜流血犧牲同劫機者英
勇鬥爭的。

    第一篇《發生在上海上空的劫機事件》作者是外國人,似乎是當時機上
的旅客,對當時的搏鬥有較詳細描寫,以及外國乘客的驚慌情況.當時劫機
者也引發炸彈,機身炸開了一個洞,但因為在低空飛行,快要降落上海虹橋
機場了,所以沒有造成嚴重問題。「死神來過了,但又走了。」

          中共會從中汲取教訓?

    《人民日報》在該年的七月三十日報道則說:「飛機繼續在顛簸中飛行
,在機長示意下,兩名機組人員悄悄地走出駕駛艙,他們立即高喊:『共產
黨員跟我來,大家一起跟他們幹!』話音剛落,共產黨員、副駕駛閻文華,
共產黨員、領航員黃振江,共產黨員、機械師劉兆賢,共產黨員、報務員苗
學紅,女乘務員許克敏、賈志梅、蓋生蘭和乘客一起,紛紛拿起墩布、汽水
瓶和消防斧等,劈頭蓋腦朝罪犯砸去。兩分鐘之內,戰鬥勝利結束。」

    看了這段報道,將來搭乘中國大陸的飛機,最好去找沒有共產黨員的,
可是沒有這種飛機。

    騎劫往南韓的二九六班機,該書也有以下的描寫:「機艙裏,子彈尖嘯
,木屑橫飛,硝咽瀰漫,氣氛緊張得快要爆炸。」「機艙門倒了下去,幾名
暴徒闖進駕駛室,機組人員被槍擊傷、鮮血在身上、地上流淌;暴徒們狂叫
著,張牙舞爪……」「剎時天翻地覆----喪盡人性的暴徒們,小顧旅客的安
危,把二九六客機弄得直立起來,一翼朝天,一翼向地。接著,機頭翻轉對
著大海,從九千米的高空直栽下來,每分鐘下跌一八二○米,超過了重力加
速度!眨眼功夫,飛機穿過雲層,向著大海衝去,險些墜八大海……」劫機
者沒有本事駕駛飛機,而是機師抗拒他們的命令。

    正是這些英雄主義的描寫,使張振海到達福崗,被機員一腳從飛機上踢
下,立功贖罪,否則他們回北京後如何向黨交代?大概也因為上述的驚險鬥
爭最後都轉危為安,因此這次這架波音七三七的飛機師也如此炮製,結果卻
是一場大災難。

    中共當局會從中汲取教訓嗎?

香港《經濟日報》  林保華:近看遠望專欄  1990.10.5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