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雞聲中除舊歲,祈求今年不更壞          凌鋒

    “香港九七”渡過了最後一分鐘。在十二月二十九日開始到元旦前的的
最後幾天裏,香港人竟在殺雞聲中度過,三天內用各種手段宰殺了一百四十
萬隻雞,使“香港九七”的主權移交充滿詭異性。

    但連殺雞也并不順利。其一是缺乏殺手,除了人手不足,有些殺手豈止
平生沒殺過雞,甚至是“手無縛雞之力”,只是身為有關部門的公務員,被
逼走上殺雞舞台上,也算是“時事造英雄”了。其二是缺乏工具,“工欲善
其事,必先利其器”,誰也預料不到會有這個“殺雞運動”,所以用來“悶
”雞的二氧化碳本來需要一千瓶,但只有四百瓶,其他唯有用刀來殺。上述
問題,使本來原定一天的殺雞任務要拖到三、四天才完成。而殺雞過程中不
但使一些雞頸斬不斷而到處蹦跳血染四周,而且生命力強的雞隻竟可以不被
二氧化碳(缺氧)悶死而啄破膠袋死裏逃生。再加上來不及收拾雞屍,所以搞
得屠場血毛狼藉、臭氣薰天,引來蒼蠅和野狗。這樣子混亂會不會反而使
H5N1病毒到處散播,沒有人能知道,但引起了更多的批評。

    由於殺雞的這種慘狀,不少人動了惻隱之心,一些佛教界人士舉辦法事
,為群雞超度亡魂。但願有朝一日他們也可在香港為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
所整死的幾千萬人的冤魂超度,使他們得到安息。

    到除夕為止,一百四十萬隻雞只能說是基本殺盡,但仍有遺漏,一是當
局漏了個別小養雞場,二是傳說會以三十港元賠一隻被殺的雞,因此有黑幫
人士從大陸走私雞隻來香港,以便獲取賠償。

    說到賠償,傳言是三十元一隻雞,但港府并未正式宣布﹔再加上和雞有
關的行業都受到打擊,因此也不斷發生向政府請願的事,要求當局以貸款、
免租等形式協助他們度過難關。

    殺雞運動後,香港仍發現兩宗新的H5N1病毒患者,雖然有的是在殺雞前
就染上,只是現在才得到證實,但已令“風聲雞唳”的港府緊張起來,可能
將檢疫範圍從家禽擴大到貓狗之類的走獸。如果香港再發生殺貓屠狗運動,
香港不知將成什麼世界了。

    面對禽流感在香港的蔓延,義大利、南非、阿聯酋、印尼等國已禁止大
陸雞或所有家禽入口,台灣、法國、泰國等則提醒去香港旅遊的本國人士注
意,而歐盟和菲律賓表示會密切注視,準備應變。如果情況惡化,可能還會
有更嚴厲的措施,那將是香港的不幸。

    港府面對這次的禽流感,開始也學中共一樣報喜不報憂,在壓力下才公
布事實。不久前董建華還指責媒體渲染此事。到患者越來越多,港府決定殺
雞後,董建華卻又躲在別墅裏不出來,到除夕那天,也就是大規模殺雞的最
後一天,才裝模作樣去視察,但又否認是在輿論的壓力下被迫出巡。董建華
曾自稱是“強勢領導”,面對危機卻做縮頭烏龜,視察也只是做政治秀,提
不出實質性的建議來改善上述的種種問題。以這種態度和作風,香港市民對
未來的前景不能不疑慮重重。

    除了面對禽流感的進退失據外,處理金融風暴的失策導致釀成股災使香
港經濟進入低迷狀態,也使香港市民相當不滿。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最
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市民對生活的滿意程度和去年(九六年)相比,已從百分
之五十四點五,下降到百分之四十六點七,下降了幾乎八個百分點。

    該研究所在殺雞前所作的另一項調查顯示,有近五成的被訪市民相信,
九八年的香港經濟狀況會比九七年更差,而超過五成的被訪者認為解決經濟
及失業問題是特區政府九八年的首要工作。至於今年政府最急切解決的五項
任務,順序分別是﹕防止經濟衰退、處理樓價問題、改善就業及失業情況、
改善民生及貧富懸殊、禽流感問題。相對而言,政治問題已退居榜後。

    由於特區政府將拆息提高到三百厘來捍衛聯繫匯率,嚴重打亂了香港的
金融秩序,使香港樓價和股市大跌,樓價跌了百分之二、三十,股市則下跌
四成左右,香港的經濟狀況立即陷入低迷狀態。匯豐銀行最近的經濟報告,
預估香港的GDP成長率將從去年的5.4%降至今年的4%,美林(亞太)證券則估
限p從去年的3.3%降至今年的2.5%(十三年來最低)。由於對經濟前景不看好
,有些收購事件告吹。其中新聞鬧得最大的是新華社北京總社屬下的新華房
地產在去年五月下旬香港樓市股市被大幅炒高迎接回歸時,以十七億二千萬
港元購入明珠興業中心十五層樓面,作為大陸駐港的新聞機構的總部,并改
名為新聞大廈。但最近由於無法繳付十一億一千六百萬元的餘款而被取消交
易,首期訂金一億七千二百多萬元被沒收。由於涉及中共官方機構,當然引
起轟動,也由於損害了中共的形象,所以那些官方機構紛紛表態和收購事件
無關,簡直欲蓋彌彰。

    經濟不景造成一些公司倒閉,如日資的八百伴百貨公司、部分地產代理
公司,一批旅行社和食肆也面臨結業。由於經營困難,不少企業裁員,在職
人員今年的工資也不會有什麼增加。因此香港市民對經濟前景表示悲觀是難
免的,市民對今年的展望,已不是去年親共人士所吹噓的“明天更好”,只
要明天不更壞已是謝天謝地了。

    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面對困境束手無策,只能一味唱好香港經濟如
何穩健,但就是回避高地價的經濟泡沫。而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特區政府居
然還發表“特區首六個月大事錄”,胡吹六個月來的政績。時至今日,一大
堆問題擺在面前難以解決,卻還有臉報喜不報憂,這一點倒頗有“一國兩制
”中“一國”的真傳。只是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在年終所作的調查顯
示,香港市民對於特區前途的信心和香港投資環境的評估,出現了半年來的
新低。如果連問題都不敢承認,還能期望這個政府能做什麼對市民有益的事
呢﹖   

中央日報 1998年1月上旬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