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人」 借題發揮論    凌鋒  1989.4.21

    如果說中共連知識分子聯名上書都無法容忍,那麼學生上街遊行,更會
被視之為「大逆不道」了。但是學生現在上街遊行所打出的旗號是悼念前總
書記、後來又仍然是中共政冶局委員的胡耀邦,如果下令禁止,則不但顯示
當政者沒有顧及「人情」的需要,連「黨性」也欠缺了。

    當然,學生不是為悼念而悼念,他們既悼念胡耀邦的不幸遭遇,也悼念
十年改革在走回頭路。只要不是既得的特權利益者,都會有這種沉痛心情。

    但是悼念和遊行中的某些口號,包括要求民主自由和打倒貪官,顯然是
對當政者的一種挑戰,中共目前採取暫時容忍的態度,但是如被認為超越「
底線」,鎮壓隨時可見。十三年前的天安門事件就是一例。

    因此就是現在的容忍狀態中,也已經隱藏殺機了。例如中共上海市委和
上海市人民政府在四月十七日晚發出通告說,悼念活動應當在本單位內有組
織地進行,並且提出「要提高警惕,嚴防壞人借題發揮,挑起事端,進行破
壞活動。」這說法和七六年壓制悼念周恩來的活動頗為相似。有消息說,次
日北京公安部也向全國發出指示,要求警惕有一小部分別有用心的人,以悼
念胡耀邦的名義進行破壞活動,接著北京市政府也以此警告學生。四月二十
日凌晨,新華社門外的公安人員開始對付和平示威和手無寸鐵的學生。

    如果說有「壞人」借題發揮的話,倒是有兩個現成的例于。

    第一個例子是八六年十二月的學生運動,完全是和平地進行,目的也是
推動改革。但是有「壞人」借題發揮,發動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鬥爭,把胡
耀邦趕下台。

    第二個例子是近年來的物價高漲和貪官盛行,明明是經濟和政治的改革
受到特權利益者阻撓而無法深入下去的產物,卻又被「壞人」借題發揮,歸
咎於改革開放,並且向趙紫陽和鄧小平施加壓力。


    如果這次遊行繼續下去,中共黨內的保守勢力還會借題發揮,大肆鎮壓
。四月二十二日當局將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追悼胡耀邦的大會,如果當局不能
容忍當天在天安門廣場也有群眾自發的追悼大會同時舉行,形成「裡一套,
外一套」,那麼這兩天晚上就會採用鎮壓手段來「清場」。

    最後「壞人」會落在「美國之音」頭上,因為它不是黨的喉舌,會報道
這些群眾悼念的情況而犯上「反革命煽動罪」。

《明報》

收錄於  凌鋒:《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