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新疆屠殺事件前因後果      林保華

最近轟動國內外、發生在七月五日的新疆烏魯木齊屠殺事件,有其遠因和近因。遠因是中共長期煽動的種族仇恨,近因是六月二十五日在廣東韶關發生的圍毆維吾爾人致死的事件。

對維吾爾人從歧視到仇視

從遠因看來,新疆自古以來不是中國領土,否則不成其為“新”,頁不會有張騫出使西域與左宗棠血洗回民的事件。即使被漢人政府統治期間,分離主義運動也一直沒有停止過,這也是中共特別仇視維人的原因。起初是因為維人從相貌到語言文字、宗教信仰、生活習慣不同而有來自大漢族主義的歧視,并且進行大規模的漢化政策,僅從新疆人口構成來看,一九五二年的人口統計,維人佔全省人口的七成五,但是二00四年,維人只佔全自治區人口的四成六左右,即使公投獨立,也難成事。中共表面優待少數民族,給予自治,實際上的自治是假的,因為中國的體制是以黨領政,第一把手的黨委書記是漢人,政府的主席才由願意充當傀儡的維族人出任。而所謂“優待 ”,例如高考加分,尤其是不肖維人偷東西、搶東西而被從寬處理,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而引起漢人的反感,這種政策只能增加民族裂痕。

但是如果是主張“疆獨”,那不但沒有優待,而且判以重刑。尤其二00一年“九一一”事件以後,中國接下美國的“反恐”口號,散布種族仇恨,把維人描繪成為恐怖分子,去年北京奧運之前更是登峰造極。有的維族空服員被停飛,還有北京的維人自嘲說,他們搭趁公共汽車最舒服,因為漢人看到他們就紛紛走避。這是含淚的笑話。也因為長期對他們的妖魔化,引發漢人對他們的惡感,終於爆發六月二十五日晚的事件,也就是七五屠殺事件的導火線。

六月二十五日深夜十一點鐘,因為傳說韶關工廠的維人強姦漢人女工,大批漢人衝到維人宿舍把他們拉出來痛打。官方數字是兩個維人被打死,一一八人受傷,其中七十九人是維族人,佔四分之三。藏族女作家唯色則說,傳說有七位維族人被打死。

從韶關事件看新漢化政策

可怕的是,一向對“騷亂”反應靈敏的公安、武警竟然容忍這種“私刑 ”長時間進行,到次日凌晨四點鐘才平息,可見當局在縱容這個事件。而網上流傳的視頻,拍攝的漢人在那裏幸災樂禍,不知“人性”到哪裡去了?

從韶關一個廠就有七百名維人工人,帶出一個問題,就是同化維人的步伐加快,不但大量漢人移居新疆,政府還組織青壯年的維人到漢人聚集的沿海打工,他們在沿海的漢人堆裡居住,勢必逐漸喪失自己的文化與宗教信仰而被同化。強勢的清兵入關都被同化,何況弱勢的維人。這種到沿海打工的情況,僅疏忽縣的三十六萬人口,就組織了七批。將來只剩下老弱病殘留守在新疆。根據美國“華盛頓郵報”的報道,維人到沿海打工,是根據中共的 “勞工輸出”計劃執行,以關懷窮困的維人為名(他們的收入遠低於漢人農民的收入,實際上也是中共歧視維人的政策造成的),強迫維人到沿海工作,如果拒絕還會被罰款。七五事件爆發後,中共當局立刻宣布這個政策不會改變,可見這是中共目前很重要而又不可動搖的種族滅絕政策。

中共經常吹噓如何撥款關懷少數民族地區,實際上這些款項都落到漢人特權集團手裡。然後又以經濟上的關心為名,實行漢化之實,可見用心的陰毒。新疆煤的儲藏量佔全國四成,還有非常豐富的油田,并且從哈薩克進口原油,實行西氣東輸,但是維人比漢人窮困,說明他們所應該享有的資源都被漢人的共產黨掠奪走了,否則他們會像中東產油國家或東南亞的汶萊那樣富裕。

烏魯木齊血案真相至今未明

維人的資源不但被中共掠奪,維人還要為中共的核試驗承擔核輻射的後果,日本札幌大學教授高田純今年五月發表研究報告說,到一九九六年為止中國在新疆舉行過四十六次核實驗,因為核實驗急劇死亡的維族人有十九萬人之多,受到急性放射線影響者高達一二九萬人,其中﹐還包括到過絲綢之路的日本遊客二十七萬人。由於防護設備很差,參與試驗的漢人情況也很悲慘,但是中國政府對此完全沒有表示歉意,遑論賠償。對這個研究報告,中國政府至今也沒有做出回應,因為回應只能越描越黑。

問題還在於,韶關事件發生後,當局沒有進行處理(到七月五日烏魯木齊大屠殺後才在韶關抓十五人充數),也沒有對新疆的維人進行安撫。而廣東當局與新疆當局對韶關事件發生原因的說法也不相同,所以真相為何,還沒有完全釐清。而善於監管網路的中國政府,居然沒有發揮金盾工程與綠壩工程的作用,放任網上流傳這場種族仇殺事件的傳播,自然會引發全體維人的不安與憤怒,因此才有七月五日烏魯木齊維人的請願,然後被中共一網打盡,中國政府有“引蛇出洞”的嫌疑。

七月五日傍晚遊行開始是新疆大學的學生,甚至打出五星旗,就如八九年學生高舉中國共產黨萬歲口號一樣,新疆自治區主席努爾.白克力也承認他們是和平進行的,但是後來被中共視為“打著紅旗反紅旗”,照殺不誤。問題是出現在為何七月五日一個晚上,從兩人死亡,突然跳躍到第二天上午宣布的一四0人死,八二八人傷;這一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為何當局在這個晚上要封鎖所有電話與網路?心裡沒有鬼又怕甚麼?而對資訊稍微“開放”後,流傳的全是維人如何屠殺漢人的情況,如果這是真的的話,為何當時不讓境外媒體在現場好好採訪與報道?而隔了一天讓境外媒體來採訪時,還有不怕死的維族婦女出來控訴當局隱瞞真相,以及他們的男人被逮捕或失蹤的情況。

當局對維人繼續進行大清算

而至今,中共也沒有宣布漢人與維人各自的死傷人數,雖然即使公布也不會有多少人相信這些官方數字,真如六四死傷人數也不會相信官方數字那樣。(官方數字七月七日凌晨改為一五六人死,一0八0人傷;七月十二日的數字,一八四人死,一六八0人傷;七月十五日宣布是一九六人死,一七二一人傷。而七月五日以後軍警繼續打死維人,這個數字已經算在裡面了嗎?)

根據統治者的“先鎮後暴”規律,死傷者必然是維人多過漢人。但是中國所允許的網上資訊,似乎死者多為漢人,甚至責怪當局鎮壓維人出手太晚才造成那樣多人的傷亡。但是退一萬步來說,即使是這個情況,也應當由中國政府負責,為何出手晚?是不是在“後暴”時故意讓漢人死傷多一些,可以更好的煽動種族仇恨?而把漢人作為煽動種族仇殺的祭品,更見當政者的冷血與無恥。

事後,中共對維人進行大清算,通過街道委員會深入到各個家庭嚴查,甚至從新疆各地抽調五百名維族幹部來協助;當局表示要“從重從快”來處理“肇事者”。所謂“肇事者”,自然是指維族人而言,而“從重從快”,就是要脫離法治規範的意思。看來,維族人還要面臨在“依法處理”包裝下的新一輪種族鎮壓。

中國共產黨從成立開始宣揚“反帝反封建”的階級屠殺,到建國後逐漸轉變為鼓吹“民族主義”的種族屠殺,尤其改革開放後已經基本轉型,更顯共產黨已經具備“極左”兼“極右”的殘暴手段本質,使它同時具備斯大林與希特勒雙重傳人的地位。中國人民所受的災難也將是空前的。

王樂泉扮演的角色值得關注

進行種族滅絕雖然是現時中共高層的共識,但是用這種赤裸裸的手段,恐怕會在黨內引發若干反彈。尤其是新疆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王樂泉對維族人採取極端強硬的態度,使人質疑他的別有用心。王樂泉一九九二年出任新疆自治區的黨委副書記,十七年來在新疆已經形成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是不折不扣的新疆王。但是他在山東保留的影響力也不可忽視,二00七年年初“財經”周刊揭露賤價吞併山東最大國有企業“魯能”的事件中,他的兒子是主角之一。最近網上也開始有揭發他與新疆兩個經營地產與建材的大財團的關係,有一個還上了福布斯富豪榜。

王樂泉今年六十五歲了,是政治局委員必須退休的年齡,除非他可以出任政治局常委。因此烏魯木齊事件不排斥他有意擴大事態,造成要穩定新疆非他不可的局面。但是如果回顧王樂泉統治新疆造成種族衝突越遠越烈的情況,難道不正是王樂泉要負最大責任嗎?

這次屠殺事件後,掌控宣傳機器的中共就把責任全賴給世界維吾爾人大會及其主席熱比婭。熱比婭現在住在美國,如果真是她煽動的話,美國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如果美國知道而不採取行動,豈不是美國政府也介入這場屠殺事件?那是中共向美國政府叫板了。中共搶奪話語權也的確會迷人耳目,但是真相也會逐漸流出,尤其是有許多中共無法解釋的疑點,因此越來越多的人權團體正向中共施加壓力。而中共的這個行動無疑在客觀上也把熱比婭推上“領袖”的地位,好多山頭的海外維吾爾人組織可望因此逐漸統一,給中共更大的挑戰。

大漢沙文主義損害民族關係

然而由於中共充分利用這次的事件煽動漢人的沙文主義,借此轉移目標而脫身,而那些共產黨被利用的漢人也發表許多傷害維人的言論,可謂再一次的“愛國主義”歇斯底里大發作,未來如何彌合漢維關係將更加困難,其實受損的還是漢族與其他少數民族的關係。因此未來中國的民族關係會如何發展,而中共黨內會引發甚麼樣的黨內鬥爭,繼續需要大家關注。

《爭鳴》月刊 2009年8月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