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走馬東京

----兼論中日美台關係    林保華

 

應“李登輝之友會”台北分會會長陳秀麗女士之邀,我們夫婦參與赴東京

送交他們的日本賑災賑災款項與物質,順便看看大地震後的東京。

 

        對日賑災台灣內部不同表現

 

賑災款項一百萬台幣(下同,約三百萬日幣)。款項並不多,因為只是一

個不大的團體,台灣許多民間團體都自發的開展賑災活動,因此總數字還

是全球最多,達五十八億台幣。但是並非每個台灣人都有這種人道心腸,

有的還受制於“抗日”的意識形態,有的要看中國臉色。例如民進黨主席

蔡英文率先個人捐出二十萬,總統馬英九才被迫也捐出二十萬,一分也不

多(馬每年掌握可供個人支配的國務機要費就達四千萬),諒與他曾經就釣

魚台問題表示不惜對日一戰的意識形態有關;四川大地震時,馬英九、周

美青夫婦親自接廳賑災電話幾個小時,此情當然不會在日本出現比中國更

加深重的災難時重演。出身軍頭家庭的台北市長郝龍斌則捐出一萬元,只

是港幣三千元左右,這恐怕不能只用“孤寒”來解釋。也有人在地震發生

後立即在臉書上揚言想進攻東京“殺他個幾千萬人”,與中國憤青表現如

出一轍,他是國民黨立委黃昭順的辦公室主任(遂即被黃解職)。

 

我們四月二十二號星期五下午出發,搭乘全日空飛機,因為比華航便宜許

多。也許因為便宜,因此以為災後旅遊業的不景,座位會很空,其實不然

,還是滿滿的,只是乘客絕大多數都是日本人。住進新宿的華盛頓酒店,

也看出與過去的差別了,因為在櫃檯登記時已經沒有過去的排隊現象,後

來雖然也有一批好像是旅遊團的遊客排隊,但都是日本本國人,不像以前

有台灣人與香港人。

 

在旅館與幾位朋友聯絡,一位中國朋友正在與他的日本同事喝酒,要我們

參加;我們因為要稍事整理與休息而婉拒了。日本男人一下班就回家,會

被認為沒有出息。現在小週末還不回家,可見這位朋友已經融入日本社會

。而災後東京居民自我克制、減少消費的情況看來也逐漸過去了,開始強

調要刺激內需。

 

        餐館打出災區名產進行招徠

 

我們出去吃晚飯已經八點半了,還是到最近的新宿站西口。我們找百貨公

司地下的美食街,但是居然發現,雖然外面還是人頭湧湧,但是百貨公司

已經打烊,原以為與地震有關,但了解後,也非如此,以前也是九點左右

就打烊,熱鬧的是那些“居酒屋”。

 

為了趕緊解決肚子問題,我們亂闖,到了百貨公司樓上一家叫做“魚人”

的餐館,價格也還可以接受,但是要我們在外面輪候,看來生意不差。只

是本來凌晨五點打烊,災後改為午夜十二點。本來要我們等候半個小時,

豈料半個小時後,不讓我們進去了,說是因為食客坐下不走,要坐到打烊

為止。他們怕下不了班而拒絕新的食客進來。我們解釋只是為了吃,而不

是喝酒磨時間,最後讓我們進去了。

 

在外面等候期間,發現門口貼出廣告招貼介紹他們的“仙台名物”、“福

島名物”、“宮城石卷名物”、“宮城地酒”等等,我奇怪怎麼都是災區

的名字?後來看到原來是他們“復興支援”地震災區的廣告。這個廣告如

果出現在中國、香港、台灣,恐怕都會嚇跑食客,擔心這些“名物”都有

輻射污染,我們卻被這個餐館感動而堅持等候進食。等候期間,看到許多

年輕人來進食,只是要等候而轉到樓上的豆腐店。這些人中還有來自長島

的美國人。看來,也不像外界所報導外國人出現的逃亡潮。

 

不過,中國人的確出現逃亡潮,東京的朋友說,約有十幾萬的中國人逃回

國,有的雖然已經嫁給日本人,也拋夫棄子回中國去了。我也看到香港媒

體的報導,到香港的中國女人,被香港人賑災熱情所感動而決定回到日本

丈夫的身邊。

 

這些,與中國所掀起的搶購食鹽來防止輻射,讓我想到自從文革批判劉少

奇的“活命哲學”以後,這個哲學不但沒有被批臭批倒,中國老百姓還“

頂風作案”,不是更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而是把“活命”作為第

一哲學,甚至不擇手段,因此做出愚蠢的事情出來,而整個社會的道德層

面也因此墮落。

 

        中國救災政治台灣早已領教

 

雖然一些中國僑民的醜態影響他們的形象,雖然一些中國網民對日本災難

的幸災樂禍也損害中國的國家形象。但是災區日本民眾帶中國僑民的保護

,安排他們撤出;以及整體日本人民在大災難中冷靜與遵守紀律的表現,

也讓不少中國人受到震撼,把日本民族與中國民族的優劣做出對比。相信

這有助於減弱中國官方的仇日宣傳。

 

二十四日下午舉行的交送賑災款項儀式上,日本朋友一再為自己國家在感

謝各國的賑災上獨漏台灣,感到抱歉,並且表示日本民眾一定會記住台灣

的情誼。其實,這點台灣人很清楚“趁你病,?你命”的共產黨模式。每

個國家在出現重大災難時,中國都會藉機進行政治操作,罔顧普世價值的

人道主義。九二一地震時中國就表明外國要中國批准才可以到日本賑災,

為此一家裝載救災物質的俄羅斯飛機被拒絕經過中國領空而繞道日本,使

飛機的抵達遲了六個小時。台灣人民也感念當時日本政府與民眾對台灣的

救援,覺得這次是應該的回報。現在親中的日本政府不願得罪中國而漏掉

台灣的國家名稱,但台灣人會把這些帳記在中國頭上。因此雖然馬英九總

統與中國的關係有大躍進式的改善,但是台灣人民並不買帳,主張統一的

越來越少,而主張獨立的越來越多。

 

根據偏藍的《遠見》雜誌四月中旬公佈的民調,問及贊不贊成台灣與大陸

最後應該統一時,十五.七%表示贊成、六十九.六%不贊成,若細分其

中泛藍立場民眾,則有二十五.六%贊成、六十五.六%不贊成,而即使

籍貫為大陸省市者,也有五十二.二%表示不贊成,顯示台灣民眾目前反

對兩岸走向“終極統一”。當詢問民眾台灣最後應否獨立成為新國家時,

則有四十九.三%表示贊成、三十四.七%不贊成,若細分泛藍立場民眾

有三十六.八%贊成、五十五.八%不贊成,泛綠立場民眾有七十六%贊

成、十九.一%不贊成。這也就看出馬英九的“終極統一”路線為何越來

越不得民心,所以馬英九必須假裝“愛台灣”來騙取台灣民眾的選票。

 

        中日關係疏離美日關係加強

 

與台灣民眾的自發賑災不同,中國最積極的是軍方。國防部長梁光烈就親

自致電日本要來救災,其中的海軍船就枕戈以待,但是日本反應冷淡,顯

然即使日本政府再親中,也知道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日本網友更強

烈反對,認為中國救災是假,派遣間諜才是真。中國本來宣佈要大規模撤

僑,但是又趕緊否認,因為中國剛剛把利比亞的撤僑當作成功的軍事演練

,現在又要在日本進行軍事演練?如果非洲人不了解中國,日本怎麼會不

了解中國而讓中國達到軍演的目的?何況日本三一一地震後,《解放軍報

》竟在三月十四日宣佈共軍如何在東海(與日本有主權爭議地區)軍演而

擊落“敵機”。

 

而後來演變的情況,則是日本與美國的關係反而更加密切。美國航母開進

災區後因為遇上輻射而撤回,但是後來從美國派出防核部隊參與救災,還

調撥機器人救災,甚至國務卿希拉里在四月中旬親自訪問日本,為日本加

油,不但見了首相菅直人,還是就任國務卿後首次拜會日本天皇,與他握

手,並與皇后美智子則臉貼臉行貼頰禮。

 

日本大地震,使美日關係更加密切,而與中國的關係則反而疏離。這種變

化也讓人想到台灣前年發生的“八八水災”。馬英九救災不力引發強烈民

怨,中國趁機進入。當時美軍要來救災被台灣拒絕,而共軍要求來台灣賑

災,馬英九竟然派了外交部長歐鴻鍊到香港與中方密談。此事被美國偵知

。立刻放出台灣拒絕美國救援的消息,引發眾怒,不敢再推託,於是美軍

立刻派直升機來賑災,連台灣國防部都來不及準備接待。“失蹤”多日的

歐鴻鍊也被迫灰溜溜回到台灣,並且承擔拒絕美國救援的責任下台。但是

後來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下台,據說也是與此有關。其實,他們都是馬英九

的犧牲品。這次美國擋住共軍到日本救災,如同台灣八八水災的翻版。

 

        美國勢必回師東亞未來焦點

 

還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災區輻射擴大時,美國把駐日外交官家屬部分撤來

台灣。為此美國在台協會(AIT)宣佈暫時停止例行的簽證服務,以協

助美國公民自日本撤來台灣。美國官員直接安排家屬入境,有人指責美國

的做法自說自話,無視台灣主權,然而馬政府對美國的做法沒有表示任何

異議。這顯示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也在加強中。顯然,這與美國把戰略重

點從中東轉向東亞是分不開的,不以馬英九的個人意志為轉移。而馬英九

不敢追隨中國“反美”,可能是因為馬英九有把柄在美國手裡,除了當年

他作為“職業學生”在哈佛的表現,還因為他的美國綠卡至今還沒有去註

銷,創一個國家元首卻在他國擁有長期居留權的記錄。只是美國還沒有攤

開內幕,卻可以拉住馬英九的小辮子,不給他走得太遠。

 

在全球恐怖主義頭子本拉登被美國擊斃後,一些媒體的評論都在挖苦中國

的失落而反應遲鈍,更有親共評論,警告美國不要輕易從阿富汗撤退,表

面上關心美國,實際上在繼續幫中共擋住美國的“回師”。然而,全球民

主浪潮要破浪式的前進,如果不解決全球最大恐怖主義國家的中國,顯然

還會有很大阻力。尤其中國正在逐漸否定改革開放,有重回文革紅色恐怖

的勢頭。中國有識之士已經在警告外資可能因此撤出中國,這就更需要美

國坐鎮東亞來穩住亞太局勢。因此美國擴大在台協會的館舍,以及要重回

菲律賓蘇比克灣的傳說,都該是未來東亞局勢的重要焦點。

 

在酒店的頂樓早餐,窗外就是東京都市政廳的大樓。眼前大片摩天樓沒有

因為這次大地震有一棟倒塌,表明沒有“豆腐渣”工程,僅這一點就把中

國與台灣比下去了。看著市政廳大樓,也想到新任知事(市長)的石原慎

太郎。這位共產黨眼中的“軍國主義分子”(其實與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

一樣,是“反共分子”而已),在地震後說這是天譴日本,雖然因此被批

評而道歉,但是我還是佩服他對日本的反省能力。也因此,七十八歲高齡

的他,原來準備退休,卻在災後滿一個月前夕的選舉中,順利當選。

 

        日美安保條約台灣堅強後盾

 

在東京,除與台灣僑民接觸,也與關心國際局勢的日本人接觸。台灣僑民

非常關心台灣局勢的發展,與美國的台灣僑民一樣,他們對台灣沒有什麼

權力慾望,所以對台灣形勢的看法比較客觀。至於關心政治的日本人,清

楚台灣與日本唇亡齒寒的關係,有的甚至問我,他們能為台灣做什麼?我

的回答也很簡單,要保證日美安保條約把台灣列在其中來阻嚇中共,並且

不要輕信共產黨的花言巧語,即使他們搬出過去日本侵略中國時提出的“

中日親善”與“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口號,如果中國提出這個口號,也

只是要分化美日關係而已。當然,我也表示,日本也應該更關心中國的人

權問題,這才是改善中日關係的根本道路。二十四日是星期天,那天下午

也有日本人舉辦聲援中國茉莉花的活動,但是因為與我們的活動時間上重

疊,無法參加而深以為憾。

 

《動向》  20115月號

(刊出時有刪節)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