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衝突氣氛 中共決定“降溫”
“天下第二”難敵美日聯手
新新聞周刊  N0.1347 2012.12.27~2013.01.02
http://www.new7.com.tw
撰文/林保華

  常被痛斥為“賣國賊”的中國外交學院院長吳建民於人民日報海外版
  發表《已經天下第二,還要韜嗎?》,隔天,中國外交部條約法律司
  司長黃惠康強調中國外交將繼續和睦友好政策……中國真的反省了嗎
  ?

本月赴東京參加促進亞洲民主化的年會與開講習近平時代的中國,日本友
人關心中國的改革,關心中日釣魚台之爭會如何發展,關心習近平這個人
會不會推行霸權。

期間,我到東京附近的橫須賀軍港觀光,看有沒有戰爭氣氛,除了偶爾陣
陣海風以外,基本上風平浪靜。幾艘軍艦與潛水艇靜靜停在那裡,遠遠可
以看到它們背後的美國航空母艦《喬治.華盛頓》號的桅杆與上半身。有
兩艘軍艦開到沖繩去應對北韓準備發射的衛星。

參觀當年日俄海戰的《三笠號》紀念艦,與“現實”掛鉤的,只有軍艦走
廊上有一排“領土問題”的幾張圖文,排第一的就是釣魚台,第二是竹島
,再後是北方四島。

        極端民族主義
        也無法完全掩蓋理性

雖然眾議院選舉中,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被視為中日關係中的“鷹派”,
但是真正的鷹派是原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安倍在《文藝春秋》明年一
月號上撰文,表示若再次擔任首相,將同中國繼續深化戰略互惠關係;他
說,他在二○○六年出任首相後,首次出訪的國家就是中國,並與中方簽
訂了“戰略互惠關係”的協定。即將上任的日本駐中國大使木寺昌人也表
示上任後將推行“忍耐外交”。在中國發動打砸搶燒的反日運動以來,乃
至開展經貿戰爭,停止旅遊、禁止日本民間人士入境等等,日本採取理性
的態度,沒有進行反擊,才使事態沒有擴大,只局限在領土問題。即使有
不同意見,也採取勸說態度。被指“親中”的前日本駐中國大使丹羽宇一
郎在卸任記者會上也只表示,有關中國經濟不需要日本幫助的觀點“非常
傲慢”,中國有很多地方應該向日本學習。

但是現在的中國,也與以前不同,即使官方媒體的煽動,極端民族主義思
潮也無法完全掩蓋理性的聲音,例如在廣州衝擊日本領事館所在的花園酒
店,一些學生就當場表示異議。隨著高層人事角力的逐漸緩和,各種理性
的聲音也逐漸出現。

有些中國媒體除了製造戰爭氣氛,唯恐天下不亂之外,最得意的就是鼓吹
對日本的經濟制裁將如何重創日本,尤其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小日本”淪為“小三”,簡直就不堪一擊了。

        中日經貿戰
        中國的損失會更大

但是在九月底,著名產業經濟學家、中共的智囊機構社科院的日本經濟學
會理事、央視財經頻道特約評論員白益民就發表《日本隱藏的經濟實力遠
超我們想像》的文章認為:“如果中日打經濟仗,基本上是中國的損失會
更大,而且很被動,因為我們經濟很多方面是依賴於日本。”他糾正被中
國人誤讀的兩個地方:

第一,看日本還有美國不能用GDP看,他們是資本輸出國,他們國家的產
業是在外面賺錢的,他們的經濟實力並不完全都在國內。日本的GDP只佔
GNP也就是國民生產總值的四成。

第二,所謂“失去的十年”日本股市暴跌、房價暴跌,就是日本房價跌了
一半,股市跌一半多,但是它的日元升值了一倍多。如果用美元計算,它
的房價沒跌,它的股市也沒跌。日元升值促使了它的產業升級,把那些不
賺錢或者低附加值的外移,集中精力做高精尖的東西。日元升值為它在海
外收購企業降低了大量成本。

十一月十八日金融時報中文網站刊登日本經濟權威作者蔡成平的《日本經
濟真的嚴重依賴中國?》列舉大量具有說服力的數據,駁斥在中國流行的
民粹觀點。蔡成平是新浪財經日本站站长,是“親中”《朝日新聞》中文
網專欄作者,也是中央電視台財經特約評論員。

他說;“日本在經濟崛起過程中,有三大中國崛起沒有的成績——建立了
健全的社保制度、培育了成熟的中產階級、造就了扎實的汽車、電子等基
礎工業,這些因素註定了日本經濟崛起的動力主要來自個人消費、公共投
資及企業設備投資,而絕非出口貿易。”因此失去中國市場不足以造成對
日本的重大打擊。

文章分析,日本經濟,從一九六○年至今,出口依存度最高的一年是二○
○七年,達十七.六%,大部分年份為十%左右,遠低於世界平均水準。
在世界銀行統計的一六三個國家中,日本經濟的出口依存程度排第一五八
位。

        “政治經濟學”考量
        問題得從政治層面解決

中日彼此向對方國家的出口,對本國GDP的貢獻度大致相同,若雙方停止
貿易往來,對彼此經濟的打擊基本上一樣大,甚至是中國遭受的影響會更
大,原因就在於中日兩國的貿易構成大為不同。日本對中國出口以成品或
半成品為主,過半數為協助生產其他產品、服務的“資本品”,而非“消
費品”;中國對日出口仍主要為原料或生活類初級品,生活類初級品的替
代性不言而喻;即使在原料進口方面,日本對中國的依賴程度也遠沒有媒
體宣傳得那麼大,占日本原料進口最大比重的是中東地區。

日對中投資方面,與日本對荷蘭的直接投資餘額大抵相當,是日本對亞洲
直接投資餘額的三十二%、對美直接投資餘額的三○%、海外直接投資總
餘額的八.六%、日本GDP的一%。因此即使日本一夜之間喪失在中國的
全部投資,日本約一%的GDP直接受影響。

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決定它的經濟是“政治經濟學”,許多經濟決策,尤
其對外的經濟決策,還是政治掛帥。因此對日本開展經貿戰爭,即使不是
中央決定的,也是中央縱容的,還包括國民的暴發戶心態。因此要解決中
日經貿戰,還得由政治層面做起,糾正極左的外交路線,收拾爛攤子。因
為許多日本企業已經在做撤資的打算,他們經不起幾年一次的反日運動。

這種情況,其他外資也看在眼裡,提醒著自己的的國家,也曾經是“八國
聯軍”的一員。

        “天下第二”難敵美日
        中國需要找台階下

問題是中國現在已經崛起,非昔日吳下阿蒙。在外交主張上一貫“右傾”
,常被痛斥為“賣國賊”的中國外交學院院長、前駐法大使吳建民十二月
十一日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已經天下第二,還要韜嗎?》說:“
歷史上大國崛起時,總是帶來腥風血雨。中國塊頭這麼大,必定會打破現
成的利益格局。在這種情況下,飛揚跋扈就會給崛起帶來更大的困難。”

可惜,中國無法接受西方民主國家自由、平等的立國精神,即使說了“我
們愛祖國,也要愛人類”,也不敢對“人類”有所發揮。因此,吳建民主
要還只能從利害關係來勸說:“今天在快速發展的時候,一些人大國主義
的情緒在滋長,瞧不起小國,瞧不起弱國和窮國。這是犯了中國外交的大
忌。大小國一律平等,這是中國外交的一張王牌。”顯見,“平等”云云
,也只是權宜之計。然而國內瀰漫的極端排外情緒,不就是中共自己製造
出來的嗎?

第二天,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黃惠康在香港表示,對於近期中國周邊局
勢變化和中國新武器頻密亮相,顯示十八大後中國在外交上將更加強硬的
解讀屬“誤讀”。他強調中國將會繼續和平發展睦鄰友好的外交政策。難
道全世界都在“誤讀”?顯然是中國在“誤做”,現在需要找台階下。

        台灣如何從中取利?
        不該敲鑼打鼓

中國眼下的反省,相信也與他們做的軍事評估有關。即,如果真的與日本
軍事衝突,勝算如何?作為中國外來先進軍事裝備的提供者俄羅斯來說,
他們做過評估,大致上認為,日本在質上取勝,中國量上取勝,一旦開戰
,勝負難料,但是美國一旦根據日美安保條約介入,中國必敗無疑。相信
這也是中國還必須韜晦的原因。

由此可見,中共中央已經決定“降溫”。中共應該自己檢討,為何每次黨
內鬥爭激烈的時候,就要製造排外行徑,誤導國內那些“愚民”,充當自
己的工具?中國要改革,這也是必須的一項內容。否則,中國無法轉型為
民主國家,反而可能滑向法西斯國家。

表面上,目前中國站在正義立場反日,實際上是要重走當年日本軍國主義
的老路,這將嚴重威脅區域的和平與穩定。以致連菲律賓這個當年被日本
侵略占領的國家,也因為認為中國的軍事威脅甚於日本,支持日本建立國
防軍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

日本右翼政黨在這次眾議院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也應該感謝中國這個
助選員,也該感謝中國的“馬仔”北韓用欺騙手段發射的衛星。這都是中
國煽動民族主義的“戰果”。對台灣來說,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從中取利,
但不應該敲鑼打鼓。
(作者為資深政經評論員,北京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畢
業。曾任香港中報、信報編輯、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
張五常特別助理。)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