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2 25《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的評論與其他信息。)
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革命進行式的史明與長毛;學聯雙子 聯合國峰會演講;退出學聯,然後呢?


《林保華專欄》革命進行式的史明與長毛
自由廣場
2015-02-25

由立法委員姚文智擔任製作人,紀錄片名家陳麗貴執導的革命前輩史明紀錄片《革命進行式》將在今晚舉行首映式。最新一期《新新聞》週刊

有採訪陳麗貴,講述她的國族認同過程與這部片子拍攝經過。

電影定名為《革命進行式》,不但是台灣目前還在革命的進行過程,史明本人也一直在參與。我還理解的是,史明本人就是不折不扣的行動派

,不是空喊口號而已。這除了馬克思主義重視理論與實踐的聯繫;我還發現,在拍攝現場,有一張拉丁美洲革命家格瓦拉的照片;他是真正的

革命行動家;沒有因為在古巴掌握政權後就享受革命果實,而是易地革命,這個精神值得敬佩。

由格瓦拉想到香港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他是馬克思主義者、更是格瓦拉的信徒。長毛除了頭髮之外的另一個招牌,就是印有格瓦拉頭

像的T恤。今年二月初拜訪他的辦公室,座位後面除了是中共創黨後來叛黨的總書記陳獨秀的題詞:「行無愧怍心常坦 身處艱難氣若虹。」題

詞旁邊就是馬克思與格瓦拉的照片。

馬克思主義是社會主義學說的一個流派,因為被中共尊為理論基礎而聲名狼藉,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為何?不應是被中共所扭曲的、只講階級鬥

爭與階級專政。史明在解放區對中共的階級屠殺政策看不下去而逃離解放區,長毛也從一九七○年代一直反對中共獨裁政權與踐踏人權。陳獨

秀與史明所接受的馬克思主義是從日本來的;長毛在香港所信仰的應是歐洲的托派。

香港每年的六四燭光晚會結束後,長毛一定帶領他的「四五行動」採取更激烈的行動衝擊體制,包括九七前的新華社與港英警察。支聯會與他

保持距離。二○○五年連戰率領國民黨要員去中國投共時,執政的民進黨失去警覺,史明率領他的獨台會在高速公路上進行攔截,他為沒有成

功而哽咽。

在長毛辦公室,我向他提起史明,說你們應該見個面。他說他有看史明的書,了解他。這次《革命進行式》首映,姚文智邀請我們出席首映式

。我們立即想到這是台港兩位革命家見面的很好機會,非常有意義。如果沒有意外,長毛將出席首映式。

長毛在香港,被劃為「大中華膠」,但是他對體制的衝擊與沒有私心,在年輕人中很有威信。但馬克思主義者是「工人無祖國」,大中華民族

主義不會成為他革命道路上的羈絆。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補充:
字數有限制,許多問題說不清楚。例如我對馬克思主義的看法;長毛也被選為支聯會常委,但是他的激進做法以前並不被認同。陳獨秀那個題

詞是他關在國民黨的南京老虎橋監獄時應探監朋友的要求立即揮就的。陳獨秀的信仰是純真的,所以後來被開除,晚年痛批蘇聯的專制制度。

可見早期共產黨人與晚年不同,今天的更是完全背叛,陳獨秀被開除後的共產黨,真正的“共匪”了。共產國際主張共產黨員加入進國民黨(

跨黨,滲透改造策反國民黨),孫文同意,陳獨秀並不贊成,但是必須遵命。
長毛出身貧苦,只接受中學教育,靠的是自學成才。並且一邊打零工掙錢,一邊參與社會運動,到十幾年前當選議員才有正常收入。他也沒有

成家。他一直與窮夥伴在一起,沒有變質。去年9月佔中前夕,長毛被判刑坐牢,頭髮被剃,尚未復原。
------------------


學聯雙子 聯合國峰會演講
港蘋
■岑敖暉(左)與周永康在聯合國?會分享雨傘運動經驗。互聯網
 
【本報訊】本港三名學運領袖分別到日內瓦及美國演講,分享雨傘運動經驗。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強調,命運自主是港人唯一出路,過去兩年成

千上萬的學生及市民走上街頭抗爭,香港未來將掌握於覺醒的新一代手上。副秘書長岑敖暉則在會上指,「希望」是對抗獨裁政權的最強武器


聯合國人權與民主高?會前日在日內瓦開幕,講者包括法國遭恐襲的《查理周報》前編輯、尼日利亞曾遭伊斯蘭武裝組織「博科聖地」擄走並逃

脫的女生,以及成功脫北的北韓女子等。
分享雨傘運動經驗

周永康在會上指,香港的命運直接影響中國及全世界,「命運自主」是去年九月學生於罷課時提出的口號,若香港人及全球各地人士希望有更

美好的將來,「命運自主」是唯一出路。他強調雨傘運動縱使已經完結,但「命運自主」的精神不會褪去。
岑敖暉則形容,雨傘運動是繼八九民運後,對抗中共的最大型學生運動,又指現時香港的民主由「一國兩制」賦予,是阻礙港人爭取民主其中

一個最大的障礙,而港人經歷雨傘運動後,通往公義、平等與自由的道路仍然漫長。但岑認為,相比起古巴、西藏、北韓及伊朗等地,香港的

情況並非絕望,引用雨傘運動一句話「就算失望不要絕望」作結,強調「希望」是對付獨裁政權的最強武器。
學民思潮黃之鋒則獲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中國研究中心邀請演講,與台灣學者吳介民及從事本港工運研究的區龍宇同場。黃向本

報表示,前天在演講分享罷課、重奪公民廣場及雨傘運動的經驗,當地學者對本港有初中生參與罷課甚至被捕感到驚訝。另有居美港人專程捧

場,表示會繼續聲援香港的民主運動,「佢?希望我同番香港人講,我?絕對唔會孤單去行」。
■記者白琳
------------------


林保華按:
應該成立一個聯繫的平台,以便加強合作,粉碎中共的“開心”。

退出學聯,然後呢?
(資深傳媒工作者 吳志森)

■港大學生會日前以公投決定退出學聯。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公投通過退出學聯,各大學紛紛成立退聯關注組,大專院校退聯潮,烈火燎原。退聯的論述,離不開學聯體制不夠民主、領導層不是

公民提名、未經一人一票普選產生、代表性認受性不足;學聯的院校共識制,令決策緩慢,在雨傘運動期間,錯失了不少關鍵時機;要求學聯

改革的呼聲,幾年前已開始提出,即使不是毫無反應,也是敷衍了事,別無他法,惟有退出;更有論者指出,退聯潮,對所有民主派政團發出

警號,代議制度已經失效,只有直接民主,才是出路。
我不知道這些深層次的論述,是退聯同學的真正想法,還是只是理論家們的一廂情願,把高深理論加諸同學口中,令退聯論述,聽起來更為完

美。我在電台訪問了主張退聯的同學,似乎並沒有想得這麼深入,他們不滿學聯產生的制度、推行的路線而選擇提倡退出。他們也沒想過通過

贏得學生會選舉進入學聯奪權,退出學聯後更沒計劃成立新的學生組織,取學聯而代之。簡而言之,現在只一心一意「拆散學聯」,其他的以

後再算,沒有任何後續的設想。
這種情景,似曾相識,在雨傘運動各佔領區都曾經出現。有人在佔領區到處張貼「提防左膠散水」的海報,將不同意見者一律打為「左膠」。

有佔領者大聲指斥學聯學民佔中三子都不代表我。「沒有大會只有群眾」叫得震天價響。他們更進一步在佔領區圍學聯學民,聲嘶力竭,要除

之而後快。有人要拆大台,指大台不民主,窒礙言論。更有人要解散糾察,指維持秩序的糾察,影響集會人士的自由。
問他們拆了大台,解散糾察,然後如何?沒有「然後」,也沒有「如何」,總之是「沒有大會,只有群眾」,誰也不代表誰,否則就是褻瀆了

群眾運動的神聖。這種思路,與退聯的想法如出一轍。退出學聯,然後如何?沒有「然後」,也沒有「如何」,今天就是要退出,不打算進入

學聯奪權,也沒計劃成立新組織另起爐灶,以後怎麼辦,交由同學討論,這就是直接民主。
今天發生的退聯潮,是雨傘運動後期一連串事件的延續。「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說法,令整個運動缺乏方向,退場給人罵左膠,升級給人

罵激進,退不得進亦難,長期膠着,民意逐漸流失,爛尾收場。今天退聯,至少在客觀效果上,造成學聯代表性成疑,非但沒有因雨傘運動凝

聚力量,反而令人覺得學生組織潰不成軍,學生運動敗象紛呈。
有人說,出現退聯潮,中共最高興。網上一片指摘之聲:退出就退出,中共高興不高興與我無關,敵人贊成你就反對,難道敵人吃飯,你就不

吃飯?很夠霸氣,沒有人敢反駁,但邏輯上說得通嗎?中共最忌憚是學生運動的力量,最害怕是同學的團結,搞散學聯,又沒有成立新的學生

組織發揮作用,在大形勢上,不是對中共,對土共,對特區政府最有利嗎?除非搞散學聯的目的就是要讓中共高興,那就另當別論。
有人說,學聯存在,中共更容易對付,只要打擊一個學聯就夠了。如果八大院校相繼退出,要逐個擊破,難度更大。這只是鍵盤戰士一廂情願

的幻想,沒有多少事實根據。
搞散學聯,誰會笑到最後?這是不能迴避的問題,需要縝密思考,不是網上的霸氣論述就可敷衍回應。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