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故知新:《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1999.4.22
 

    中共間諜案疑雲籠罩美國。經朋友的提點,買了本《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以進一步瞭解85、86年間的「風雲間諜」金無怠的詳細情況。對溫故知新或有裨益。
    金無怠案發時我在香港的《信報》《人在香港》專欄裡寫過兩篇評論。一篇是發表在86年2月15日的《金無怠花心愛國》。一篇是他去世後在2月26日發表的《金無怠之死》。現在看了金無怠夫人周謹予女士這本書,除了了解更多的情況外,我的觀點基本上仍然不變,原來的一些疑雲也沒打消。

    關於《金無怠花心愛國》,我指的是他歸化了美籍,自稱是「愛國的美國人」。這個愛國要一心一意。但我不知道他愛的是美國還是中國。「中國政府當然歡迎金無怠的愛國精神(雖然也要付出酬金作為『愛國』代價),但美國政府自然不能容忍他這種『愛國』、實際上是『賣國』的精神。」我也表示,「中國在宣傳愛國觀念時,應該慎重,不要『越界』;同樣,作為一個炎黃子孫,如果選擇了非中國的其它國籍,則其所愛的國,應該是他入籍的國家。」在後一篇文章,我主要對他的自殺表示懷疑內有隱情。當時中國怕影響中美關係而不認帳。看了周謹予這本書後,她的懷疑我也頗有同感。書中固然交代了蒙頭膠袋的來歷,但監獄裡可以留下球鞋的長鞋帶仍然使人疑惑。而悶在膠袋裡致死卻面容平和,沒有那種呼吸困難和掙扎的跡象,也是個疑點。

    不過從這本書裡,我主要是想看一下作為一個間諜的「兩面人」生活,居然在20多年中可以瞞著自己的妻子和家人,可謂「反革命兩面派」了。而以他充當中共間諜的角色,卻在後來娶了個在韓戰中擔任瓦解中共軍心的廣播員的「國民黨反動派」。以5、60年代海峽兩岸那種「漢賊不兩立」的心態,也是難以理解的。不過這個謎除了金無怠本人之外,沒有人會真正清楚。

    金無怠在和周謹予的婚姻生活中,也有多次不忠的表現,原因不明。其中有一次在他要出去會情婦被周阻止時竟企圖駕車撞倒她。幸好被鄰居看見而制止。雙方也因而差點離婚。一方面也許是他把這場婚姻當作政治婚姻,沒有感情基礎;而另一方面也表露作為間諜的冷酷心態,根本不把人命看成一回事。這也是最使人心寒的一件事。這也說明他不僅在政治上是兩面派,在日常生活中也常要扮兩面派的角色。

    對金無怠的這些「兩面派」的表現,在案發後周都能「既往不究」,為他奔走,勞民傷財,大約是「一夜夫妻百日恩」的癡情或「婦人之仁」的心態吧。金在獄中時兩人魚雁往還頻頻,金也大有悔過的表現。但如果金的確是蓄謀已久的自殺,而在事前毫無跡象,也不對妻子和家人有絲毫的交代,更可見此人的深不可測和對人性的冷漠。這也是充當間諜所必備的條件了。

    在被捕後,金無怠也始終沒有交代他向中共具體提供了些甚麼情報,只承認他對尼克遜訪問北京和中美建交有功。天曉得30多年的間諜生涯就做這件事?因為他在韓戰期間就為中共提供過情報,在60年代也多次去香港接頭並領取報酬。這當然是無法使人相信的。不過,他能堅拒不交代,雖然當局也沒有施以酷刑,也還表現了他對殘暴不仁的共產黨政權的「忠貞不貳」。因此,雖然北京當局當時沒有認他是自己人,但後來在內部還是追認他作「烈士」,也以此挽回因為金無怠之死而受到影響的軍心。

    最近涉及政治獻金案的鍾育翰也交代他是在香港和從事軍事情報工作的姬勝德見面並領取30萬美元的。可見香港一直是中共間諜活動的中心。而在金無怠案件發生後,中共卻出來否認說「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美國方面的指控毫無根據」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是現任駐美大使李肇星。現在就是由朱鎔基和江澤民否認從事在美國盜竊軍事機密的活動,除了刻意拍中共馬屁的人,又有誰相信?

    為本書寫序的有好幾個人,其中兩個是陸鏗和羅孚,都和間諜有多少關係。陸鏗的夫人崔蓉芝的前夫是據稱是中、美、台三方線人的江南,後來在三藩市遭到殺身之禍。而作為中共老黨員的羅孚被中共騙回廣州逮捕,控以美國間諜罪判10年徒刑。後來大概發覺是冤案而在1年後放出軟禁,現居三藩市。這都是83年左右的事了。2、3年後才有金無怠的事。事隔10幾年,美國又是諜影幢幢。看來這是永遠的故事了。
世界日報(?)

 _(博?自由?稿??稿) (博? boxu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