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手伸進海外教會


    紐約的《世界日報》在五月十日刊出一個有四分之一版大的
廣告,題目是《何康生脫離建道神學院重要啟事》。我不是教徒
,本來對這廣告沒有多大興趣,但由於它涉及中共對香港教會的
統戰,因此引起了我的關注,一口氣把它看完。

    何康生現在住在美國加州,他回顧了宣道會建道神學院當年
因為逃避共產黨而從廣西梧州遷往香港的歷史。據何先生所云,
面對九七中共收回香港,為了避免赤化,他曾向高層建議遷院,
但如石沉大海沒有反應。

    明年是建道成立一百周年,會有厭祝活動,但何康生認為它
是“三自”的勝利儀式,因為從一零九期的《建道通訊》來看,
建道已淪入“三自”手中。何謂“三自”?何康生有所解釋,那
就是中共為控制基督教而提出的“自治、自傳、自養”的口號,
“三自是中共的特務組織,它的成員是馬列暴徒,隨後一系列殘
酷迫害教會,震驚世界。”

    廣告裏提到神學院的永遠榮譽會長滕近輝牧師,“他知道三
自的暴行比我更多,他潔身自愛,拒絕三自引誘”,“但是他的
錯誤乃是在他有權力抑制三自的時候改為與三自合作,致鑄成大
錯。”他又認為建道現任院長張慕 與三自合作是“與死亡立約
,跟陰間結盟”,將面對歷史的裁決。

    對中共的“三自”已成功佔據建道神學院,他舉了上述的《
建道通訊》↓“ 院長張棠牧師所撰《回歸的樂歌》,我不知道
他的聖經是怎麼念的,他這篇文章的錯誤不在錯字或錯誤的解釋
,乃是說明三自無法無天,信不信由你,三自出版的建道校友通
信手冊,竟沒有地址。”他還說:“他們乘機鏟除極之美麗,刻
有‘宣道會’三個字的建道院徽,三自拿出來的院徽不像徽章,
不論遠看近看都像墓碑,象徵他們埋葬了宣道會的神學院。”何
康生表示:“我身為建道校友,母院與我,恩同再造,但愧不能
挽狂瀾於既倒,只能高喊:狼來了,建道已經調轉了槍口。”

    我們局外人,對教會內部的事務自然不是那樣清楚,例如滕
近輝同“三自”的合作,是真合作,還是想對“三自”進行“和
平演變”?但不論如何,何康生有句話是對的,那就是“中共在
海外沒有駐軍,但是它的地下黨員,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
中共派出許多假教徒混進教會,甚至當牧師或神父已不是新聞。
他還列舉了許多中共對教會的統戰手法,那是字字珠璣,沒有對
中共的深刻認識和對教會事務的關心是寫不出來的。

    香港教會的確有些已被中共滲透,有的宗教人物熱衷於被中
共委任為政治花瓶就是明證。中共也會把手伸進美國的華人教會
。因此就算何康生的指控過於嚴厲,但作為一個清醒劑,卻是絕
對有好處的。

約發表於1998-1999年間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