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分類:我的回憶 (5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年印尼的中共地下黨點滴
    -----讀陳滌非校友徵文有感            林保華


    看了“九評共產黨”全球有獎徵文參賽作品“兩代印尼華僑的不幸遭遇
”﹐心裡有很多感觸﹐因為作者陳滌非竟是我初中的小學弟。他所提到的雅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杜老誌的最後一夜    凌鋒

1997年6月28日﹐由於對主權轉移後的香港沒有信心﹐我辭了香港大學的工作﹐離開居住21年的香港﹐定居美國。

2002年6月28日﹐有53年歷史﹐在香港曾具龍頭地位的杜老誌夜總會﹐因為生意清淡﹐無法經營下去﹐宣佈結業。

這個五年,是香港由盛轉衰的五年。據報導﹐這個前身是杜老誌舞廳的夜總會在宣佈結業的前一個晚上﹐雖然“媽咪”對舊客廣發通知﹐但是場面仍然冷清﹐表明在歡場談不上真情。到凌晨一點﹐員工才依依不捨離去。這個場面使我不期然想起改編自白先勇著作的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蔡琴哀怨唱出的:“紅燈將滅酒也醒,此刻該向它告別,曲終人散回頭一瞥,嗯 ………最後一夜。”

杜老誌夜總會我一次都沒有進去過。但是1981年我到香港<中報>工作﹐當時報社在灣仔﹐離開杜老誌道的杜老誌夜總會不到一百公尺﹐上下班常從門前走過﹐特別是晚上下班時﹐可以見到這個夜總會的燈火輝煌和進出的豪客小姐﹐見證了香港的繁榮昌盛和奢侈浮華。其後另一批夜總會在九龍尖沙咀東部崛起﹐最具代表性的是由美國華裔政治人物﹑遊走美中台的陳香梅妹妹陳香桃等創辦的大富豪夜總會﹐中共駐港官員為了貫徹“舞照跳”和對外統戰﹐不惜撕下偽君子的假面具﹐親臨剪綵﹐以後不但中資機構人員以“ 工作需要”為名大模大樣去捧場﹐出公差到香港的中共官員﹐去大富豪“考察”也成為重要的行程﹐被譏為“雞照叫”。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韋君宜﹑光未然和我                          凌鋒

    1月27日﹐前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韋君宜在北京病逝﹔1月28日﹐著名
作詞家光未然也病逝。以他們的高齡﹐可以說是壽終正寢﹐願他們在地下安
息。然而﹐這個蛇尾﹐威力的確不同凡響﹐一連捲走幾個文化界名人﹐包括
王若望﹑王若水等。在簡單劃為“忠奸”兩極的範疇裡﹐毒蛇捲走的應該都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喚起對當年蘇聯文學的記憶        凌鋒

    在六月號的《開放》看到牧夫文章《蘇聯文學的崩潰》﹐一陣唏噓之餘﹐倒也想
起了它的興起。也許還不是它的興起﹐而是在它的“崢嶸歲月”對我們這一輩人的影
響。

    我最早接觸蘇聯文學﹐是在1949年離開印尼中爪哇的梭羅到首都雅加達之後。那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一遊行今昔談                林保華

    中共建政五十年,北京無視五十年來倒行逆施的歷史和現實,一方面製
造“鶯歌燕舞”的局面使人忘記中共的黑暗殘暴,另一方面又大顯軍威警告
國內外反共“敵對勢力”不要亂說亂動。
    對浮淺而只看表面現象的人來說,看到這些場面,會表示“驚嘆”。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躍進”前後親歷記


    中共建政五十年,就會想到它的政績﹔說到它的政績,就會想到它
發動的那些政治運動﹔說到政治運動,就會想到在這些運動中被迫害致
死的無數冤魂。說到迫害致死的人數,中共從來也不敢公佈過,因為中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第一次──整風反右的回憶


    一九五五年我從印尼回中國大陸讀書,正值肅清暗藏的反革命份子運動
。而第一次正式參與政治運動,還是考入中國人民大學後的整風反右。事情
過了整四十年,仍然難以忘懷。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文革期間的醒悟


    我在大學讀的專業是「中共黨史」,但是真正對中共黨史有些認識,還
是文革期間,這大概就是所謂「在實踐中學習」了。從這點來說,文革對我
說是有積極意義的,或者說是「壞事變為好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沅昌醫生看 毛 病    凌鋒  1994.11.16

    由於共產黨太英明偉大了,所以就是做錯事,也會找“階級敵人”頂罪
,表明他們沒有錯。就是他們的領導人病死,也要找御醫頂罪。而且由於大
病需要會診,所以那些醫生就成了“反革命集團”。

    斯大林死了以後,御醫都成了反革命集團。毛澤東開始病重時,江青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葛佩琦獲得平反想起 
鬥爭與平反責任誰負?  林念 1983.1.2

          廿五年前一段往事
         
    從他報看到一篇訪問葛佩琦的文章:「一個大右派的平反」,文章報道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