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爆經危的京奧        林保華

    中國政府在北京奧運問題上自吹自擂及擺出兇惡嘴臉﹐大肆鎮壓異己人
士﹐並且否認當年對改善人權與開放資訊的稱諾後﹐身為總書記與國家主席
的胡錦濤卻在八月一日接受來自全球二十五家外國媒體的集體採訪﹐換上一
副笑臉談奧運﹔表演“軟的更軟﹐硬的更硬”。在奧運的最後幾天﹐要用笑
臉來拯救中國的形象。

    胡錦濤回答問題的談話﹐主要圍繞政治與經濟兩個主題。

            中國首先把奧運政治化

    政治上﹐胡錦濤說﹕第一﹐將奧運會政治化,不僅不利於問題的解決,
而且違背奧林匹克精神,最終也會損害國際奧林匹克運動發展。第二﹐中國
對外開放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無論在北京奧運會期間還是之後,中國都一
如既往地歡迎外國記者來華採訪,一如既往地為外國記者在華工作提供方便
,亦希望外國媒體客觀公正地報道中國。第三﹐中國將繼續深化包括政治體
制改革在內的全面改革,繼續擴大社會主義民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
加快行政管理體制改革,提高國家機關工作效率和服務水平,更好地保障人
民各項權益,鞏固和發展民主團結、生動活潑、安定和諧的政治局面。

    首先﹐是中國政府先將奧運政治化。北京申辦時做出改善人權與開放資
訊的稱諾﹐就是政治稱諾。各種愛國主義的言論﹐從申辦到最近火把傳遞期
間在全球煽動民族主義情緒﹐指責“國際反華勢力”﹐不是政治又是甚麼﹖
就是對台灣﹐也違背當年香港協議﹐在“中華台北”還是“中國台北”問題
上不斷發生爭議﹐最後入場式還拋棄過去用英文的排列方式﹐改為簡體字筆
劃順序﹐把台灣與香港﹑澳門排在一起﹐顯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
﹔這些不是政治又是甚麼﹖而借奧運“反恐”打擊異議人士﹐也是明顯的政
治舉動﹐試問﹐例如一向不主張暴力行動的法輪功﹐中國政府為何在全球範
圍內以奧運名義打擊他們﹖在紐約﹐由總領事彭克玉親自組織領導下﹐對法
輪功學員使用暴力﹐這不是政治又是甚麼﹖因此﹐胡錦濤指責別人將奧運政
治化﹐不但顯得虛偽﹐還有“倒打一耙”之嫌。而由他嘴裡說出“奧林匹克
精神”﹐更使人長雞皮疙瘩﹐因為這是奧運史上最引發爭議的奧運。

            政治改革沒開始就深化

    其次﹐中國是“一如既往地歡迎外國記者來華採訪”嗎﹖八○年代發生
多起驅逐外國記者事件﹔即使今年三月﹐也把外國記者從西藏趕走﹐何來“
歡迎”之說﹖而“希望外國媒體客觀公正地報道中國”﹐正是暗示外國媒體
報道中國並不客觀公正。也是今年四月﹐中國外交部就三批CNN﹐在全球
華人社會煽動圍攻CNN的事件﹐還有“愛(中)國華裔”狀告。CNN的公
正性難道還不如黨的喉舌新華社﹖那為甚麼中國政府不敢開放民間媒體與新
華社一較高下﹐看誰受民眾歡迎﹐誰可以“為民喉舌”﹖

    再次﹐像太陽從西邊出來那樣﹐中國居然要“繼續深化”政治體制改革
。六四以後﹐中國甚麼時候進行政治改革﹖何況還是“深化”。胡錦濤何不
舉出中國進行政治改革的例子。從改革開放的“村民選舉”﹐到現在三十年
還是村民選舉。村委會根本不是政權機構﹐何來政治體制﹖甚麼時候放棄一
黨專政﹐才是政治體制改革﹐胡錦濤是否可以給個時間表﹖至於胡錦濤所說
的“工作效率和服務水平”等等﹐是機構改革的事。胡錦濤如果搞不清政治
改革與機構改革的區別﹐是否應該再到中央黨校進修一下﹖

    正是中國政府借奧運侵犯民眾的利益﹐並且鎮壓異己﹐民怨得不到紓解
﹐民怒無法渲泄﹐矛盾激化,他們被迫起來反抗﹐甚至“以牙還牙﹐以眼還
眼”﹐未見和諧,反而出現爆炸性事件。不但發生甕安火燒縣公安局及縣政
府事件﹐還發生北京青年楊佳專程刺殺上海警察事件。受這些事件鼓舞﹐多
個地方民眾把怒火發泄到代表“無產階級專政”的公安﹑警察身上﹐以及發
生許多爆炸事件﹐兩名維吾爾族人在喀什用手榴彈襲擊邊防武警導致各有十
六人死傷的事件﹐這不是中國政府以反恐為名長期濫殺維族人的結果嗎﹖

            奧運經濟沒開幕先破滅

    經濟上﹐胡錦濤說﹕第一﹐籌辦奧運會無疑有力地推動了北京的經濟發
展,但由於北京的經濟總量只佔全國的很小部分,因此,籌辦奧運會對中國
濟發展的推動不宜估計過高。第二﹐把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控制物價過
快上漲作為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
   
    中國政府所鼓吹的奧運經濟與中國崛起﹐以及“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世
紀”等論調﹐甚麼時候縮小為“北京的經濟”﹐難道據說是“紅不讓”的奧
運概念股僅僅是北京市的廠商﹖不過近來奧運概念股跌得頭破血流倒是真的
。從去年十月中共十七大開幕那天開始跌﹐中國股市的上海綜合指數就從六
千一百點跌到兩千七百點。也許﹐胡錦濤說的有道理﹐北京因為奧運會有點
好處﹐全國卻遭殃﹐做北京奧運的陪葬品。例如北京有外國的奧運代表團與
觀眾﹐全國的外國遊客卻減少一半。北京還有外國遊客“血拼”﹐雖然許多
交通等限制破壞了人們的購買慾﹐但是其他城市卻因為反恐也導致商業活動
萎縮﹐例如上海市政府下令從八月四日起所有地鐵車站上的商鋪全部停業一
個月。只有共產黨專制政府才會做出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這些經濟損失怎
麼計算﹖而為了減少奧運污染﹐北京及其周圍幾百間大型工廠停產﹐一位網
友告訴我﹐廣東也有企業被迫停產﹐到底全國有多少企業停產﹐損失多少﹖
所謂七百多億美元的奧運商機﹐扣掉場館與基礎設施的造價及龐大的全國反
恐經費﹐經過七折八扣﹐還剩多少﹖

            大量中小企業倒閉逃亡

    不但“奧運經濟”的預期已經破滅﹐奧運後的中國經濟更可能出現危機
。本來全世界舉辦奧運的國家與城市﹐在奧運結束後﹐經濟成長都放緩﹐中
國自然也難逃這個規律。然而更嚴重的問題是﹐奧運還沒有開始﹐中國經濟
已經提前出現泡沫爆破的跡象。因此六月十三日的中央工作會議提出“居安
思危﹐未雨綢繆”。

   七月上旬﹐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等領導人考察五個經濟發
達的外貿型省份﹐發現已有大批中小企業倒閉﹐於是七月中旬﹐召開中央經
濟形勢分析會議,決定從“兩防”(防止經濟增長由偏快轉向過熱、防止物
價上漲轉為全面通脹),轉為“一保一控”,即保持經濟在較長時間平穩較
快發展,控制物價漲幅在經濟社會發展可承受範圍內。也就是說﹐因為經濟
出現下滑危機﹐才不惜寧願通脹﹐也要保持經濟的較快發展。因為失業比通
脹對中國政府會造成更大的威脅。然而胡錦濤還假惺惺把兩者還作為有先有
後的首要任務。

    瑞士信貸亞洲區首席經濟學家陶冬認為,未來三年內,廣東省或許將有
三分之一的出口型企業面臨關閉的命運。博思艾倫諮詢公司和上海美國商會
前陣子發布的“中國製造競爭力”調查報告說,約百分之二十的跨國企業考
慮撤離中國,理由為人民幣大幅升值,以及中國的勞動成本上升。看來﹐受
害最大的是珠江三角洲的中小企業。台商﹑港商出現逃亡潮﹐連山東的韓資
亦然。為甚麼不能合法撤資而必須逃亡﹖當然是因為中國奉行的是“社會主
義市場經濟”﹐沒有法治可言﹐而由權力來綁架外商。港資﹑台資如同上了
賊船後就無法全身而退了。

           放寬宏調股市未見刺激

   但是即使當局已經放寬宏觀調控﹐對股市的刺激也是短暫的﹐尤其是官
員與官媒大事唱好中國股市。可見市場對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也持悲觀態度

    政治的爆炸與經濟的危機﹐的確道出中國未來的確可能發生重大變化﹐
問題是怎樣變化而已。
“動向”雜誌2008年8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