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與地方矛盾再度凸顯

因為廣州爆發捍衛粵語地方方言的問題,使“地方主義”再度成為話題。雖
然中共已經盡量避免再使用這頂“政治帽子”,但是客觀事實就是如此。然
而地方主義絕不止是這樣一個文化問題,還涉及經濟與政治層面,所以是一
個相當複雜的問題。即使捍衛粵語的活動暫時停止,也不意味著事情已經結
束,儘管新華社已經發表評論,把推廣普通話上升到民族統一的政治高度,
然而將電視台粵語頻道改為普通話頻道的議題應該也不敢堅持下去了。不但
如此,海南省人大常委會已經批准,電台及電視台可使用方言播音,甚至還
允許有限度使用中文繁體字、異體字。其他省份會不會仿效,讓我們拭目以
待。無論怎樣,這場“地方主義”的運動,已經開始發酵。未來政府如果再
有打壓的舉動,當然也會引發另一輪的地方主義運動。

至於經濟上,地方與中央的矛盾,在表面上看來,有兩個方面:

一個是每個時期的地方GDP增長數字的總和,一定超過中央的全國數字,論
者都認為這是地方灌水的結果。然而問題是,中央的數字又是哪裡來的?沒
有基層的數字,怎麼可能有中央的數字?這個問題中央也沒有解釋。如果從
歷史的教訓來看,50年代後期大躍進地方謊報數字,造成餓死三、四千萬人
的悲劇,如今地方每年謊報數字,什麼事情也沒有,連處分也沒有,可是怪
事一樁。如果地方數字都不對,不如廢了他們,由中央自行說了算。這件事
情可以拖,下面一件可拖不下去了。

這一件是地方融資問題,這個問題以前沒有提出,現在問題日益嚴重,掩蓋
不住而成為今年的熱門話題。最新的情況是,中國銀監會召開的第三次經濟
金融形勢通報會議上透露,截至今年6月末,商業銀行地方融資平台貸款達
7.66萬億元,其中存在嚴重償還風險的貸款約1.5萬億元,而同期銀監會公
布銀行業的撥備約在1.3萬億元,這表明嚴重風險貸款已超過商銀壞帳準備
金的總和。中央對地方融資平台的治理已經箭在弦上。相關部委透露,由財
政部牽頭起草的地方融資平台清理細則,正在向發改委、央行、銀監會徵求
意見,不久後將下發。

由於地方各部門與企業向商業銀行的借款是由地方政府出來作保,而這種保
證並無任何抵押品,這才是問題嚴重的地方。按照香港人的說法,都是“阿
爺”的錢,只是放在你那裡或者放在我這裡的問題,所以對還錢並不積極,
甚至從借錢的第一天起,就不想還錢。而地方政府也不必負上任何保證人的
責任,也沒有法律來規範,才使問題惡化。

然而地方政府也有他們的說法。一九九四年開始,由於江澤民與朱鎔基推行
稅制改革,結束了改革開放以來的“放權讓利”,財政承包制改為分稅制,
也就是中央與地方分稅。地方政府在分稅制實行後,面對發展經濟的支出有
增無減,而收入卻相對減少,造成地方的財政困難,尤其GDP的增長關係到
地方官員的升遷,因此預算非大增不可。解決這個困難的辦法,一個就是增
加商業銀行的融資,才造成上述壞帳大量增加的情況。

地方政府籌資的另一個辦法就是出售不要成本的國有土地,乃至參與房地產
炒作。這也是這些年來房價高漲而無法降溫的原因。自從四月中旬“國十條
”頒布以來,各地方政府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更明顯的再次呈現出來。
再加上在炒作房地產過程中,許多貪官污吏的貪污行為,使本來可以成為地
方收入的資金落入個人腰包,自然也不會演變成GDP的增長,只能再轉到銀
行貸款,使壞賬再度增加。“打房”無法繼續下去的原因也在於,結果將是
地方財政更加困難,不但更無還款能力,還要進一步向銀行借錢!這簡直就
是無法解決的惡性循環。

除經濟問題,政治上的矛盾也不容易解決。因為一黨專政的獨裁制度,所以
集權的中央,最提防的是地方的政治割據與軍事割據,所以不但要拉幫結派
,官員還得輪流轉、全國飛,因此必然產生急功近利的心態,連貪污也必須
急功近利,過客思想更不會熱愛所在的鄉土。這當然也會影響地方的正常發
展。

解決這些矛盾,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可以解決的,而是必須政經制度的
根本改革。政治上的邦聯制或聯邦制是一個辦法,再就是由民主選舉產生官
員,而不是由上級的愛好來提拔幹部,把權力交給當地人民。而國有銀行的
私有化才能切割政府與銀行同一個“阿爺”的情況,這個私有當然不應該是
由權貴來私有。沒有這些制度上的根本改革,不要想解決中央與地方的矛盾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0.8.6)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