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逼民反﹐台灣風滿樓      凌鋒

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問台灣﹐據說是“破冰之旅”﹐也因為破冰溫度太高﹐導致民怨沸騰﹐離開後久久不能平復。 十月二十五日由綠營主導的﹑有五﹑六十萬人參與的大遊行﹐實際上有不少中間群眾參加﹐他們憂慮台灣主權的流失﹐不滿政治﹑經濟一面倒的傾向中國﹐尤其在毒奶事件對民眾﹑企業造成傷害時表現軟弱無能。也因為如此﹐馬英九政府擔心民眾激烈的情緒會得罪中國而採取強力壓制的態度。即使把陳雲林來台日期避開週末﹐擔心大量民眾湧上街頭抗爭﹐但是也阻止不了民眾自發的抗議行動﹐以致又在“馬陳會”前一小時把時間從下午調到上午﹐在鐵刺刀片拒馬包圍下還因為怕民眾﹐只見七分鐘就草草收場。

 警察的強力鎮壓﹐除了普通民眾﹐還導致立法委員﹑市議員以及記者被打傷﹐血流如注﹐因此引發民眾的激烈抗爭。馬政府仗著在媒體與司法的完全執政優勢﹐竟然先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抹黑成為“暴力小英”﹐把民進黨污衊成為“暴力黨”﹐完全不承擔自己鎮壓民眾的責任與向共產黨諂媚的無恥。

如果一般民眾認為這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難以分清是非﹐那麼只舉一個例子就可以﹕警察不惜使用暴力搶奪民眾手中的中華民國國旗﹐卻允許以黑道頭子張安樂為總裁的中華統一促進黨高舉五星紅旗而不受任何干涉。這根本已經到了敵我不分的地步。早在十月二十五日遊行中﹐有民眾質問一位執法過當的女警的主管單位是誰時﹐她竟回答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因為泄漏了機密﹐這位女警立刻被調職。

為了緩和民眾的情緒﹐國共合作騙台灣人﹐聲稱陳雲林來台灣﹐只談經濟﹐不談政治。陳雲林出訪前夕﹐大談對台灣“鄉親”的骨肉感情﹐甚至於為毒奶向台灣骨肉同胞道歉。中國官方媒體卻沒有刊登這些道歉﹗國民黨也有意忘記每次國共合作時他們被騙導致亡國的慘痛教訓﹐幫共產黨來騙台灣人﹐說陳雲林來台灣只簽署經濟協議﹐與政治完全無關。然而陳雲林見馬英九﹐就是不願喊他一聲“總統”﹐以維持“一個中國”內兩個省部級幹部之間的對等地位。這不是政治是甚麼﹖

陳雲林一到桃園國際機場﹐就聲稱來台灣要聽人民的聲音﹐可是馬英九卻以驅離不讓他看到代表台灣主權的國旗﹑聽到民眾的聲音﹔而只是讓他看到﹑聽到國民黨權貴的拍馬屁聲音而因為國共“兩情相悅”(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言)以為統一已經水到渠成。例如早陳雲林一天到達台灣的先遣隊﹐級別還低於陳雲林﹐但是前副總統連戰﹐居然低聲下氣趕到他們下榻的圓山飯店去拜會。這樣的奴才相﹐怎不叫台灣人害怕自己會被他們出賣﹖ 而在立法院長王金平一再呼籲協議要立法院監督﹐而且因為有些條文違反兩岸關係法而必須先修法。但是馬英九拒絕。沒有做虧心事﹐為何害怕國民黨佔四分之三席位的立法院對政府進行監督呢﹖因此人們一直懷疑是否還簽有密約。

在這情況下﹐國民黨權貴宴請陳雲林時﹐民眾自發去包圍他們﹐阻止他們出賣台灣也勢所必然。尤其是在第一晚包圍連戰的宴會場所被警察強力鎮壓後﹐連附近唱片店播送“台灣之歌”也被禁止﹔第二晚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宴請陳雲林時﹐被更多的民眾包圍﹐以致出現陳雲林被圍八小時的壯舉。在西方國家都向中共諂媚的時候﹐台灣人民的這個壯舉必將鼓勵中國人民對抗共產黨的鬥爭。

在眾多的抗議聲中﹐中華民國國旗不但到處揮舞﹐連已經絕唱的四﹑五十年前的反共歌曲與口號也再度流行﹐例如“反共抗俄”﹑“消滅共匪﹐殺豬拔毛”﹑“反共必勝﹐建國必成”等等。在陳雲林到來前夕宣佈成立的“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記者會上﹐在圓山的陳雲林先遣隊就一起觀賞實況轉播他們演唱反共歌曲﹕“打倒俄寇,反共產,反共產。消滅朱毛,殺漢奸,殺漢奸。”這種時光倒流﹐是對馬英九國民黨的反諷。

但是馬政府對台灣的暴力﹐不僅僅是使用鎮暴警察﹐還運用司法機關。那些抗爭的民眾成了暴民還要被起訴。但是濫權的警察﹐不但沒有被查辦﹐而且沒有一個人道歉。馬英九假惺惺說反對執法過當﹐推卸自己的責任﹐但是連親藍的“壹週刊”﹐也根據內部消息說﹐陳雲林來台期間的國安佈局﹐由馬英九一人掌控。

更有甚者﹐馬英九還動用司法權力﹐在陳雲林來台灣前後及期間﹐對綠營政治人物進行大規模的追殺行動。除了對扁家的海外存款案及國務機要費追殺﹐八月中以來﹐“壹週刊”幾乎每一期有檢調爆料﹐形成連續劇供統媒炒作﹐違背偵察不公開的原則。到陳雲林離開後於十一月十二日拘押陳水扁前總統﹐總共已經拘押十二個綠營政治人物與扁家親友。根據日期排列如下﹕九月二十五日﹐出納陳鎮慧﹔十月二日﹐吳淑珍特助蔡明哲﹔十月三日﹐總統府辦公室前主任林德訓﹔十月六日﹐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十月七日﹐吳淑珍胞兄吳景茂﹔十月十五日﹐前內政部長余政憲﹔十月二十八日﹐嘉義縣長陳明文﹔十月二十八日﹐前新竹科學園管理局長李界木﹔十月三十日﹐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十一月四日﹐前總統府辦公室主任馬永成﹔十一月四日﹐雲林縣長蘇治芬。 尤其是十一月四日﹐正好是陳雲林在台灣期間﹐檢方一天之內抓兩個綠營的名人﹐是向共產黨表態﹐還是想轉移民眾對台灣主權流失的關注﹖

上述包括陳水扁在內的十二個人中﹐除了陳明文與蘇治芬﹐都被指與第一家庭的弊案有關。其中的海外存款案﹐如果只涉及政治現金被存到海外﹐不涉法律問題﹐只是扁及第一家庭以前欺騙民眾的道德瑕疵。因此特偵組必須查出這些款項來自已經查了兩年的國務機要費﹐就可以以“貪污”起訴﹔或者扁接受獻金與獻金者有某種對價關係﹐也就是給獻金的企業或個人某種好處﹐那就是受賄了。 為此﹐特偵組大規模約談扁家相關人士及獻金的企業老板﹐並且對扁家及相關企業與人士進行搜索﹐也就是“抄家”﹐扁家就被抄兩次。但也許因為還搜不到有力的證據﹐所以大量收押相關人士而被指為“收押取證”﹐相當於中國文革時的“隔離審查”與現在的“雙規”。以便在被隔離的情況下能套出一些有用的口供。

收押的公開理由有二﹐一是怕串供﹐而是怕逃亡。其實從八月中旬開始﹐要串供早串了。至於逃亡﹐可以出境管制嘛。而至今為止﹐綠營的犯案人士﹐幾乎沒有一個逃亡﹐倒是藍營逃亡多的是﹔非法出境幾乎都是逃到中國﹐綠營人士到中國﹐不是送入虎口﹖可見這些理由都是假的。

而收押過程中﹐最引起非議的是蘇治芬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在一清早被到家逮捕﹐猶如對付江洋大盜﹐然後又允許她交保放回﹐是她自己拒絕交保﹐以絕食來抗議。事情鬧大﹐檢方匆匆在十天內提起公訴﹐求刑十五年、褫奪公權八年。為說明案情的嚴重﹐把一個只是涉嫌斗六市璟美垃圾掩埋場收賄弊案比喻為袁世凱賣國﹐簡直不倫不類再就是陳水扁被上手銬﹐在警察與記者團團包圍下﹐他有可能逃亡或施暴嗎﹖明顯是出於羞辱的目的。陳水扁被拘捕那天凌晨的前夕﹐總統府已通知一早馬英九會接受電台的訪問。可見馬英九事先已經知道(如果不是下令的話)陳水扁會被拘捕而馬需對此發表談話。

這些司法案件還涉及“辦綠不辦藍”。至少﹐這幾個月裡﹐台北市副市長吳秀光﹐台北縣長周錫瑋親信﹑辦公室主任麥安懷的弊案﹐都沒有上揪下掃﹐沒有約談他們的上司﹐沒有被羈押﹐不怕串供。還不是他們是國民黨的親信人物而可以有兩套標準﹖再早一些﹐例如被起訴或求刑的貪官污吏﹐因為還在上訴中而繼續可以競選公職﹐那個當選基隆縣長的許財利﹐被起訴後還被馬英九稱為“馬利兄弟”而當選縣長﹐最後被求刑八年。台東縣長吳俊立遭到停職的縣長吳俊立,涉嫌以每票兩千元賄選,被台東地檢署起訴求刑三年﹔結果由妻子鄺麗貞代夫出征,馬英九以罪不及妻孥而力挺﹐當選縣長後吳成為縣政府顧問﹐鄺一年多次帶選舉時力挺的屬下公款旅遊日本﹑歐洲﹐樂不思蜀﹐台灣刮大颱風她也不回來坐鎮。當然﹐國民黨對自己人都輕輕放過。

為此民進黨立委還召開記者會﹐點名台中縣長黃仲生涉大里工業區挪用經費圖利台開案至今超過一千天,連戰、蕭萬長特別費案至今超過七百天,馬英九同意華興中小學長期無償使用土地、涉圖利他人至今超過五百天,劉兆玄、吳伯雄等九十七位政務官特別費案至今超過五百天,馬英九在市長任內的貓纜案、富邦魚翅案、三中案、國發院案等弊案至今近五百天,全都不見進展。但是民進黨“四大天王”的特別費案都已被傳訊。

這些司法迫害﹐不但引起蘇治芬立即絕食抗議﹐接著陳明文﹑陳水扁也以絕食抗議。本來可以借由司法釐清的問題﹐尤其是第一家庭的問題﹐因為 “完全執政”的國民黨政治力的介入而完全變樣。這些不但進一步造成台灣內部分裂﹐官逼民反﹐也引發國際關注。一些國際知名的學者﹑專家因為憂慮台灣司法倒退而發出一封公開信﹐指出﹐台灣是有貪污的狀況,但這樣的狀況,在國、民兩黨皆都存在著。而司法系統的政治中立,則是民主能否持續的基本要素。同時,在法庭證明其罪行成立前,任何被告應被無罪推定,這也是基本的法理原則!美國邁阿密大學政治學教授﹑台灣問題專家金德芳接受訪問時指出,不論最後陳水扁案如何判定,光論聲押過程陳水扁被戴上手銬的畫面,她已認為這是台灣司法的反常。

上述警察暴力與司法暴力﹐綠營採取各種抗爭行動﹐但是這些行動無論與扁是否有關係﹐都被抹黑為“挺扁”﹑“挺貪腐”。也有一些NGO組織出來說話﹐例如司改會﹐但是當政者完全聽不進去﹔學生發起“野草莓學運 ”﹐拒絕政治人物插手﹐但是還被藍營指責“草莓是綠的”﹐似乎只要是綠的就該死﹐紅的卻代表輝煌與反貪腐。馬英九﹑劉兆玄對學運還抱著非常冷酷的態度。十一月八日我去自由廣場看他們﹐綠營不少人認識我﹐但是當天沒有一位學生認識我﹐可見他們並不是熱心政治那一群。後來滂沱大雨﹐他們沒有遮蓋﹐一打聽﹐沒有人敢捐帳篷﹐因為那是“非法集會”﹐我不得不面對在場的民視﹐呼籲社會熱心人士關懷他們。

 面對這些矛盾的激化﹐加上馬英九政府處理經濟的無能與圖利大財團﹐以致台灣本土出身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十四日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憂心藍綠對立擴大。他表示,“現在有點山雨欲來的感覺。”希望大家能化戾氣為祥和。就是馬英九沒有這個擔心﹐因為“挑動群眾鬥群眾”是共產黨的一貫政策﹐馬英九正在忠實的貫徹。

已經被賣給在中國的台商旺旺集團而正在過渡期的“中國時報”﹐也破天荒發表一些比較持平的社評。包括深藍立場的主筆南方朔也說﹕“台灣山雨未來,風已滿樓。”台灣未來會發生甚麼事情﹐最大責任都由馬英九負責﹐因為他不但是中華民國總統﹐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屬下台灣地區的區長。歷史將永遠記住這一點。

《開放》雜誌 2008年12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