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家策”當國策----CEPA害慘香港大學生 

台灣一月出口年減四十四.一%,其中對中國和香港的出口就下滑五十八.六%,跌幅更是對美出口的兩倍。只要稍具簡單常識,就可以知道,這是在經濟上過度依賴中國的結果,說明李登輝擔任總統期間「戒急用忍」政策的遠見。不知道馬總統過年拜訪李前總統,只是作秀,還是請益?如果真是請益,那麼就從這個數字開始調整自己的政策吧。

不幸的是,在這些數字公佈後,身為海基會董事長的江丙坤,居然還說﹕「依賴中國並不是壞事,因為這代表中國需要台灣。」中國以前的確需要台灣,需要台灣的資金、人才、技術、管理經驗,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現在情況變了,可以過橋抽板了。「鴻海與比亞迪的戰爭」就可以小見大。中國官員、學者已經常常說如今是台灣依賴中國,像糖尿病患者依賴胰島素那樣。

如果說,中國還需要台灣的話,需要的是要利用台商來「以商圍政」,吞併台灣。

那麼該如何理解「依賴中國並不是壞事」這句話?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依賴美國不一定是好事,依賴中國卻一定是壞事,因為中國對台灣充滿敵意,吞併台灣,扼殺台灣的自由、民主是它日思夜想的事。這是正常的、有自尊心的台灣人都這樣認為的。但是如果自己個人,或者自己家族是靠乞求中國謀取利益而又完全沒有尊嚴的話,依賴中國就不但不是壞事,而且還是好事。因此,不能不令人懷疑,江丙坤這句話,真是因為他的兒子在中國做生意,因為利益關係而下意識講出來的嗎?這句話作為「家策」當然沒有錯,但是作為國策,卻很不適當,因為台灣有多少人像他家裡那樣在中國開公司而又可以制定國策的?

馬政府正在清算的前第一家庭洗錢案時,就涉及沒有利益迴避,然而卻又容許江丙坤現象的存在,怎麼說得過去?日前,法務部就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台北市立醫院向馬英九大姊馬以南擔任副總的中化製藥採購藥品因為沒有利益迴避而判以罰款;那麼,當馬總統的另一個姊姊在北京辦國際學校,馬總統在制定中國政策時,是否也應小心處理?否則又怎麼能夠從清算前第一家庭中汲取教訓?以後會不會出現類似的第一家庭,或第幾家庭?

因此正當馬政府熱中要與中國簽署「屍卡」(CECA)時,監察院對這些決策者的利益關係應該嚴格檢視,相關的協議也必須由立法院審議,當然審議時,也必須利益迴避。

馬政府把屍卡描繪得如何對台灣有利,拋開主權問題不說,香港與中國簽署的「屍爬」(CEPA),即令在二○○三年簽署後每年再簽一次補充協定,還是挽救不了香港經濟,而且使香港更依賴中國而失去活力與轉型機會。

目前香港失業問題嚴重,二月十六日,香港兩份中共喉舌的頭條標題,商報是「六成港生願北上搵工」,大公報是「搶飯碗 粵黑工潛港增五成」。中國的大學畢業生月薪兩千到四千元,香港大學生北上卻要求九千元以上,能找到工作嗎?但是中國黑工卻以低薪搶香港人的工作。馬政府如果一意孤行,恐怕不只是社會對立,而是引發衝突。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2009.2.18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