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嚴寒的中國年      林保華

 

龍年新年,年初三香港市區氣溫下降到攝氏7.4度,是16年來最冷農曆新

年。氣候本來潮濕的香港,感覺更加濕冷,以致影響過年的熱氣,26萬人

在攝氏9度低溫下欣賞年初二晚在維多利亞港放送的煙花,去年則有30

人。

 

甚至來香港的遊客都比預期的少,使商家有些失望。但是更糟糕的是還發

生幾件意外事故。國泰航空公司原定年初一下午直飛新加坡的A330-300

中巴士,機師在起飛約15分鐘後,發現駕駛艙玻璃窗有裂痕,被迫折返香

港機場,300多名乘客經歷了“九霄驚魂”。國泰以前是香港的驕傲,如

今多次出現意外,難道是香港的寫照?而年初三昂坪的360纜車,再度失

靈,近800名乘客被困在接近攝氏0度低溫的半空吊車廂達兩個小時,猶如

被冷藏在冰箱裡,加上人有三急無法如廁,非常狼狽。年初六,連海洋公

園也發生罕見停電意外,導致在山頂區域6台機動遊戲停止運作15分鐘,

百多名遊客被困,幸眾人被安全疏散。

 

雖然有這些不祥預兆,但是每年初二到車公廟求籤,這次與去年一樣,還

是中籤。內文是“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但管信邪修正外,

何愁天地不知聞”。被解讀為特首選舉中的神鬼不分;其實擴大來說,不

就是現在整個香港已經兩制不分、正邪不分、是非不分,但是仍然可以混

得下去?

 

今年這個嚴寒的冬天,正是邪惡勢力要壓倒正義勢力的重要一年,中港在

97主權轉移以來在各個領域裡所出現的矛盾,正在一一激化與爆發,主要

展現以下幾個方面:

 

一,“雙非”孕婦搶奪香港孕婦資源

 

這是去年以來最明顯的矛盾衝突。“雙非”指的是父母都不是香港永久居

民,但是根據基本法的規定,他們產下的子女,就是香港永久居民,當然

也就享受到香港市民所享有的一切福利。

 

由於他們的人數已經超過香港孕婦的人數,搶奪了香港的醫療資源,可以

說是關係到香港一般家庭,也不涉及什麼政治觀點而形成共識。問題是該

如何解決這個難題?特區政府設下這個限制或那個限制,例如提高收費等

等,都難不倒這些孕婦。他們甚至把產房當作旅館與自己的住家,在裡面

煮食,完全不顧其他產婦的感受。

 

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是修改基本法,但是北京不同意:其一雙非生子有利

於改變香港人口結構,是“摻砂子”的重要手段;其二,如果這次修改基

本法,將來民眾也可以因為要求普選而修改基本法。因此有親共人士要求

解釋基本法。香港雖有終審法庭,但是有3次因為判決不合北京心意而被

北京釋法推翻。因此常常讓北京釋法,嚴重損害香港的司法獨立;而北京

的釋法也不是從專業角度,根本就是政治力介入;這是對香港司法獨立的

雙重損害。這就導致中國孕婦問題長期無法解決。因此這個問題不但在整

個過年期間是香港的社會議題,年初八也還有團體上街請願。

 

被搶奪的資源當然不止孕婦,平時中國遊客搶購各種商品,包括事關民生

的奶粉,與炒作房價,都推動香港物價的急劇上升,讓香港人的負擔百上

加斤。

 

二,中國遊客拖低香港社會公德水準

 

香港在97主權轉移以後,來香港的中國人就越來越多,受中國影響越來越

大,包括社會周遭氛圍的變化,一些中國人的習慣與行為,已經為香港人

詬病。但是形成真正比較大衝擊的,就是20037月開放的自由行,因為

來人大增。而到了2005年香港迪士尼樂園開放,某些惡習在園區總爆發,

更讓人大開眼界,那不只是吸煙、吐痰、不排隊、高聲喧嘩等問題,而是

隨地、乃至在洗手盆大小便。

 

因此今年115,有人在 YouTube 上載一段名為“火車內罵戰  香港人

大戰大陸人”的視頻在網路瘋傳。片中一名“香港先生”不滿大陸媽媽與

子女在東鐵列車內吃點心麵弄髒車廂,挺身阻止,結果引發口舌大混戰。

“香港先生”很理智,然而在孩子媽媽不講理後,其他市民捲入參戰,就

不會有好聽的話出來了,於是掀開中港兩地網絡大戰的序幕。而北京大學

教授孔慶東“香港人是狗”,不說普通話的人就是“王八蛋”等等,更把

矛盾推到極致,不但涉及中央與地方關係,對族群文化的尊重,還涉及種

族主義。

 

然而香港特區政府不敢做出反應,因為北京沒有反應。中聯辦主任彭華清

遲遲才出來說遺憾,卻沒有道歉,因為孔慶東說的話,也是某些北京領導

人的心聲;他還是中共的特殊御用工具,常常發表中共不便說出來的話,

何況還有六四“無間道”的記錄。有些香港的評論員只怪罪香港特區政府

,沒有“擒賊先擒王”,或者是給北京留個下台階?

 

三,中國對香港各界的政治介入擴大

 

除了北京的孔慶東,身在香港的中國官員與黨的喉舌,也公然干預香港的

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以前中共施壓香港的言論,往往是拐幾個彎,不容

易被人捉到,例如透過香港的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等政治人物,或向媒體

高層私下表達不滿。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什麼避忌而由自己出面,扮演“先

鋒”角色。

 

最先中箭落馬的是著名的香港電台主持吳志森,中國通過喉舌以“來論”

攻擊他已有多年,去年一年左報就有70篇文章罵他,最後在今年,香港電

台以改革為名撤掉他的主持工作。

 

接下來被攻擊的是香港科技大學社會部副教授成名。他也不過是追求民主

、自由而已,但是不久前針對共產黨在選舉中的種票、種人行為發表較多

評論,惹怒中共,他也同情法輪功,於是在中共眼裡,他是西方國家的“

惡犬”,“港版麥卡錫主義”等等。

 

再一個是鍾庭耀,那是因為他主持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在去年12

底公佈一個調查結果中,表示會自稱中國人的受訪者,只有16.6%,比率

2000年以來新低。以往調查自稱為中國人的受訪者比率一度上升,2008

年曾升至38.6%最高點﹐其後3年就不斷下滑。以前調查沒有問題,這次宣

佈結果後,中聯辦像被摸了老虎屁股那樣跳起來,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

點名調查不科學及不合邏輯,甚至有“顛覆國家”之嫌!

 

又一個是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他呼籲人們面對

攻擊,不應冷眼旁觀、明哲保身,否則香港就會死亡。這當然是對抗中共

在香港實行“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統戰伎倆,因此難免他也淪為敵人

而被批鬥了。

 

在完成戰略部署後,由喉舌《大公報》在128年初六以社論形式把他

3位押上審判台,冠之以“真政客、假學者”的帽子,還有一大堆駭人

聽聞的罪名,包括抗中亂港,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等。

總之,共產黨把自己幹的壞事全栽到這3人頭上,似乎自己就可以脫罪了

。然而即使他們3個人有三頭六臂,真有那個“破壞”本事?不過這倒是

說明了,真是中聯辦為首的港共幹盡壞事,導致自認中國人的人數銳減,

他們為了給自己脫罪,才發動如此的“革命大批判”來轉移焦點而已。

 

中港網民“開戰”

 

顯然,共產黨已經從政治,乃至民生的各個層面,讓香港徹底成為中國的

一部分,包括成為中國專制制度的一部分。在“一國兩制”面臨淪亡的社

會氛圍下,網路的“烏合之眾”自動集結,自行募款、捐款,在高登區熱

烈討論後於年初十在香港《蘋果日報》與《爽報》刊出全版反蝗廣告,大

標題是“香港人,忍夠了!”強烈要求政府修訂基本法。

 

當然特區政府照例沒有看到,北京也沒有看到,因為他們高高在上,或者

是生活在沒有人居住的沙漠裡,這是“蝗蟲加鴕鳥”的奇景。但是中國民

眾與香港市民都看到了,從而展開一場大論戰。在中港網民“開戰”的同

時,香港也有“持平”人士認為廣告太過火。他們不去譴責中港政府聽任

事件惡化,卻以偽善面目來“調解”,甚至不惜“群眾鬥群眾”,這是共

產黨及香港某些特權集團歷來的手法。

 

目前事件還在發展中,但是族群衝突的跡象已經日益明顯。在這場事件中

,反蝗網友是弱勢一方,他們只不過要保護自己的權益而已。因此,無論

出現什麼不良後果,最後責任都在掌握特區資源與國家資源,並且完全可

以以國家機器及各種手段操控民眾的中港政府身上。

 

香港這些事件不是與台灣無關。一是讓台灣人看到共產黨“50年不變”的

虛偽,絕對不可相信共產黨的話;可惜在台灣政府與媒體的洗腦下,許多

台灣民眾還認不清這一點。二是台灣政府大開門禁、解除心防的媚共行為

,已經讓共產黨覺得台灣是他們的囊中物,因此不必讓香港對台灣繼續起

什麼垂範作用了,香港的快速淪亡,出生在香港九龍的馬總統竟然是不知

覺或知覺的幫兇,真是天底下的詭異事件了。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看》雜誌  106  2011/02/162012/02/29

www.watchinese.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