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學師生的光榮

    有關吳祖光、王若水被勸退黨,蘇紹智被撤銷黨內外職務及孫長江和張
顯揚被開除出黨之事,雖被喉舌稱之為「并沒有影響逐步擴大的民主建設和
氣氛」及「黨內的正常生活」,但仍被國內外人上所關住。
       
    劇作家吳祖光、哲學家王若水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研究所所長蘇紹智
的情況,人們比較清楚。但對孫長江和張顯揚的情況則欠了解。「科技日報
」副總編輯孫長江和社科院馬列所馬列研究室主任張顯湯都是北京中國人民
大學六十年代的畢業生。是中國人民大學師生感到光榮的一件事。

    孫長江是哲學系畢業生,張顯揚則是馬列主義基礎系的畢業生。孫長江
原任職於高級黨校。「四人幫」下台後,南京大學哲學系教師胡福明曾寫一
篇文章,談「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開始影響不大,後由孫長江將
這一精神加以推廣,并上報中央,被鄧小平賞識而作為反擊「凡是派」的理
論武器。但是正如西單民主墻一樣,根據「敵國破、謀臣亡;狡兔死、走狗
烹;飛鳥盡,良弓藏」的中國政治文化的規律,太史公在兩千年前說的話,
到了共產黨的毛澤東和鄧小平,仍然逃不出他的英明預見。

    由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中國大陸出現了一批敢於突破傳
統的思想家。當權者一看苗頭不對,遂進行鎮壓。當時老軍頭王震就被委任
為中共中央高級黨校校長,以槍桿子來對付筆桿子。當時敢言的思想家如郭
羅基被外放到南京,李洪林被外放到福州,孫長江亦被趕出高級黨校,幸好
獲得北京師範學院的收容,後來再轉到「科技日報」。

    文革時期,孫長江和張顯揚都在人民大學,參加了「人大三紅」,這大
概就是他們被指為「三種人」的理由。「人大三紅」的對立組織是「新人大
公社」,前者為天派,後者為地派,實際上都是毛澤東和文革派所操縱使其
自相殘殺的群眾組織。「新人大公社」一個重要成員徐和德是文革寫作班子
「梁效」的成員之一,所以這兩個組織根本無所謂誰對誰錯,都是毛選東的
工貝和炮灰。如果參加這些組織就是「三種人」,全國就有千千萬萬的「三
種人」,該劈棺把毛澤東抬出給千人斬,萬人丟。
 
    其實真正的「三種人」徐惟誠卻紅運高照。他文革時在北京市革委會任
要職,就炮製出黃帥這個罵老師的樣板,甚獲江青賞識。「四人幫」下台後
,中共中央的甄別小組曾說「此人不可重用」。但此次反自由化,那些元老
竟要提拔他為中宣部副部長。為當時甄別小組負責人伍修權所阻。但不久前
中共中央組織「民主生活會」「幫助」于光遠時,徐惟誠又被請來做打手,
因為此種「生活會」就如「一一六」幫助胡耀邦的生活會一般,實際土是「
整人會」。但在會上,挨整的于光遠義正詞嚴地把徐惟誠趕了出去。現在對
「三種人」的黑白顛倒,純粹是根據當權者的需要亂扣帽子而已!

《信報》  凌鋒:人在香港專欄  1987.8.27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