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腐敗和反腐敗史    1991.8.27


    八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
,研究在新形勢下加強反腐敗鬥爭,推進黨風廉政建設的思路和對策,動員
各級黨組織和紀檢監察機關落實中共中央關於近期內反腐敗的工作部署,保
證和促進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順利進行。

    除了可以下海游泳卻不能開會的李鵬外,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均於
八月二十一日出席第二次大會,在這個大會上,總書記江澤民發表重要講話
。八月十八日,中共中央還召開了黨外人士情況通報會,通報中共中央關於
開展反腐敗鬥爭的部署和意見。

    面對大張旗鼓的反腐敗鬥爭,能否取得成效呢?我們以史為鑒,不妨看
看中共的腐敗史和反腐敗史,有助於溫故知新。

    一九四九年三月,中共中央在遷往北京前夕,在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村
召開了七屆二中全會。毛澤東在其所作的報告中說﹕「敵人的武力是不能征
服我們的,這點已經得到證明了。資產階級的捧場則可能征服我們隊伍中的
意志薄弱者。可能就有這樣一些共產黨人,他們是不曾被拿槍的敵人征服過
的,他們在這些敵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稱號;但是經不起人們用糖衣裹著的炮
彈的攻擊,他們在糖彈面前要打敗扙。」

    毛澤東雖有「英明」預見,但是自己違背了外因要通過內因之說,把共
產黨自身的腐敗歸咎於敵人「糖衣炮彈」的進攻,因此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其實就以毛澤東本人來說,到底是「肉彈」向他進攻,還是他自己沒有「克
已復禮」而向「肉彈」發動進攻,從而沉緬於淫樂之中而腐敗的呢?

    中共建正兩年之後,也就是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中共就發動了「三反運
動」,也就是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這是針對自己的幹部,並且槍
斃了原天津地委書記劉青山、張子善(貪污和盜竊國家財產折現人民幣一百
五十五萬元)。

    一九五二年一月,中共同時也發動了「五反運動」,因為共產黨員是特
殊材料製成的(斯大林語),他們犯錯誤,是被資產階級腐蝕的,因此「五
反運動」是針對資本家的行賄、偷稅漏稅、盜騙國家財產、偷工減料、盜竊
國家經濟情報的「五毒」行為。

        反右和文革加速腐敗過程

    到了一九五七年的整風反右運動,對黨員的意見和不滿都被視為「反黨
」,使黨員不受群眾監督,權力不受制衡,必然導致腐化,遂加速了中共的
腐敗過程。五十年代後期和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在物慾面前,「特殊材料
」變成特權材料,多吃多佔,貪污盜竊,佔了先機。其中尤以最困難的農村
為甚。

    一九六三年,中共在農村開展「四清」運動,也就是清工分、清帳目、
清財務、清倉庫,針對的是上述經濟問題。豈料後來發展為清政治、清經濟
、清組織、清思想,乃至提出這次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
路的當權派」。本來是反腐敗,結果演變成政治上的階級鬥爭,也就是權力
鬥爭,毛澤東不甘心因為大躍進的失敗而退居第二線,於是向劉少奇奪權了

    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內地一些學者已經提出「兩個文化大革命」
的論點,一個是毛澤東奪劉少奇權力的文化大革命,一個是廣大群眾對中共
腐敗不滿的文化大革命。毛澤東的從上而下,為什麼得到群眾由下而上的支
持,掀起一個狂潮,這是原因之一。但是由於毛澤東旨在奪權而非反腐敗,
並且把運動控制在自己手裡,所以「老腐敗」雖然被迫靠邊站,但新上台的
文革派、造反派也一樣腐敗,成了「新腐敗」,甚至更加腐敗,以其「得志
更猖狂」也。「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就是當時的寫照。這也是因為
新的權力機構仍是一黨專政,甚至是毛澤東一人專政,沒有任何制衡之故。
在這情況下,有些人懷念老幹部,因為老幹部中還不致於全部腐敗,而「老
腐敗」也因為高高在上,且是黨和國家的機密,老百姓瞭解不多。

    而「老腐敗」上台後,也是文革結束之後,本來希望他們能吸取文革教
訓,重新做人。但是他們吸取的是反面教訓,認為文革是他們的「損失」,
重新上台後便要補回損失,於是變得更加貪婪。連一些本來不那麼腐敗的,
也跟著腐敗了。而新上台的幹部,在這風氣影響下,惟恐「有權不用,過期
作廢」,也爭相撈一把。

    面對這個歪風,中共理應推行政治改革,設立權力制衡的制度。鄧小平
開始也有這個構想,但是民主運動的發展,他也擔心自己失去權力,便轉而
鎮壓民主運動,鼓吹「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維護特權利益。那些「老腐敗
」便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為藉口,熱衷於搞政治運動,壓
制民主力量,從而可以在經濟上放膽地腐敗,特別是縱容自己的子女腐敗,
成為改革開放時期的「新腐敗」。

        政府保守維護經濟腐敗

    也就是說,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對的只是政治上的自由化。經濟上
則是貪污自由化、腐敗自由化。有的「老腐敗」號稱政治上保守,經濟上開
放,就是以政治上的保守來維護自己和子女在經濟上腐敗的權力。在這情況
下,歪風邪氣愈吹愈盛,金權交易開始滋長。

    一九八二年中共召開十二大後,胡耀邦出任總書記,曾多次試圖扭轉黨
風,例如該年的十月、十一月和第二年的一月,召開了多次會議,討論了加
強幹部的教育工作,以及為整黨做準備等。中紀委也開會要「儘快實現黨風
的根本好轉」。一九八三年十月的十二屆二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整
黨的決定》,並選舉產生了中央整黨工作指導委員會,胡耀邦為主任,薄一
波為常務副主任。但是由於政治上的一再干擾,一黨專政不受制約,所以整
黨只能是走過場,中紀委的文件、報告、通告一發再發,歪風邪氣卻是有增
無減。買賣批文成為當時金權交易的重要特色。

    一九八六年,中共加碼成立中央機關端正黨風領導小組,在機關幹部大
會,胡耀邦、田紀雲、王兆國、楊尚昆等改革派大員都講了話,政治局委員
喬石出任中央機關端正黨風領導小組的組長,於是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打虎運
動。之所以轟轟烈烈,乃因身為第一強人的政治局常委鄧小平親自壓陣,帶
頭點名作家周而復(對外文化聯絡委員會副主任)出訪日本的腐敗表現,並
且革了他的職。

    接下來的打虎高潮是該年三月審訊葉之楓和張常勝的貪污案。葉之楓是
人大副委員長、前海軍司令員葉飛的女兒,張常勝的父親也是軍隊將領。張
常勝受賄總額七十多萬元,判處死刑;葉之楓受賄兩萬五千多元,判刑十一
年。由於兩人的背景,此案影響極大。然而從此以後打虎運動再也深入不下
去。審理一宗涉及某巨頭女兒以低價將煤出售給外商而自己收取巨額回扣的
案子時,一位前北京市副市長涉案自殺(未死),但案件始終也接不下去,
打虎運動也陷於停滯狀態。這年年底,上海、北京爆發學生運動,要求加快
改革。八七年一月,胡耀邦在「生活會」上被「老一輩」轟下台,辭去總書
記職務。打虎運動當然也就虎頭蛇尾。

    政治上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助長了經濟上的官商合流。「官倒」的
名稱油然而興。人們議論最多的是鄧樸方為會長的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屬
下的康華公司。固然,鄧樸方以癱瘓之身,要「腐敗」也有限,但不排斥有
些人利用他的名義大搞腐敗活動。除康華外,尚有其他「太子」組成的大公
司,在各個領域大倒特倒。

    八九的學運,就是因為腐敗愈演愈烈,社會矛盾激化,因此借胡耀邦的
逝世引發而起。雖然趙紫陽採溫和態度,但李鵬則火上加油,而鄧小平因為
涉及鄧樸方的問題,也採取強硬態度。結果官倒不倒,學生卻流出大量鮮血

    中國的「官倒」有其必然性,但泛濫到為所欲為,毫無法律的約束,當
權者難辭其咎。而對反官倒的學生、市民進行大屠殺不啻為「官倒」壯膽,
使其愈演愈烈。

        六四後懲治腐敗成空

    「六四」屠殺以後召開的十三屆四中全會,為了緩和社會矛盾,新上任
的總書記江澤民不得不表示要懲治腐敗。同年七月下旬,政治局又召開會議
,討論並通過《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近期做幾件群眾關心的事的決定》。
其中的七件事是﹕(一)進一步清理整頓公司;(二)堅決制止高幹子女經
商;(三)取消對領導同志小量食品的「特供」;(四)嚴格按規定配車,
嚴格禁止進口小轎車;(五)嚴格禁止請客送禮;(六)嚴格控制領導幹部
出國;(七)嚴肅認真地查處貪污、受賄、投機倒把等犯罪案件,特別要抓
緊查處大案要案。

    除了第三件的「特供」我們外界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其他歪風邪氣不
但沒有減少,而且愈來愈厲害,甚至入侵香港,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不知
道江澤民對此要如何交代?

    鑒於以上反腐敗次次失敗的事實,包括江澤民也無能為力。那麼這次即
使聲嘶力竭,甚至揚言要抓一批、殺一批,並沒有其他新招,怎麼預期它可
以成功呢?大不了抓幾個小貓,殺幾隻老鼠,起些阻嚇作用。過一陣的腐敗
又比以前更厲害了。之所以如此,因為當今高幹同各種利益集團關係太過密
切。有「清官」,但不多,已經無法戰勝貪官。這是十幾年來反對資產階級
自由化的最大成果。

    是否反腐敗就不可能了?非也。但須有新招數進行剛柔並濟的綜合治理
,推行政治改革,而且要選擇適當時間。

香港經濟日報 1991.8.27
收錄於《中共風雨八十年》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