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的關鍵階段    ■林保華  1988.5.31

    趙紫陽最近連續兩天在會見外賓時說:中國的改革進入了關鍵階段。這兩
次談話,一次是五月二十三日會見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總書記雅克什,一次是
二十四日會見正在北京開會的美國大通銀行國際諮詢委員會成員。

    在後一個講話中,趙紫陽對「關鍵階段」作了解釋。趙紫陽說:「甚麼叫
關鍵階段?就是要解決難點比較大但又不能迴避的問題,到了不進則退的階段
,只能進,不能退,進則會勝利,退就不可收拾。」
                                    
    關鍵階段的重要問題是甚麼呢?趙紫暢認為是物價問題。他還認為物價問
題是和工資相聯繫的,有計劃地解決了物價問題,就會有計劃地解工資問題。
 
    中國的物價問題,在去年和今年第一季後就已大幅飛漲。人大七屆一次會
議以後,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乾脆放開物價(主要是副食品價格,廣州則連糧
食也放開了)。這當然是很大膽的做法。但是有甚麼相應的措施呢?以上海和
北京的情況來看,只是給在職職工和在校學生每人每月十塊錢的生活補貼。所
謂在校學生,指的是就讀中專以上的學生,普通中學的學生和小學生沒有享受
到這個補貼。將國家對副食品的「暗貼」,改為對老百姓的「明貼」雖然是好
,但是這十塊錢和物價的漲幅實在太不相稱,因此街頭巷尾怨聲載道。有關部
門在社會上所作的一些調查,也不隱諱這些民心。                               

    在這情況下,保守派當然不會放過機會,利用民意進行黨內鬥爭,從去年
中共十三大以後到今年七屆人大一次會議之間對物價問題持有不同意見。李鵬
在幾次講話中強調的是「穩定物價」,而趙紫陽認為必須繼續進行價格改革。
從最近對物價的放開來講,顯然是趙紫陽的主張取得了勝利。                                      
 
    但是價格改革所承擔的風險,包括老百姓所能承受的程度及保守派盜用民
意的反對,是趙紫陽所不能不面對的嚴峻考驗。因此對趙紫陽來說,不但是改
革到了關鍵的時期,而且他的政治前途也到了關鍵階段。

        鄧小平出馬壓陣

    正因為「進就會勝利,退就不可收拾」,所以鄧小平這位「師傅」就非親
自出馬不可了。

    五月十八日,鄧小平會見莫桑比克總統希薩諾時說,中國的改革「當然也
有些問題,就是物價上漲問題。但我們必須走改革的道路。有問題要及時妥善
解決,不能停滯,停滯是沒有出路的。」
                                                                                                 
    五月十九日鄧小平會見以吳振宇為首的北韓軍事代表團時也說:「多年來
,物價問題是國家的沉重負擔。舊的價格制度不太符合價值規律,國家每年都
要拿出財政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用於物價補貼,給經濟建設增加了很大的包袱。
要輕裝前進,物價問題非解決不可。不走這一步,中國就不可能在下個世紀中
期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鄧小平還說,「搞好食品價格改革以後,還要
解決原材料價格問題,今後我們還要迎著風險前進,但國家經濟發展的速度還
會是比較快的。」          
 
    五月二十四日,鄧小平在會見美國大通銀行國際諮詢委員會的成員時說,
「現在要過幾個險關,主要的一個關是物價問題。」鄧小平還說:「這個關不
過不行,繞過去不行,繞不過去的。如果在本世紀剩下的十多年時間內不把物
價理順,下個世紀要達到目標就很困難。」       

    從鄧小平的上述談話中,可知這次放開物價前,趙紫陽和鄧小平取得了一
致意見,或者可以說,趙紫陽成功地說服了鄧小平,取得了他的支持。很難想
像,鄧小平對物價問題:會有甚麼真正的具體認識,無非是相信趙紫陽的意見
而已。

    在這問題上,李鵬顯然還是保守了一些,雖然他最後也不得不同意價格改
革,所以他強調說:「理順價格的工作需要相當長時間,每定一步都需要周密
的計劃。在價格問題上國家保持一定的手段,掌握價格上漲幅度,這樣做是困
難的,也是必要的。」李鵬真是不脫計劃經濟和行政干預的特色。當然,這些
有時也是必要的,但不能因此束縛自己的手腳和作為反對改革的藉口。

    五月二十五日,鄧小平和李鵬分別會見捷共總書記雅克什時,也發表了同
樣基調的講話。

        價格改革有侷限

    從理論上講,趙紫陽對價格的改革是必須的,但是它的風險確實很大,一
方面是否能夠成功,一方面是群眾的承受力。價格改革搞得好的話,可以發揮
市場經濟的功能,推動生產的發展,但是由於中國的經濟仍是以國有經濟為主
,所有制的改革由於比較敏感而進展比較緩慢。雖然搞了承包責任制,但是很
不成熟,承包的也不徹底,所以生產方面還受到體制的束縛而欠缺活力,管埋
階層和群眾的利益也沒有完全和企業結合在一起,因此生產力還不能得到比較
徹底的解放,因此一些商品價格上升了以後,並沒有能夠刺激到生產大量同額
的商品以減弱價格的升幅,從而使價格如脫韁之馬.無法控制,而價格改革的
功效也因此大打折扣,這也就增加了改革的風險。

    本來,化解風險的具體辦法是增加老百姓的生活補貼費但對深受財政赤字
和通貨膨脹困擾的中央政府來說,當然極不願這樣做,補貼費能壓多低就多低
。問題是如此一來,很容易發生額似波蘭那樣的騷亂。除非認定中華民族馴如
綿羊,不到饑寒交迫時是不會出事的。                                

    這情況下,最倒霉的是別無門路的受薪階級,特別是身在清水衙門(文化
科學教育機關)的知識分子。但由於中國知識分子一向在逆境中的承受能力最
大,所以當局大可探採取這種邊緣政策,暫時不理對文化教育事業的危害,只
要眼前不發生騷亂即可。問題是現在的年輕知識分子見多識廣,也不如文革那
樣沉得住氣,這是「大好形勢」的隱憂。
 
    這種情況,本來是應該在人大的七屈一次會議上通過廣泛和認真的討論來
共謀善策,例如進一步縮小基本建設的投資和官僚機構的開支,以便多增加一
些知識分子的工資和增加放開價格以後給老百姓的生活補貼費,但是因為人大
會議基本上是一個形式,一切重大決定事先在黨內早已定下,自然不允許大會
對此有所反覆,於是才出現目前這種情況。

    「做了過河卒子,只好拼命向前。」物價問題唯有硬著頭皮往前闖。現在
就考驗趙紫陽和鄧小平的威信了,看看十億人民是否有信心在他們的帶領下闖
過這一關。當然,人們還想知道,闖過這一關需要花多少時間?

    除物價問題以外,改革的關鍵階段還包括哪些內容呢?

        最關鍵四項原則

    趙紫陽在會見捷共總書記雅克什時,介紹了當前中國的政治形勢,其中談
到沿海地區的發展戰略和政治體制改革問題。

    《人民日報》最近接連發表數篇論述海地區經濟發展戰略的文章,顯然是
針對討論中的一些異見和保守派的抵制,說明趙紫陽雖然放放棄了「國際大循
環」的提法,但是并沒有否定沿海地區經濟發展戰略,這樣可使這個戰略更靈
活一些。其根本意圖其實也很簡單,就是以沿海的進一步改革和開放,帶動全
國的改革和開放,而不能坐著等待落後地區慢慢趕上而拖改革後腿。後者實際
上仍是一種平均主義思想。

    至於政治體制改革問題,趙紫陽指出,「中心是要進行社會主義民主政治
建設」.但是趙紫陽也認為「這要有領導、有步驟和保持國家安定的情況下進
行」。

    顯然,趙紫陽擔心「民主」會無法控制。問題是民主建設的進程比經濟改
革還緩慢,磨蹭了多少年才剛走到「黨領導下的差額選舉」,人民的意願仍然
得不到充分體現。去年年初開始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鬥爭仍然沒有得到公
開的否定,受害人仍然得不到平反。這也損害了人民對改革的信心。現在理論
界又開始活躍起來,接下來肯定是人民群眾在政治上提出更民主、更自由的要
求,從而又要觸動那「四根擎天柱」,這又到了老人黨和鄧小平所能容忍的範
圍了,這一關能否闖過,才是中國實現全面改革的最重要關鍵,因此也是最大
的風險。這點更是不能迴避,不能後退,否則中國必然陷入「不可收拾」的地
步。

    現在趙紫陽和鄧小平把精力放在價格改革上,正是迴避四項基本原則和徹
底改革所有制的做法,情願得罪老百姓和知識分子(因為他比較能夠體諒改革
的處境),而不願得罪那些老黨棍(因為他們只有關心自己的利益)。趙紫陽
和鄧小平認為,後者的風險比前者大,才作出如此「戰略決策」。這種決策是
否高明,有待歷史來驗證。

香港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