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達賴喇嘛旋風

    達賴喇嘛應台灣中南部七個縣市長的邀請,到八八水災重災區為災民祈
福消災,所到之處,他的慈悲心腸、謙卑親切爽朗幽默的魅力,散發著人性
的光輝,掀起一股股旋風。本來這個旋風應該都是很正面的,因為達賴喇嘛
本人就是得道高僧,而且又是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走到全世界都受到歡迎
,但是一有中國共產黨的因素介入,事情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不但受中共
指揮的黑幫拿著五星紅旗叫囂,一些政治人物與媒體也按照國台辦的腔調起
舞,攻擊達賴喇嘛。

    除此之外,馬英九總統是否同意發簽證,要考慮中共的反應。這一關過
了以後,台灣朝野也要面對中共會有如何的反應做出應對。因為基本上有“
親共”與“反共”兩大陣營而有不同的態度。要估計中共的反應,就要對中
共有正確的判斷。中共因為要“統一”台灣,所以必須統戰台灣,因此如果
借此翻臉,回到1996年與2000年用軍事演習來恐嚇台灣,那麼這些年來裝出
的笑臉就會前功盡棄。但是它又必須裝模作樣,否則全世界國家會群起效尤
把中共看作“紙老虎”,而中國國內的憤青也會跳腳,高層的不同派系更會
向胡錦濤施壓。如果能弄清這一點,把中共的歇斯底里發作,看作一場戲來
欣賞,或者適當加點溫,讓這場戲更好看一些,未嘗不是難得的一個機會。
可惜為了某種黨派或個人的利益,以及一些認識問題,台灣內部,包括國民
黨內部與民進黨內部,都有些雜音,有些甚至互相攻擊,實在不幸。

    反觀這陣旋風中,作為中共最大敵人的達賴喇嘛本人,反應最為出色,
到了可以擊節共賞的地步。之所以如此,乃因經過長期的交手,達賴喇嘛對
中共玩的把戲最了解,還更因為達賴喇嘛的個人修為到了化境,外界無論出
現甚麼情況,都不會改變他的立場態度。因此看到某些政客與名嘴說甚麼,
達賴喇嘛應該以如何如何的政治智慧來應對這些事件,只是感到這些人不知
道天高地厚講這些話,其情可憫。至於接受中共喉舌的訪問,批判達賴喇嘛
不應該訪問台灣的所謂宗教界領袖,難道就沒有政治智慧知道自己正是被共
產黨利用嗎?達賴喇嘛可以與台灣天主教領袖單國璽對談,雙方都為災民祈
福,并且談到重建問題,對單國璽的看法,達賴喇嘛用普通話說“我完全同
意”,偏偏有的佛教不同門派,卻要攻擊達賴喇嘛不應該來台灣,反而與反
對宗教、掌控宗教的共產黨有許多共同點,豈非咄咄怪事?但是達賴喇嘛就
有這個雅量,以慈悲心腸看待這些事件,或讚賞台灣的民主多元,或對此不
作出回應,連他的信徒也不肯評論,他們說,佛法是慈悲的。兩者道行的深
淺,乃至正邪立場,立刻就比較出來了。

    台灣公視播出九月一日下午達賴喇嘛在高雄的一場演講,本來一萬人聽
講,因為受到壓力而改為在一千人的場地。他的演講題目是“一個地球  共
同的責任”。他著重談人的身心健康問題,有許多哲學的內涵。但是只要仔
細聽,就會感覺到,即使是心靈問題,也包含其他含義,我理解那是在暗示
某些政治人物或政黨的心靈問題。作為得道高僧,達賴喇嘛非常強調人的“
慈悲心腸”,因為它對健康有益。他說,那些每天把“我”掛在嘴上的人,
一直在講“自己”的人,心臟發病比例高於他人。這種自我中心的人,對事
情很緊張,小問題變為大問題,胸襟一定狹窄,就不會平心靜氣。而只要多
關懷他人,就會平心靜氣。把達賴喇嘛訪問台灣祈福消災的人道行為鬧大為
政治事件的人,不就是這種人嗎?他們能否從達賴喇嘛的慈悲心腸中得救?

    作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他也談到和平問題。他說當年他訪問過東歐
一些國家,他們害怕蘇聯的侵略,所以蘇聯要他說蘇聯是愛好和平國家,他
拒絕了。這是不是又暗示台灣也害怕中共的武裝侵略呢?他還說,內心要真
正的和平,才有真正的和平。嘴巴講,和平不會掉下來,要對話。要有慈悲
心,愛別人,尊重你的敵人,才可以創造真正的和平。這是不是達賴喇嘛對
台灣海峽和平的看法?然而要中共“尊重”台灣與台灣人民,可能嗎?如果
不可能,怎麼會有真正的和平?

    在九月一日上午的祈福法會上,達賴喇嘛說,如果把人類分成“我們”
跟“他們”,甚至為了自己的利益,願意犧牲生命去摧毀他們,這是愚蠢與
不智的行為,應把全人類視為“我們”,尊重每個人的權利,用對話來解決
問題。這個“我們”“他們”,有些人就想到八八水災馬英九總統把災民當
作“他們”而政府則是“我們”。但是如果放眼來看,這是世界大同的思想
,就是真正的全球化。然而這絕對不是共產黨要地球接受他們獨裁專制價值
觀的全球化,而是“尊重每個人的權利,用對話來解決問題”。如果共產黨
做得到這點,世界和平就大有保障了。西藏與新疆也就不會有種族滅絕這種
事情了。因此,如何讓中國共產黨成為慈悲的共產黨,也許也是人類的共同
責任。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09.9.2)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