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共勢力挑動群眾鬥群眾

林保華

 

  八月五日,香港報章以「土共聲討林老師 街頭三千人對罵」報道八月四日發生在九龍旺角西洋菜街的「壯觀」場面,警方最少拘捕兩男一女。區區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老師,怎麼可能吸引到三千人為她對罵?

 

  林慧思老師被「革命大批判」

 

  這位香港寶血會培靈學校教師林慧思,在今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前還是一個藉藉無名的小學老師,突然一段視頻上網讓她大紅特紅(應該是大黑特黑)。原因是她向警察罵粗口,但不是發揚中華文化的三字經「國罵」,而是西洋粗口,從而闖了大禍。於是對她的「革命大批判」接踵而來,從投書、打電話,到愛國報章的圍剿,還有街頭鬧事,包括到學校門口。就是學校與本人出來道歉也不解某些人心頭之恨。因為要街頭批鬥,引發林慧思的支持者群起聲援,從而演出上述那場戲碼。

 

  林慧思的老爸林森成是香港前區議員,泛民的社民連成員、香港支聯會第十五屆常委;她所在的學校是天主教會辦的學校,香港天主教教區堅定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因此,林慧思成為「愛國人士」的痛宰對象。

 

  一向對學生非常溫柔的林慧思為何無緣無故爆出粗口?

 

  原來在七月十四日那天,法輪功在旺角街頭展示中共摘取死囚器官販賣的惡行,親共團體「香港青年關愛協會」重施故技用大型橫幅遮擋法輪功攤位,但是警察不但坐視不理,而且把附近路面用封鎖線圍起來不准路人進入。林慧思路見不平,與警察理論,警察恐嚇說要抓她。因此她氣不過地說:「我一定站在這裡,跟你們鬥企,你們不是第一次這樣對法輪功,我不是法輪功的人,我是真真正正的香港人。我看不順眼青年關愛協會,這樣叫關愛?這樣是侮辱我們香港市民。你羞不羞恥?警察還幫他們?人家有言論自由,如果共產黨做得對,幹嘛做這種缺德事?令人更加憎中國共產黨,邪惡到不得了。」在激憤之餘,接著她就爆出粗口。

 

  林慧思表達的是大是大非問題,捍衛的是香港的核心價值。販賣死囚器官在中國是公認的事實,豈止死囚,活摘都賣,受害的遠遠不止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揭露這些是不是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當然是,何況還是事實。

 

  「愛」字頭團體的暴力言行

 

  問題出在這個「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是何方神聖?他們為何得到警方的「關愛」,得以為所欲為?

 

  「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成立於去年六月,也就是梁振英正式成為特首的前夕。青關會主席洪偉成,是中資機構燕京啤酒公司董事總經理,會長楊江是親共的新界總商會第六屆董事會董事;副會長林國安是江西井岡山市政協委員兼特聘香港委員、前民建聯成員;青關會秘書長戚治民,是香港上市的中資中國保綠集團執行董事,等等。可見這個團體與中共的密切關係。

 

  去年八月,也就是該組織成立不到兩個月,香港《壹週刊》就報道:近兩個月,數十名「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的成員,分別在落馬洲、黃大仙及紅磡等自由行旅客勝地,不分晝夜追擊封殺法輪功。然而,他們不是青年,也絕不關愛。他們的成員還亮刀恐嚇並威脅記者和法輪功學員,拆走法輪功的橫額,連警方到場也無可奈何。

 

  為何警方無可奈何?當然就是因為他們後台強硬,既有特區政府,還有中共當局。林慧思事件只是其延續而已。

 

  除了「香港青年關愛協會」,還有兩個「愛」字頭組織,即「愛護香港力量」與「愛港之聲」,他們多次到泛民組織的論壇踩場,迫使論壇腰斬。

 

  愛港力召集人陳淨心,自稱是「潮州辣妹」,在他們的博客或臉書等文章中反映他們的種族與宗教偏見,例如稱泛民是「美猶走狗」,「不要英國狗,餘孽請早抖」;把羅馬天主教稱為「天主邪教」,又把耶穌基督稱為「猶太巫師」。他們還將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的相片與其他中共稱之為「恐怖分子」的並列,指黃之鋒是「港獨分子,策劃包圍政府總部,輕度弱智」等誹謗性語言。陳淨心本人在一次踩場活動中還站到桌子上叫囂指揮,成為今天香港紅衛兵的經典圖片。

 

  文鬥與武鬥的革命兩手

 

  「愛港之聲」是新民黨(黨魁是前香港保安局長、因強推二十三條立法而下台的葉劉淑儀)商人高達斌發起的,目的在動員支持梁振英政府,也是針對泛民的活動去踩場,但不如愛港力那樣囂張與暴力。

 

  近期成立的這些團體,針對性都很強,就是企圖以暴力來展現親共的態度,彌補親共政黨僅僅是「文鬥」之不足,也就是填補「武鬥」的空缺,達到文武兩鬥的「革命兩手」。由這些「愛」字頭團體出面加強對泛民與法輪功的攻擊性,達到威嚇目的,卻不必由親共政黨出面而影響選票。以「群眾鬥群眾」的踩場形式阻止泛民團體舉行論壇,就是因為他們沒有道理,無法以理服人而必須採取「非常手段」。

 

  面對泛民和平理性的論壇,特區政府無法阻止,更不能動用警察手段,但是一經這些團體介入,出現暴力行為而由警察介入,即使各打五十大板,泛民已經吃虧,因為會議已經無法正常進行。如果警察站在親共團體一方,泛民就更吃虧了。

 

  八月十五日,警方將林慧思事件「升級」由重案組跟進。這以前的八月十二日,教育局收到就林慧思事件要向特首交報告的通知,最嚴重可取消其教員資格。梁振英親自介入擴大事態,警方自然聞風而動。在一月五日禮賓府的閉門酒會,梁振英曾號召他的支持者要多發「聲」,平衡社會上批評特區政府的輿論。

 

  「幫梁出聲」難救梁振英

 

  但是由於這三個「愛」字頭組織太過暴力,影響了梁振英的形象,於是八月八日又有一個「幫港出聲」的團體成立,實際上也是「幫梁出聲」,成員是幾個親共學者。

  可以預見未來的香港,衝突將激化,如果警方放棄中立態度,將更火上加油,香港社會將陷入新的危機。梁振英這些行動,是北京主使的,還是為了保住他的權位而作出的掙扎,令人關注,也將影響事件未來的發展。

《爭鳴》月刊  20139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